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打误撞的汉朝创建

  • 时间:
  • 浏览:3781
  • 来源:看看历史网

对于秦末大乱到汉代建国的这段历史,我们知道的很多,却也知道 得很少。知道得很多,是因为太史公司马迁的《史记》能提供很多材料。 《史记》中最精彩的两章《项羽本纪》和《高祖本纪》记录的是这段历 史,除此之外,还有《陈涉世家》《萧相国世家》《曹相国世家》《留 侯世家》记录的也是这段历史。还没完,从第八十九卷到第九十五卷, 《张耳陈余列传》《魏豹彭越列传》《黥布列传》《淮阴侯列传》《韩 信卢绾列传》《樊郦滕灌列传》记的也都是这段历史。 知道得很少,则是因为除了《史记》之外,我们也就没有什么其他 史料可以用来丰富这段历史了。《汉书》中对于汉代建立的经过,基本 上都是抄《史记》的,而且因为着眼于汉朝的历史,带着汉朝本位立 场,《汉书》的相关记录没有《史记》完整,更没有《史记》公平、全 面。也就是说,两千年来大家研究这段历史主要依赖《史记》,虽然后 世对于这些人、这些事的评价、看法有众多讨论(光是项羽和刘邦之比 较,从汉代一直到今天,就留下了汗牛充栋的资料),但在基本事实 上,没有什么改变。这段历史很难重新认识,没有什么依据可以让我们 绕开《史记》,看到不一样的历史。 因而在这一章中,不会提供给大家什么新史实或新观点,我所能做 的,和过去讲这段历史的人一样,就是将分散在《史记》不同篇章中的

内容做个统合整理,整出一个有条理,可以从概念上予以掌握,具备历 史意义的叙述。 可以稍有新意的,反而是对于《史记》这本书的看法。《史记》作 为中国传统经典,其重要地位当然不需再强调,要提醒的只是,以前章 揭示的秦始皇心态为背景,我们应当明了《史记》与太史公心态的关键 意义。秦始皇“重今贱古”,在他那种空前的时间意识里,历史不只没用, 而且还有害。所以他讨厌儒生,而且恨不得将记录历史的书通通烧掉, 至少是要严格管制,不让一般人接触历史。汉代承袭了秦始皇建立的这 套极端的“贱古”制度,从高祖到他身边的功臣们,大概除了张良之外, 又都缺乏深厚的教养,根本无从判断、处理这个问题。 在“无为”的观念下,“古今之辨”和许多政治、社会、文明议题一 样,在汉初都被搁置了,一直到汉武帝之时,才累积了足够的基础能够 真正面对。太史公在武帝朝完成了《史记》,彰显了一个极其明确的态 度,那就是要重建历史的地位,突出历史的尊严。 历史在太史公手中重建了不可或缺的必要性。人当然需要历史,而 且需要全幅的历史来提供最有效的参考与鉴照。《史记》是第一部通 史,从最古远的时代一直记录到当代,显示了太史公宽广的历史意识, 也以这种方式超越了“法先王”或“法后王”的既有争议。 对太史公来说,“法先王”或“法后王”的选择没有意义。历史是一体 的,或说必须将历史视为一体,才能得到最重要的历史智慧——“通古 今之变”。而将“先王”“后王”分别开来,在概念上将“先”“后”切割开来看 待,要如何“通古今之变”? 在建立通史的过程中,太史公集纳了大批史料,经过消化、比对, 将这些史料的内容确切地保留在《史记》中。这些史料很大一部分后来

都不见了,再也找不回来了,还好有《史记》,才让我们今天还有机会 理解古老的历史。 在战国到秦代的意识混乱之后,太史公重建了周代对于历史的看 法,突显、示范了历史知识的关键独特地位。我们经常习惯说:中国是 个重视历史的民族,中国文化最大的特色之一就是带有强烈的历史意 识,不过这样的特色绝对不是命定的,更不是天下掉下来的。曾经有那 么一段时间,周人创造的历史意识被秦始皇的“贱古”价值观给推翻了, 要靠像太史公这样的个人坚持与努力,才越过这段历史知识的黑暗期, 重新建立起中国文化和历史之间的深远联结。

依照《史记》记载,秦末的变乱始自陈胜、吴广的起事。那是秦始 皇刚去世没多久的二世元年,公元前209年,陈胜、吴广带领九百人到 北方边境戍守防卫匈奴入侵。那是很长的一段路途。途中遇大雨,延迟 了行程,眼看可能会赶不上规定的到达日期。依照“轻罪重罚”的秦法精 神,晚到跟没到都同样面临最重的惩罚——死刑,于是陈胜就和吴广商 量,要不干脆逃走算了。 


在做决定前,他们去找了一位卜者询问,卜者告诉他们:“如果能 得到‘神鬼之助’,你们要做的事就有可能成功。”我们不知道卜者所 说“神鬼之助”的本意是什么,但陈胜理解的不是去烧香拜神祈求神明保 佑,而是以种种手段,让人家相信有“神鬼”在帮助他们。 他们拿了一块布,在上面用红墨水写下“陈胜当王”,再将有字的布 塞进市场上卖的鱼肚子里。人家将鱼买回家,剖开来一看,当然吓了一 跳,就将“陈胜当王”的“神启”传出去了。 吴广还在夜里跑到墓地、祠庙里,装出暧昧模糊的动物叫声,声中 隐约听得出来好像在叫着“大楚兴、陈胜王”,让周围的人感到听见了灵 异声音,也就既害怕又好奇地谈论这预言般的“天意”。 所以他们并不是真正到了一个地方,估算赶不到了,临时决定起事 的,而是先做了一些安排。安排好了,他们就动手杀了带队看守的人, 然后召集其他九百个人,表明众人眼前的就是传言中的那个陈胜,既然 横竖是一死,大家愿不愿意索性就叛变呢?乖乖地继续走,到了戍守地


一定会被杀,跟随着陈胜叛变,说不定还真会依照“神启”让陈胜当了 王。稍做衡量,大家就做了决定。 他们从起事的“大泽”往西走,立即就到了原本的陈国所在地,于是 陈胜便在此自立为“陈王”。在“大泽”共同起事的有九百人,走到今天河 南淮扬的“陈”地时,他们的部队已经快速成长到几万人了。扩张得那么 快,说明他们的宣传策略成功了。在原先的装神弄鬼之外,陈胜、吴广 进一步又创造了关于两人身份扑朔迷离的传言,绘声绘色说陈胜、吴广 是化名,事实上这两人一个是秦始皇的太子扶苏,另一个是楚国大将项 燕。扶苏在秦宫廷斗争中无辜地被赵高杀了,项燕则是楚人所崇拜的偶 像,即使在信息不容易流通的时代,他们也都是家喻户晓的大名人,关 于两人都有许多传言,说他们没死,下落不明。


陈胜、吴广对这份暧昧 不明善加利用,依靠扶苏、项燕的传奇吸引了许多人加入。 造成他们势力快速成长不可或缺的因素,当然就是秦末社会纽带的 松动,众多的游离人口是现成的起义预备军。汉高祖刘邦原来是亭长, 一个基层的小官,他为什么也投入了反抗的行列?因为他要负责带领沛 地的刑徒前往骊山,路途遥远,变数难测,刘邦的无赖个性发作了,就 干脆和刑徒们喝了酒,大家解散各自奔逃。 汉代建立的功臣中有英布,更常见的名字是黥布,为什么他有两个 名字?


因为他脸上有刺青,那可不是他自己找人刺的,而是犯了法 被“黥”上去的。他被发配到骊山,从刑徒行列中脱逃,逃回家乡,因为 不可能有正常生计,就成了大盗匪,后来才带着他的匪帮人马投入反抗 阵营里


玉壁之战——枭雄高欢之陨落

东魏武定四年(546年)八月的一天,东魏都城邺城外,有一群人 围着一群打架的蚂蚁看得不亦乐乎。此时正值秋收,东魏人并非闲....

1970-01-01

侯景乱梁——梁武帝的悲剧

梁太清三年(549年)五月,建康城的暑热如约而至,86岁(虚 岁)的老皇帝萧衍昏坐在宫内,忍受着令人发指的炎热的折磨。忽然....

1970-01-01

巴陵之战——侯景的滑铁卢

梁大宝元年(550年)正月丙寅,梁朝负责观测星象的官员在白天 看到了月亮。这一天是正月十六,在凌晨时分尚能看到月亮,这种....

1970-01-01

建康之战——新秩序的建立

《大学》有云:“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公元梁 承圣元年(552年)是一个处处透着新气象的年份。然而这个新,....

1970-01-01

梁益之战——西魏的急剧扩张

颍川之战的失败,遏止了西魏向东扩张的势头。然而西魏并未受到 多大损失。面对东西双方暂时的均势,西魏把目光投向了南方,....

1970-01-01

江陵之战——萧梁绝嗣

恭帝元年(554年),西魏走过了建国以来的第二十个年头。在这 一年,不甘一直受制于宇文泰的魏宗室元烈,图谋杀死宇文泰夺回....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