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朔一年换一个妻子,大臣嘲笑他是疯子,汉武帝为何却称赞不已

  • 时间:
  • 浏览:49489
  • 来源:看看历史网

引言提及东方朔,得益于《大汉天子》等电视剧的热播,人们并不陌生。在剧中的东方朔,多智近乎妖,对于汉武帝刘彻的登基、为政也是多有助益。而事实上,历史上的东方朔,不仅仅智慧超群,更是堪称一代奇人。其奇特之处,不胜枚举。既有在面对汉武帝征召天下贤良时的“迷之自信”,在他的自荐书中以孟贲、庆忌、鲍叔、尾生等古之大能自比;还有当汉武帝赏赐财帛之时,他的“饭已,尽怀其肉持去,衣尽污”的毫不在乎形象。而若说他的最奇葩之处,那怕是要属他一年换一个妻子的“癖好”了。在《史记》中如是记载:“取少妇于长安中,好女,率取妇一岁所者即弃去,更取妇。所赐钱财,尽索之于女子。”也就是说,东方朔每年都要娶一个年轻貌美的长安女子为妻,而且满一年后便将她抛弃,就连汉武帝所赏赐的财帛,也都用在此事上了。在古代,虽然是男权社会,允许三妻四妾,但显然东方朔的此举是有悖伦理的。而这种朝三暮四、喜新厌旧的行为,自然也遭到了同侪的鄙视,汉武帝身旁的郎官也都以“狂人(也就是疯子)”称之。那么东方书为何要如此呢?东方朔入仕东方朔一生喜好儒家经术,更是遍览诸子百家。在汉武帝即位初年,汉武帝一改举孝廉制,下诏征召天下贤良,自负才学的东方朔自然也不甘于人后,慷慨陈词写下了三千片竹简的自荐书。可是,本以为凭借自己在自荐书中自比古之大贤的能力,定然能够获得汉武帝召见的他,还是被晾了冷板凳,被安置在公车署中一等便是两个多月之久。眼见得不到汉武帝召见,东方朔心生一计。他吓唬给汉武帝养马的侏儒,扬言汉武帝要诛杀他们,并劝他们前去求情。古代等级森严,鲜有胆敢私传圣旨者,这些养马的侏儒不疑有诈,便当真去找汉武帝求情。这样一来,在问清事情原委之后,方才知是被东方朔戏耍。汉武帝自然勃然大怒要严惩东方朔,不过对于东方朔而言,他也终于得偿所愿,见到了汉武帝。面对龙颜大怒的汉武帝,东方朔并不胆怯,反倒是娓娓道来,凭借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说的汉武帝捧腹大笑,并将他晋为金马门待诏。此后,由于汉武帝喜欢射覆,而东方朔则是无一例外,每每猜中,并在与宦官郭舍人的比试中,亦是如此,这也让汉武帝非常欣喜遂将东方朔升为常侍郎。建元三年(前138年),东方朔迎来了人生中最高光的时刻。时年,汉武帝萌生了修建专供他狩猎的场所——上林苑的想法,便在派人丈量田亩后意欲实施。但身为常侍郎的东方朔,则直言此举不妥,并以殷纣王、楚灵王、秦始皇为例佐证,汉武帝也因此厚加赏赐财帛,并加东方朔为太中大夫,这也是东方朔一生中最高的职位。不久,东方朔却因为醉酒失态,被弹劾去职。而后来,汉武帝的姐姐隆虑公主之子昭平君杀人被捕,按律当斩。可汉武帝念及姐姐之情想放昭平君一马,便在大臣们的求情之下,意欲“勉为其难”,可东方朔却上前称赞汉武帝法令分明,如此一来汉武帝也只好下令处决了昭平君。面对汉武帝的诘问,东方朔却说他是怕悲伤伤害到汉武帝的身体,这也是刚正不阿的皇帝本应该做的,因此汉武帝也觉得东方朔所言不假,便又把他封为中郎。东方朔的智慧之处作为汉武帝的近侍,东方朔对汉武帝刘彻可谓是了解甚深。这位帝王统治前期,颇有雄才大略,既有推恩令之举又有派遣卫青、霍去病大破匈奴之实,非常值得称道。但在统治后期,汉武帝刘彻却穷奢极欲,对群臣多有猜忌,动辄诛伐。那么东方朔是如何应对的呢?正所谓伴君如伴虎,要想在这其中生存下来自然就要以智谋生。正如后来东方朔所言的“大隐隐于朝”一般,东方朔选择的就是这种自污名誉来保全自己的生存方式。在一年换一次妻子,散尽家财这件事上便是对自污的“正确使用”。虽然换来的是名声的损毁,但至少能够保全自己。其实,东方朔可谓是智谋过人。除去了在投汉武帝所好、劝其处决昭平君等事迹之外,他还曾帮助汉武帝的奶妈逃脱处罚,劝说汉武帝不要迷信方士。在冯梦龙的《智囊全集》便都收录了这两个故事。汉武帝的奶妈在宫外犯法,武帝本要按律处罚,奶妈向东方朔求救。在东方朔的指点下,奶妈上朝面见汉武帝时一语不发,却在告辞时频频地回头看汉武帝。而一旁的东方朔则言说:皇上已经长大,你难道还以为“岂复赖汝乳哺活耶?”武帝听罢心下凄然,遂赦免了奶妈之罪。至于劝说武帝不要迷信方士,则更是堪称经典。面对武帝喜欢长生不老,对方士信任有加的局面,他奏称:只有上天的药才能使人不死。遂毛遂自荐要上天取药,同时建议武帝派方士同往,还约定三十日后复命。这自然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东方朔离开皇宫后也是日日宴饮,根本不去“上天”,纵使那个方士催促也是无动于衷。但是,一日他却趁方士睡着谎称已经上天。方士听罢,便立刻进宫奏报,对于东方朔的说法,武帝自然是不信。但不免还是质问几句,可东方朔却用“衣虫”为喻让汉武帝在嬉笑之间,做出了远离方士的决定。小结这以上种种,也足以见东方朔的智慧过人之处,也正是因此,他才能得到善终。不过,对于他一年换一位妻子的举动,汉武帝倒也不愧为千古一帝,颇为明白其表面用意,甚至还留下了一句“令朔在事无为是行者,若等安能及之哉!”的称赞之语。倘若没有这些荒唐的行为,你们又哪里比得上呢?可是,汉武帝到底也没明白东方朔会如此背后真正的深意,东方朔不只是想自保,更是想以此才劝勉汉武帝能够“愿陛下远巧佞,退谗言”。这也是东方朔弥留之前的诤言。

玉壁之战——枭雄高欢之陨落

东魏武定四年(546年)八月的一天,东魏都城邺城外,有一群人 围着一群打架的蚂蚁看得不亦乐乎。此时正值秋收,东魏人并非闲....

1970-01-01

侯景乱梁——梁武帝的悲剧

梁太清三年(549年)五月,建康城的暑热如约而至,86岁(虚 岁)的老皇帝萧衍昏坐在宫内,忍受着令人发指的炎热的折磨。忽然....

1970-01-01

巴陵之战——侯景的滑铁卢

梁大宝元年(550年)正月丙寅,梁朝负责观测星象的官员在白天 看到了月亮。这一天是正月十六,在凌晨时分尚能看到月亮,这种....

1970-01-01

建康之战——新秩序的建立

《大学》有云:“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公元梁 承圣元年(552年)是一个处处透着新气象的年份。然而这个新,....

1970-01-01

梁益之战——西魏的急剧扩张

颍川之战的失败,遏止了西魏向东扩张的势头。然而西魏并未受到 多大损失。面对东西双方暂时的均势,西魏把目光投向了南方,....

1970-01-01

江陵之战——萧梁绝嗣

恭帝元年(554年),西魏走过了建国以来的第二十个年头。在这 一年,不甘一直受制于宇文泰的魏宗室元烈,图谋杀死宇文泰夺回....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