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铁论》之争背后更体现西汉经济政策总结

  • 时间:
  • 浏览:7619
  • 来源:看看历史网

《盐铁论》所记录的,不仅是“盐铁”,而是更全面的西汉经济政策 的总体讨论;还有,《盐铁论》也不是一份纯粹的讨论经济政策的文 献,深层地看,它更是汉武帝去世后,朝廷最严峻的政治斗争的现场传 真。它为什么以“盐铁”为名?因为在桑弘羊为汉武帝所规划的国家财政 政策中,最重要的就是借垄断的公营事业来聚拢资源。垄断性的事业 中,最重要的,与人们生活关系最密切的,就是盐和铁。


铁是完全由国 家集中烧炼,民间不得私铸;盐则必须取得朝廷给予的许可,才能够在 缴纳高额税收的条件下进行生产等。 除了盐、铁之外,其实还有酒,也在朝廷的严格管制之下。准许民 间酿酒,但不准私卖。换句话说,私酿出来的酒只能提供给朝廷,然后 由朝廷公卖,而朝廷从中得到了最大的利润。 


还有被称为“均输”的另一套公卖系统。即朝廷借着庞大的权力与财 力,针对因丰收、盛产而变得低价的物品,进行大量的采购。采购后, 要么囤积起来,等到供给下降或需求提高,有了好价码时再贩卖出清; 要么将物品运送到其他有需要的地方贩卖。如此买贱卖贵,朝廷可以从 中赚取巨大的利差。 这些做法,极有效地为中央朝廷创造了大笔的收入,但也必然影响 平民百姓的生计与情感。没有盐,人没有办法健康地活着;没有铁,农 民无法取得耕种的器具。如此切身的必需品,被全面地控制在朝廷的手 中,朝廷还强迫所有人付出比正常的市场价格高得多的代价才能获取。 朝廷公然借均输做生意,以其规模和运输之便,吸走了大量的商业利益,民间小规模的商业活动,当然完全无法与其竞争。


这必然惹来众多 的民怨。征集而来的贤良文学,在会议中火力全开,他们攻击这套政策的种 种弊端。如公营事业的无效率、偷工减料、低质量等,都是他们声讨的 重点。因为他们来自民间,有第一手的观察与经验,所以举了许多读来 令人心酸的例证,比如铁的垄断专卖,使铁制农具的质量普遍低劣,脆 弱易断。因而,农民花高价买后,根本派不上用场,却没有钱再买新 的,就只好改以木制器具耕种,以致生产大减,简直养不活家人。等 等。面对贤良文学的质疑攻击,桑弘羊不得不承认,这些制度有弊端, 但他坚持一个他认为的以贤良文学的视野无法理解的立场——偌大的帝 国能够正常运作,必定需要大量的经费,不能因为个案的问题,就否认 这些制度的根本作用。朝廷需要钱,就不能以道德或小民的生计为考 虑,而推翻这个前提。钱不从这里来,要从哪里来?按照贤良文学的主 张,帝国恐怕早就瓦解了,难道帝国瓦解对小民百姓会更好吗? 贤良文学也不能否认帝国存在的必要性。于是在策略上,他们能有 的选择,就是和桑弘羊争议这些帝国的开销有什么是不合理的。其中, 最主要能争的,就是和匈奴的战争开销。


他们质疑,我们需要一直和匈 奴敌对,且为了防范匈奴,随时准备和匈奴的武装冲突,而耗费那么多 的国家预算吗? 这项争议,一来牵涉对匈奴的基本看法,二来现实上更牵涉最高辅 政集团中的对立态度。霍光和金日磾是主和派,他们认为,汉朝可以和 匈奴建立起和平共存的关系;桑弘羊和上官桀却是主战派,他们完全不 相信除了武装力量之外,还能用其他的方式对待匈奴,或与匈奴相处。 针对贤良文学提出的对匈奴的主张,桑弘羊带着不屑地提醒他们匈 奴“百约百叛”,汉朝怎么可能去跟匈奴讲条件、立约定?过去的经验 是,每次跟匈奴有约定,匈奴哪一次遵守了?用这种态度描述匈奴,很 明显也透露出了桑弘羊对匈奴人金日磾的敌意。


接着,贤良文学从公营事业的执行做法中,衍生出另外一项关键的 争议,那就是中央朝廷能够一直用压迫性的手段,强迫人们接受他们不 认同的政策吗?桑弘羊以目的来合理化国家的财政手段,汉帝国需要 钱,所以能创造足够收入的政策就是好的,至少是必要的。 贤良文学不接受这样的道理,他们要问一系列的根本问题:国家财 政需要就可以被无限地拔高,甚至压过其他所有的政治与道德规范吗? 只要有缺钱的理由,就可以允许朝廷用任何方式对待百姓吗?朝廷对百 姓,不是应该受更高层次的原则和责任约束的吗? 而且,从比较现实的角度看,经济政策不得民心,要执行就只能靠 严刑峻法,以不断地压迫、威胁、处罚百姓,这样的做法自然是无法一 直维持下去的。朝廷和百姓之间的这种不正常的关系,不会引来民众的 动乱?这样的代价难道就不需要考虑吗? 然后,贤良文学又上升了一个层次,他们逼桑弘羊讨论“仁”与仁 政,也就是,国家、朝廷、统治者真的可以不用行仁政而长久维持其统 治吗?仅靠严刑峻法,就能够让天下安定,国家无事吗? 了解了这样的背景后再读《盐铁论》,有时会忍不住佩服桑弘羊。 会议开始时,他显然吃了一惊。


因为他发现现场的情况不是他原本预期 的,这实际上竟然是他以寡对众的批判大会。但很快地,他就镇定下 来,以充满自信的态度回复,沉着应付每一个问题,还不时表现出对贤 良文学的轻蔑。 桑弘羊的头脑再清楚不过。就连被问到仁政的关键问题,他都能胸 有成竹地回答。


对桑弘羊来说,皇帝要能有效地统治帝国,其近乎绝对 的前提,就在于皇帝拥有不被质疑的权力。如果别人可以对皇帝的决策 指指点点,说三道四,那么皇帝的权威便会崩溃瓦解,而帝国权力的中 心散掉了,帝国的秩序也就无从维系。 他从根本上否定了贤良文学在会议上讨论仁政的资格。他认为,汉 帝国的现实统治不是这样的,以他们的地位来批评皇帝有没有行仁政,


讨论怎样才是仁政,如此做法首先就破坏了皇帝的权威,伤害了帝国统 治的必要的权力基础。他拒绝进入仁政的内容讨论,从形式上更根本地 反对了这个议题。 《盐铁论》记录的会议,是由田千秋主持的。作为汉武帝“轮台之 诏”后拔擢的丞相,田千秋的立场显然和霍光的一致。会议上,他几乎 不做任何评论,当然更不会以朝廷官员的身份,为桑弘羊提供任何的支 持和协助。田千秋所表现的,比较接近于在一旁看好戏,他让贤良文学 充分地发言,而冷眼地对待桑弘羊:“这么多人反对你,而且从那么多 不同的角度反对你,你自己看着办吧!”


玉壁之战——枭雄高欢之陨落

东魏武定四年(546年)八月的一天,东魏都城邺城外,有一群人 围着一群打架的蚂蚁看得不亦乐乎。此时正值秋收,东魏人并非闲....

1970-01-01

侯景乱梁——梁武帝的悲剧

梁太清三年(549年)五月,建康城的暑热如约而至,86岁(虚 岁)的老皇帝萧衍昏坐在宫内,忍受着令人发指的炎热的折磨。忽然....

1970-01-01

巴陵之战——侯景的滑铁卢

梁大宝元年(550年)正月丙寅,梁朝负责观测星象的官员在白天 看到了月亮。这一天是正月十六,在凌晨时分尚能看到月亮,这种....

1970-01-01

建康之战——新秩序的建立

《大学》有云:“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公元梁 承圣元年(552年)是一个处处透着新气象的年份。然而这个新,....

1970-01-01

梁益之战——西魏的急剧扩张

颍川之战的失败,遏止了西魏向东扩张的势头。然而西魏并未受到 多大损失。面对东西双方暂时的均势,西魏把目光投向了南方,....

1970-01-01

江陵之战——萧梁绝嗣

恭帝元年(554年),西魏走过了建国以来的第二十个年头。在这 一年,不甘一直受制于宇文泰的魏宗室元烈,图谋杀死宇文泰夺回....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