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的楚国

  • 时间:
  • 浏览:7981
  • 来源:看看历史网

在西周时期和春秋早期,中原诸侯国跟楚国的关系基本上 是这样的—— 中原诸侯:你不朝周天子! 楚国:我是蛮夷。 


中原诸侯:你不讲周礼! 楚国:我是蛮夷。 中原诸侯:干吗打我? 楚国:我是蛮夷。 楚国就这样高举着我是蛮夷的牌子横冲直撞,中原各 国对他们是既恨又怕,还有深深的鄙视…… 其实要说楚国是蛮夷,还真有点冤枉他们了,他们可是黄 帝之后,正统的华夏子孙,而且祖上非常有文化。 


那他们是怎么步步沦落到被人鄙视的地步的呢?楚人的祖先出自五帝之的颛顼,是祝融氏的后人,祝融 氏是帝喾(kù)手下管理火种的官员,可谓根正苗红。 他们本来是中原最早的居民之,定居在新郑附近,也就 是后来郑国的位置。在夏朝末年,可能是被商朝的祖先驱赶, 他们被迫离开中原,搬迁到南方的江汉地区,跟当地的土著杂 居。 


尽管被赶到了南方的化外之地,楚人也直没有忘记 自己的祖先来自中原,因此对于中原有着深深的向往。他们心要回中原争霸,这成为他们后来努力向北扩张的动力之商朝末年,文王筹划夺取天下,四处寻访贤才。楚人部落 的首领鬻(yù)熊听说以后,也去投靠文王。文王见到他,有 点遗憾地说:唉,可惜先生年纪太大了,不能辅佐孤王啊。


当时鬻熊已经九十来岁了,他回答说:要是让微臣去 打仗捕猎,的确年纪大了;可要是谈论经世济民之术,微臣还 年轻得很哪!文王非常高兴,就让鬻熊谈论治国之道。鬻熊说出了许多 道理,例如: 治国之道,上忠于主,而中敬其士,而下爱其民。兴国之道,君思善则行之,君闻善则行之,君知善则行 之。位敬而常之,行信而长之,则兴国之道也。故诸侯发政施令,政平于人者,谓之文政矣。诸侯接士 而使吏,礼恭于人者,谓之文礼矣。诸侯听狱断刑,治人于人 者,谓之文诛矣。在商朝末年说出这些话,可以说石破天惊——要知道那时 候全国都找不出几个识字的人啊。 根据楚人的传言,文王从此拜鬻熊为老师,虚心听他的教 诲。 鬻熊的理论后来被收录为《鬻子》二十二篇,里面除了治 国方略,还包括很多哲学思想,以及关于社会、人性各方面的 探讨。如果现存的《鬻子》是真本的话(现在流传下来的只有《鬻子》篇,并且不能保证其真实性),里面的内容可以说非常惊人,因为它们出现在公元前千多年,比春秋战国的诸 子百家早六百多年,而里面的思想已经非常成熟了。 


《鬻子》的内容跟老子的《道德经》有些类似,可能影响 到了后来老子的思想,因此鬻熊也可以算道家创始人之;另 外,里面经世济民的内容又跟儒家类似,可能也启发了后来孔 子的儒家思想。总之,《鬻子》可以说是开山立派的惊世之 作,而鬻熊则是后来的诸子百家的祖师爷。 所以,说楚人是蛮夷真的没有根据。 但这些记载是楚人的面之词,不定可信。因为文王和 武王都没有把鬻熊的家族封为诸侯,而仅仅让鬻熊当了”——祭祀的时候扛火把。这说明,即使鬻熊真的发布了那 些惊人的理论,也没有得到文王和武王的赏识。 现实情况是,楚人从开始就受到周人轻视。 武王伐纣以后分封天下诸侯,直接漏掉了楚人。


直到武王的儿子成王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突然想起当年 鬻熊也是文王的功臣之,于是把他的重孙熊绎[按照现在的 考古发现,楚国国君的姓氏是酓(yǎn),但古书上都写 ,为什么这样?这是个谜案。]找来,封给他子爵——特别低的爵位;封在南方荆蛮的位置,穷乡僻壤,只 有方圆五十里地,相当于个县城的大小,等于是没人要的垃 圾地段,甩给他们去看守。 

尽管如此被人轻视,熊绎还是欢欢喜喜地领赏回去了。 熊绎就是楚国的开国君王,楚国从此立国。(楚国的名称 应该是这时候才有的,前面直称之为楚人,是为了叙述 方便。) 但随后的事件结结实实地伤到了楚人的自尊,开启了楚国 与中原几百年相爱相杀的历史……



楚国开国之初,非常艰苦。 那时候江汉平原还是人迹罕至的荒凉地带,只有少量野蛮 的原始部族在那里生存,楚人的先祖们在那里艰难地改造自然。


史书上说是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穿着破衣烂衫, 开山劈石、修路架桥。同时他们还要面对各种原始部落的进 攻,要立稳脚跟非常不容易。 当时楚国艰苦到什么程度呢?据说熊绎受封以后,来到首 都丹阳,建了座大殿来庆祝国家建立,在落成典礼上,找不 到祭祀用的牲畜,只好去附近的鄀(ruò)国偷了头小牛过来 凑数,又怕被牛的主人发现,就半夜偷偷把牛杀了来祭祀。所 以后来楚人的习俗,祭祀都要在夜里进行。多么心酸的传统!


即使这样,封地也不是白给的,要定时去镐京向周天子朝 贡,各种贡品样不能少;打仗的时候得派兵去助阵;天子来 巡狩,还得倾尽财力去接待。 


就是在这样艰难的情况下,熊绎的部族还是在蛮荒之地扎 下了根,逐渐成长起来。 但他们的努力根本得不到周人的认可


那时候的人非常讲究出身和血统,如果你血统不够高贵, 即使很努力地把事情做好,在别人眼里也还是贱民,不会受人尊敬。

玉壁之战——枭雄高欢之陨落

东魏武定四年(546年)八月的一天,东魏都城邺城外,有一群人 围着一群打架的蚂蚁看得不亦乐乎。此时正值秋收,东魏人并非闲....

1970-01-01

侯景乱梁——梁武帝的悲剧

梁太清三年(549年)五月,建康城的暑热如约而至,86岁(虚 岁)的老皇帝萧衍昏坐在宫内,忍受着令人发指的炎热的折磨。忽然....

1970-01-01

巴陵之战——侯景的滑铁卢

梁大宝元年(550年)正月丙寅,梁朝负责观测星象的官员在白天 看到了月亮。这一天是正月十六,在凌晨时分尚能看到月亮,这种....

1970-01-01

建康之战——新秩序的建立

《大学》有云:“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公元梁 承圣元年(552年)是一个处处透着新气象的年份。然而这个新,....

1970-01-01

梁益之战——西魏的急剧扩张

颍川之战的失败,遏止了西魏向东扩张的势头。然而西魏并未受到 多大损失。面对东西双方暂时的均势,西魏把目光投向了南方,....

1970-01-01

江陵之战——萧梁绝嗣

恭帝元年(554年),西魏走过了建国以来的第二十个年头。在这 一年,不甘一直受制于宇文泰的魏宗室元烈,图谋杀死宇文泰夺回....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