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迁笔下的李广

  • 时间:
  • 浏览:5467
  • 来源:看看历史网

《史记·李将军列传》的开头介绍,李将军就是李广,他是陇西成 纪人。他的先祖李信,在秦的时候就是将军,也是秦攻打燕国时抓到了 燕太子丹的人。燕太子丹曾主使荆轲去暗杀秦王,可以说是秦王最恨的 人。李广出身于军事世家,李家每一代的男子都要受骑马射箭的训练, 而李广在历史上登场的契机就是“孝文帝十四年,匈奴大入萧关,而广 以良家子从军击胡”。“良家子”意味着他不是因为受罚或被征召所以从 军的,而是自愿的。从军之后,他凭借高超的骑射技术,“杀首虏多”, 这里的“虏”指的就是匈奴。靠着和匈奴对战的军功,李广被赐爵为汉郎 中。当时的西汉还是郡国并行制,汉郎中表示他接受的是中央朝廷的爵 位。他的叔伯兄弟李蔡,后来在汉武帝朝当到了丞相。


这时候,李蔡担 任武骑常侍的职位,他们一样是“秩八百石”出身,即都是从八百石的职 位开始他们的官场生涯的。 李广曾经伴随汉文帝出行,汉文帝看自己身边的这些护卫的武装训 练时,注意到表现格外突出的李广后,还曾感慨地为他觉得可惜, 说:“如令子当高帝时,万户侯岂足道哉!”意思是:“你生错时代了, 凭这一身的功夫,如果你生在汉高祖的时代,那么一定能够得到封侯的 高位。” 李广勇武多能,只是汉文帝这一朝的最大特色,就是不打仗。所 以,看起来他的本事白费了。汉文帝死后,汉景帝即位,李广先被调任 陇西都尉,再被迁为骑郎将。然后,他发挥的机会来了。以吴王刘濞为

首的七国之乱发生时,李广随周亚夫出兵,立下了功名。


 后来,当时的梁王听说了李广的才能,要请他到梁国当将军。李广 没有接受,他选择继续效忠于中央朝廷。在中央与地方封国的关系越来 越紧张的情况下,朝廷特别嘉许了李广的决定,且因而调整了他的职 位,让他去做上谷太守,这是二千石的高位。李广还很年轻,就顺利地 当上太守了。看来虽然没有生在汉高祖的时代,但他还是有机会朝着万 户侯的地位攀升的。 到了上谷这个汉帝国北方和匈奴邻接的地带,李广经常和匈奴接 战,这可把当地的文臣——典属国(负责属国的官员)公孙昆邪吓坏 了。他跑到汉景帝的面前告状说:“李广才气,天下无双,自负其 能。”意思是:“李广靠着自己的本事与勇气,总是挑衅匈奴,真不知道 他会闹出什么事来!” 


于是,汉景帝就将李广从上谷调到上郡,后来又调到陇西、北地、 雁门、代郡、云中等这几个边境地区。而李广不管被调到哪里,他“皆 以力战为名”,不改其性。他不怕和匈奴对战,而且真能战,还能打胜 仗。这是西汉仍然以和亲为主要的对匈奴政策原则的时代,只是李广是 个绝对不愿屈服于匈奴武力之下的人,他是那个环境中的异数,也预示 了汉帝国在对匈奴的态度上即将产生巨大的变化。


02 李广与匈奴交手 《史记·李将军列传》接着记录了这样的一个故事:“匈奴大入上 郡,天子使中贵人从广勒习兵击匈奴。”意思是,匈奴不时举兵大规模 地侵入汉境,这个问题越来越严重,也使汉景帝觉得不妙,恐怕西汉和 匈奴终将一战。于是,他就未雨绸缪,派了一位近臣(“中贵人”)来向 李广学习如何与匈奴作战。 那么,中贵人向李广学到了多少呢? “中贵人将骑数十纵,见匈奴三人,与战。三人还射,伤中贵人, 杀其骑且尽。中贵人走广,广曰:‘是必射雕者也。’”这段文字显示,中 贵人带着几十个人出去后,遇到了三个匈奴人。大概中贵人他们觉得可 以倚多取胜,所以就和对方打起来了。结果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他们 非但没有讨到便宜,还大败。三个匈奴人射箭反击后,汉人的几十人马 死伤殆尽,中贵人也中了箭,他仓皇地逃回来找李广。李广一听,就知 道匈奴的三个人,根本就不是匈奴的士兵,而只是出来打猎射雕的。


 这真是不堪啊!对方只是三个打猎射雕的,还是中贵人他们先攻击 对方的,最后他们却是一败涂地。李广觉得自己有责任对中贵人有所交 代,也必须为西汉将这口气争回来,“乃遂从百骑往驰三人”。意思是, 李广带了百骑去追那三个匈奴人。 那三个匈奴人在和中贵人冲突时失去了马,只能步行。所以,李广 他们走了几十里后,就追上对方了。一看对方连马都没有,李广根本就 不需要动用百骑,“身自射彼三人者,杀其二人,生得一人”。意思是, 李广一人对三人,他射杀了其中的两个,活捉了一个。后来一问,“果 匈奴射雕者也”。意思是,对方还真的只是出来打猎射雕的。


李广能打匈奴,这是因为他真正了解匈奴。所以,没看到匈奴人, 仅听中贵人的描述,他就知道那三个人只是“射雕者”。事实上,也正是 因为他了解匈奴,所以才会带百骑随他出来。


要对付那三个人,当然用 不到百骑,然而李广自有其道理。果然,一解决了“射雕者”,真正的匈 奴部队就来了,且将李广他们团团围住了。 这简直像是美国西部大片的画面,“匈奴有数千骑……上山陈”。意 思是,匈奴来了几千人马,他们站在高处,看起来密密麻麻又连绵不 断。“广之百骑皆大恐,欲驰还走。广曰:‘吾去大军数十里,今如此以 百骑走,匈奴追射我立尽。今我留,匈奴必以我为大军诱,必不敢击 我。’”意思是,众寡悬殊时,李广带来的人一看就急着想逃回去,却被李 广制止了。他的制止理由正是众寡悬殊。李广说:“我们人这么少,又 已经远离大军几十里。如果逃,我们能有机会逃回去?匈奴追过来,我 们一定都会死。要活命,我们反而不能逃,就留在这里。匈奴看我们竟 然不逃,会以为我们是特别来当诱饵的,而我们的大军可能就埋伏在附 近,在等他们攻击我们。这样,他们反而不敢动手。” 


于是,李广布局,他要让匈奴看不懂他们的行动。他们非但不逃也 不退,还索性靠近匈奴数千骑的布阵所在之处。一直到距离匈奴大军只 有两里处,匈奴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时,他们才停下来不再靠近了。李广 又下令:“皆下马解鞍!”意思是,大家通通下马,人马一起休息。 这是何等的大胆!李广的百骑部属当然抗议:“我们距离匈奴这么 近,还要连马鞍都解下来让人马休息。万一匈奴来袭,我们恐怕连马鞍 都绑不上,匈奴就到了。”李广却说:“彼虏以我为走,今皆解鞍以示不 走,用坚其意。” 即李广的说法是:“匈奴都认定我们会逃,我们逃了他们就会追。 现在我们不逃,他们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他们才没有行动。下 马解鞍就是要表现我们的确不想逃,他们搞不清楚我们在干吗,反而是 最安全的。”结果,“胡骑遂不敢击”,意思是,匈奴大军还真的就在狐

疑中没有攻过来。 在双方僵持中,匈奴阵中出现了骑白马的人,他显然是军中的重要 人物,且在绕着部队巡视。李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惊人速度,带着十几 个人备鞍、上马、冲向前、放冷箭,直接将骑白马的人射倒了。然后, 他们立即返回原来的地方,下马、卸鞍,继续休息。 匈奴更是搞不清楚李广他们在干吗了,更不敢轻举妄动。到了晚 上,匈奴部队显然越想越不安,他们觉得汉军应该是要趁黑偷袭。为了 避免损失,他们决定退走自保。于是,第二天的早上,李广带着百骑顺 利地回到大军中。 因为李广带百骑出去时没有交代,也没有报告,别人都不知道他们 去了哪里。所以,他们整夜没有回来,别人也无从找他们。这显示了他 的带兵风格,以及对抗匈奴的本事。


玉壁之战——枭雄高欢之陨落

东魏武定四年(546年)八月的一天,东魏都城邺城外,有一群人 围着一群打架的蚂蚁看得不亦乐乎。此时正值秋收,东魏人并非闲....

1970-01-01

侯景乱梁——梁武帝的悲剧

梁太清三年(549年)五月,建康城的暑热如约而至,86岁(虚 岁)的老皇帝萧衍昏坐在宫内,忍受着令人发指的炎热的折磨。忽然....

1970-01-01

巴陵之战——侯景的滑铁卢

梁大宝元年(550年)正月丙寅,梁朝负责观测星象的官员在白天 看到了月亮。这一天是正月十六,在凌晨时分尚能看到月亮,这种....

1970-01-01

建康之战——新秩序的建立

《大学》有云:“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公元梁 承圣元年(552年)是一个处处透着新气象的年份。然而这个新,....

1970-01-01

梁益之战——西魏的急剧扩张

颍川之战的失败,遏止了西魏向东扩张的势头。然而西魏并未受到 多大损失。面对东西双方暂时的均势,西魏把目光投向了南方,....

1970-01-01

江陵之战——萧梁绝嗣

恭帝元年(554年),西魏走过了建国以来的第二十个年头。在这 一年,不甘一直受制于宇文泰的魏宗室元烈,图谋杀死宇文泰夺回....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