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国:周朝文化的传承者

  • 时间:
  • 浏览:5387
  • 来源:看看历史网

鲁国是周武王的弟弟周公的封国,是个跟郑国、宋国差 不多的中等大小的国家。 周公是周朝的圣人,具有极高的地位,周朝的礼乐制度就 是周公当年制定的,鲁国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周礼的保管者和 执行者。可以说,周朝的文化就在鲁国。 在春秋初年,如果我们要去寻找个最有周朝特色的地方 的话,不应该去周王所在的洛邑,而应该去鲁国,那里才是真 正的周礼具体是什么呢?就是套全社会共同遵守的生活 规范。 西周初年,周公为了巩固周朝政府的统治地位,在前代 (最早可以追溯到五帝时期)礼乐制度的基础上,按照周人的 生活习惯,制定了符合周朝社会的礼乐制度。这套制度规定了 社会每个阶层的人们的生活方式,从饮食起居到丧葬祭祀,每 个人都应该按照这套规范来生活,否则就是越礼。周人自从有 了礼乐,就跟周围的蛮族区分开了。这是中国社会的重大进步。


礼乐制度最大的作用是维护社会稳定,每个人都要在制 度规定的框架内做人做事,不能逾越,否则就是僭越,甚至算 作以下犯上,会受到严厉打压。当整个社会都按照这套规范来 行事以后,就相当于用绳子把社会的每个部分都捆得严严实实 的,这样的社会是高度稳定的。 周朝夺天下的过程来得太快,仅仅两代人的时间,就从个边缘部落迅速膨胀成当时世界最大的国家之。由于统治了 许多不同的民族,维护稳定就成了头等大事,所以周礼对于周 朝具有特别重要的价值。 在整个西周时期,周礼都得到了比较好的执行。但到东周 以后,因为王室权威的衰落,社会各阶层也就开始散漫起来, 特别是大权在握的诸侯们,基本上想干啥就干啥,不把天子放 在眼里,于是开始了礼崩乐坏的时代。 举个例子,在春秋初年,作为周礼的执行者的鲁国,其国 君就带头违反周礼,在陵墓的落成典礼上让人表演了六佾(y ì)的舞蹈——而诸侯本来只能用四佾,这就越礼了。 这人就是后来被弑的鲁隐公。


除了要延续子嗣,古代的帝王们为了自身的享受还会娶很 多老婆。在当时的环境下,这也可以理解,毕竟人类的本性都 是自私的,在没有监督的情况下,大多数人都不可能管住自 己。 既然是为了享乐,看重的主要就是女方的姿色,管她是公 主还是女奴,都无所谓。


所以有很多帝王临幸了地位很低的女 人,自然没法避免让这个女人生下王子。 那么问题就来了,这个地位很低的女人生下的可能是长 子,正妻的儿子反而排在后面,以后王位让谁继承呢?总不能 个宫女甚至女奴的儿子当君王吧?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就发明了嫡庶制度。制度规定:嫡子 优先,嫡长子是第继承人,然后按他们的年龄排,没有嫡子 才立庶子。所谓有嫡立嫡,无嫡立长这在大多数情况下都可以解决问题,但还有种情况:万 两个女人的地位差不多,她们的儿子该怎么排?那就很容易 出乱子了。 


春秋初年的鲁国就出了这种情况。当时鲁惠公的正妻没有生儿子。惠公另有两个夫人:声子 和仲子。声子生了公子息,仲子生了公子允。公子息年纪更 大,但公子允的母亲的地位更高,却又没有高太多,所以公子 息和公子允都不能算嫡长子。 惠公生前并没有把继承人的问题安排好,特别是没有及时 地把仲子立为正妻,这就给后来的鲁国埋下了隐患。 公元前七二三年,鲁惠公薨,公子息继位,这就是鲁隐 公。但这次继位很特殊,鲁国官方的说法是公子允是嫡子,应 该由他继位,但他年纪太小,所以由公子息代他执政,或者 摄政,而公子允仍然当太子。 隐公当权就是十年。


这十年间,他完全拥有国君的 身份,鲁国的各种决策全部出自他。所以他跟历史上其他的摄 政王不样,他只是名义上摄政,实际上却是君主。 到鲁隐公十年,也就是公元前七二年的时候,公子允 已经是个二十来岁的成年人了,也有了自己的势力,但隐公仍 然没有公开表现出要还政于他的意思。这时满朝文武都在背地 里猜测隐公的真实想法——他到底准不准备把王位还给太子 呢?直这样拖着是什么意思?些有心机的人开始蠢蠢欲 动。 这时惠公的另个儿子公子翚(huī)登场了。 


公子翚是个很强势的人物,在战场上是员猛将,立过 许多军功,而且向嚣张跋扈。当年宋、卫、陈、蔡围攻郑国的时候,就是公子翚无视隐 公的反对,自己带兵加入了他们的队伍。后来鲁国帮着郑国打 宋国,又是公子翚自作主张自己带兵去的。这样严重违反军 令,他竟然没有受到任何惩罚,可想而知,隐公对他有多么纵 容。所以隐公在他心里也就那么回事,没什么好怕的。 公子翚想着自己立了那么多军功,应该受表彰,就想要隐 公封他为太宰。正好听到朝臣们都在私下议论归政的事,胆大 包天的他竟然想出条异想天开的上位之路。 


他跑去跟隐公说:当初大臣们都认为您最有才能,所以 才拥戴您当了国君。您当政这么多年了,直受大家拥护,还 有什么理由再把位子还给太子呢?依我说,干脆斩草除根,杀 了太子,立您自己的儿子为太子。这个设想其实相当明智,可以说是忠言。 不料隐公却瞪大眼睛说:这是什么话?我当初不是说好 的,因为子允年纪太小,我暂时代他执政。现在他已经长成大 人了,我正在菟裘(tù qiú)那边营建养老的地方,以后去那 里住,把君位还给子允。至于封太宰的事,隐公说:等子允登基了,去让他封 你。这下把公子翚吓坏了,本来想投机取巧谋个开国大佬的 地位,结果把自己套进去了。现在话已经说出口,没法收回,以后这老头把君位给他弟弟,他弟弟上台,第个要清算的 不就是我?这下惹来大祸了。 


他毕竟是战场上出生入死活下来的人,做事果断狠辣,念 转,马上去找公子允,说:听说那老头想赖着不退位, 还要把您杀了,以绝后患。不如我们先下手,我替您去干掉 他!事后封我个太宰的位子怎么样?公子允跟他的哥哥不样,立即同意了他的阴谋。 公子翚是掌握军权的人,很快就布置好杀人计划。

不久以 后,隐公在寪(wěi)氏家里祭祀神灵的时候,被公子翚派的刺 客暗杀身亡。 公子翚随后扶助公子允登基,是为鲁桓公;然后把隐公被 弑的责任推到寪氏头上,灭了寪氏族。 这件弑君案,说到底,主要责任其实在隐公自己。


不仅公子翚,连后来的历史学家们都猜不透隐公的真实想 法:他到底是脸厚心黑想直占着君位不还呢,还是真的是个 善良的人? 


要是真的因为公子允年纪小,不放心让他掌权,完全可以 效法周公,让公子允先登基,自己当个辅政大臣——这方面, 周公是个非常典型的正面例子。其中的关键在于名分,首先得让公子允有君王的名分,隐 公自己明确是大臣的身份,这样才能消除猜疑。但隐公却半推 半就地当起了君王,把公子允打成太子。 如果隐公真的想当君王,那就该果断除掉公子允,而不是 让公子允有机会长齐羽翼来夺权。在十年的时间里,隐公应 该有很多机会可以杀掉公子允,但他没有。即使公子翚主动来 献计,这么好的机会,他都没抓住,反而把公子翚逼到了公子 允那边去。 而且,他竟然想不到公子翚已经被逼上绝路了,没有做任 何防备。


个手握军权的人说出要杀太子的话来,对这样的情 况能不悚然于心吗? 最大的可能是,隐公本身是个散漫无大志的人,做事糊 涂,他既没有夺权的志向,又有点舍不得君位。身为君王,却 畏首畏尾拿不定主意,最终害死了自己。 


不过,鲁国这种宫廷政变算起来只是小孩子过家家,不值 提。在同时期,中原大地上的超级大国晋国内部,正在上 场史诗级的弑君大戏,前后延续六十七年,弑杀五任君 王,惊动国际社会,周天子亲自参战…… 那就是春秋时代最大规模的夺权斗争——“曲沃代翼

玉壁之战——枭雄高欢之陨落

东魏武定四年(546年)八月的一天,东魏都城邺城外,有一群人 围着一群打架的蚂蚁看得不亦乐乎。此时正值秋收,东魏人并非闲....

1970-01-01

侯景乱梁——梁武帝的悲剧

梁太清三年(549年)五月,建康城的暑热如约而至,86岁(虚 岁)的老皇帝萧衍昏坐在宫内,忍受着令人发指的炎热的折磨。忽然....

1970-01-01

巴陵之战——侯景的滑铁卢

梁大宝元年(550年)正月丙寅,梁朝负责观测星象的官员在白天 看到了月亮。这一天是正月十六,在凌晨时分尚能看到月亮,这种....

1970-01-01

建康之战——新秩序的建立

《大学》有云:“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公元梁 承圣元年(552年)是一个处处透着新气象的年份。然而这个新,....

1970-01-01

梁益之战——西魏的急剧扩张

颍川之战的失败,遏止了西魏向东扩张的势头。然而西魏并未受到 多大损失。面对东西双方暂时的均势,西魏把目光投向了南方,....

1970-01-01

江陵之战——萧梁绝嗣

恭帝元年(554年),西魏走过了建国以来的第二十个年头。在这 一年,不甘一直受制于宇文泰的魏宗室元烈,图谋杀死宇文泰夺回....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