鹬蚌相争,南楚得利

  • 时间:
  • 浏览:3485
  • 来源:看看历史网

责求雨的女巫对此束手无策。鲁僖公在宫门外直跳脚,情急之下,下令焚烧女 巫,以追究其罪责。 大夫臧文仲及时劝阻了鲁僖公这一荒唐的行为,他认为焚烧女巫绝不是对付旱 灾的有效办法,正确的做法是: 一,将国库里的粮食分给灾民,发动他们去修筑城墙,既填饱了他们肚子,又 加强了国家防御; 二,号召大家省吃俭用,杜绝浪费; 三,抓好粮食生产,颗粒归仓; 四,发动富户行善积德,将存贮的粮食分给大家。 鲁僖公听从了臧文仲的建议。这一年鲁国虽然因为大旱而致饥荒,却没有饿死 人。顺便说一句,这位臧文仲大夫,是孔夫子极其推崇的人物,以其积极务实、以 人为本的政治主张开后世儒家风气之先河。 同年秋天,宋襄公唯一的忠实拥趸邾文公讨伐鲁国的附庸须句国,须句国君逃 到了鲁国请求政治避难。


须句和附近的任、宿、颛臾四国均为上古传说中伏羲的后代,以风为姓。鲁僖 公的母亲成风就是须句国人,她对鲁僖公说:“尊崇先古圣人,使他们的后人得以 祭祀祖先,保护小国寡民,是周礼的指导思想。蛮夷之国扰乱华夏,是周朝之祸。 你如果保护须句以尊崇伏羲,使其祭祀得以延续,则可以缓解祸患。” 邾国是曹姓,本来是中原之国,但是地处诸夷,风俗习惯都接近夷人,所以成 风将其称之为蛮夷之国。 鲁僖公听了母亲的话,于公元前638年春天派兵讨伐邾国,将邾国人从须句赶出 去,帮助须句国君复了国。这种“存亡国、继绝世”的行为,自然得到了左丘明的 表扬:“礼也。” 邾文公不甘就此罢休,再一次发动战争。


鲁僖公犯了轻敌的错误,认为邾国不 过是一个小国,前来挑衅无异于自寻死路,没有经过周密的准备,便发兵迎击邾 军。臧文仲提醒他说:“国无大小,均不可轻视;没有准备,虽然人多势众,亦不 可倚恃。打仗是国之大事,正如诗经上说,‘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 冰。’以先王的英明神武,犹且将战争视为艰难和可怕之事,何况我们这样的小 国?请主公您不要再说什么邾国小不足虑的话了,蜘蛛虽小,尚且有毒,何况是邾 国?”鲁僖公觉得这老头成天吧叽吧叽,动不动就长篇大论,引经据典,实在惹人生 厌,也懒得理他,带着军队出征了。同年八月,鲁、邾两国军队在升陉发生战斗, 鲁军大败。 鲁僖公败得很狼狈,连身上穿的甲胄都被敌人夺走(真是丢盔弃甲),挂邾国 的鱼门(城市名)上示众。 相较于鲁僖公因轻敌而战败,宋襄公的战败就更显得离奇了。


公元前639年三月,郑文公再一次前往郢都朝觐楚王。此举使得刚被释放回国不 久的宋襄公感到极为不爽,举兵讨伐郑国,并包围了郑国的都城新郑。 公子目夷劝谏无效,哀叹道:“这就是祸患之所在啊!”


打狗还得看主人。宋国对郑国的侵略立刻引发了楚国的介入。楚成王亲自率军 讨伐宋国,以解新郑之围。 面对来势汹汹的楚军,宋襄公采取了针锋相对的战略,在泓水列阵迎击楚军。 大司马公孙固对这次战争感到没有把握,对宋襄公说:“老天抛弃商族已经很久 了,而您现在想要重振商族的雄风,实在是逆天而行,难以得胜。不如就此与楚国 讲和,化干戈为玉帛,才是上策。” 大司马是最高军事长官,相当于今天的国防部长。连他都觉得没有把握,那就 确实应该好好考虑一下,这仗能够不打就别打了。 但是宋襄公的脑子不太好使,一到关键时刻就特别拧巴,别人认为不能干的 事,他偏要干,仿佛不如此不足以显示自己的特立独行。


这也难怪,他太需要一场胜利来挽回面子,同时也给自己找回一点信心了。这 个时候如果再找楚国人去讲和,他这辈子就别想再抬起头来,更别说再做他的霸主 之梦了。还别说,战争的天平一开始似乎还真朝着宋国这方倾斜:就在宋军在泓水之滨 严阵以待的时候,楚军才刚站稳脚跟,稀稀拉拉地开始找船过河。 楚国人犯了兵家之大忌,宋军只要趁着楚军渡河之机发动进攻,楚军就基本上 没有还手之力。 《孙子兵法》说:“客绝水而来,勿迎之于水内,令半渡而击之利。”翻译成 白话,敌人渡河而来,不要在敌人没有上岸的时候就迎击,而要等到敌人过了一半 再发动进攻。 孙子这样说,是告诫那些沉不住气的指挥官,如果敌人还在河中间就出击,以 当时的条件,很难给敌人沉重的打击,反而令敌人很快退缩回去,白白浪费了战 机。如果敌人已经过了一半再发动攻击,则已经上岸的敌军尚未立住阵脚,很容易 被击溃,而仍在渡河的敌军也因此进退两难,最终导致全军覆灭。 但是,宋襄公显然不用孙子来提醒。他很沉得住气,事实上,他是太沉得住气 了,使得一向稳重的公子目夷反倒显得心浮气躁起来。


楚国人渡到一半的时候,公子目夷拉扯着宋襄公的袖子说:“是时候了,敌众 我寡,请赶快发动进攻,打他个措手不及。” 宋襄公远望着渡河的楚军,高深莫测地微笑道:“不可。” 战机就这么一分钟一分钟地消逝,目夷在一旁急得直跺脚。没过多久,楚国人 全部渡过了泓水,乱哄哄地在河边准备列阵。 “快下令进攻,现在打还来得及!”目夷再一次请求。 “不可。”宋襄公仍然保持着傻傻的微笑,看着楚国人在河边整顿部队。在那 一瞬间,目夷连杀他的心都有了。目夷猛然回想起当年父亲宋桓公要把君位传给他 的情景,那时候,如果自己勇敢地承担起重任,想必不会有今天的事情吧? 这只是他潜意识里的一闪念。他立刻告诫自己,这种想法绝对不能再出现。兹 父虽然脑子不太好使,但他既然已经是君主,就必须用侍奉君主的“道”来对待 他。楚国人现在已经列好好完毕,人强马壮,衣甲鲜明,旌旗蔽日,显示出一派朝 气磅礴的气势。宋国将士本来就对楚国人有畏惧之心,看到这番景象,胆子小的人 腿都已经软了。


 就在这时候,中军传来了阵阵鼓声,那是宋襄公发出的进攻号令。士兵们强打 起精神,跟随着宋襄公朝着楚军冲过去。 结果可想而知。宋军几乎全军覆灭,宋襄公的护卫死伤殆尽,他本人也被楚军 的利箭射穿大腿,伤势严重。 如果不是公孙固和公子目夷拼命组织抵抗,他恐怕要再一次成为楚军的俘虏 了。回到首都商丘,大伙儿再也忍不住,纷纷指责宋襄公不懂军事,胡乱指挥,把 大好的战机给延误了。 没想到,宋襄公对这种指责还很不服气,他反过来教育大伙说:“君子不两次 创伤敌人,不俘虏有白发的老人。古代的圣贤带兵打仗,不利用敌人的不利位置取


胜。我虽然是已经灭亡的商朝的后人,对于没有列好阵的敌人,是绝不会击鼓进攻 的。”大伙儿听了,都面面相觑。公子目夷说:“那是您还不知道什么叫打仗,所以 才这样说。楚军强盛,然而身处险地,不能及时列阵,是天助我宋国,那时发起进 攻,有什么不妥?在那种情况下,我还担心打不过他们,哪里像你那样光为楚国人 着想?两军交锋,对面都是敌人,就算有的人年纪大了,抓到手了就要俘虏,还管 他头发斑白?我们严格纪律,加强训练,就是为了杀敌,只要敌人还有战斗力,就 要杀死他,还管他是不是二次受伤?如果不想伤他,干脆一次也别伤;可怜其年 老,不如不打这仗。

军队就是要在有利的情况下使用,而且要用金鼓来鼓舞士兵的 斗志。把部队带到有利的位置,让敌人处于不利的位置,抓住敌人的漏洞进攻,那 是必须的!”

玉壁之战——枭雄高欢之陨落

东魏武定四年(546年)八月的一天,东魏都城邺城外,有一群人 围着一群打架的蚂蚁看得不亦乐乎。此时正值秋收,东魏人并非闲....

1970-01-01

侯景乱梁——梁武帝的悲剧

梁太清三年(549年)五月,建康城的暑热如约而至,86岁(虚 岁)的老皇帝萧衍昏坐在宫内,忍受着令人发指的炎热的折磨。忽然....

1970-01-01

巴陵之战——侯景的滑铁卢

梁大宝元年(550年)正月丙寅,梁朝负责观测星象的官员在白天 看到了月亮。这一天是正月十六,在凌晨时分尚能看到月亮,这种....

1970-01-01

建康之战——新秩序的建立

《大学》有云:“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公元梁 承圣元年(552年)是一个处处透着新气象的年份。然而这个新,....

1970-01-01

梁益之战——西魏的急剧扩张

颍川之战的失败,遏止了西魏向东扩张的势头。然而西魏并未受到 多大损失。面对东西双方暂时的均势,西魏把目光投向了南方,....

1970-01-01

江陵之战——萧梁绝嗣

恭帝元年(554年),西魏走过了建国以来的第二十个年头。在这 一年,不甘一直受制于宇文泰的魏宗室元烈,图谋杀死宇文泰夺回....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