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兵器史:汉代

  • 时间:
  • 浏览:28737
  • 来源:看看历史网

汉代长兵,似侧重戟与矛,汉矛已近于后世之长枪,汉戟亦与周 戟异形,且有双戟之制,介于长兵短兵之间。汉初虽偶用铜戈,大抵 前世之遗,其式仍如战国式,为斜体内长有后刃之戈。但主要兵器仍 偏重戟矛。汉代戟制最盛,矛次之。且执戟者不限于武人,如《东方 朔传》载武帝坐未央前殿,东方朔执戟立。是文臣亦执戟矣。卫士均 皆持戟而不执戈,如《续汉书》曰:“杨仁诏补北宫卫士,被甲持 戟,莫敢轻进。”将领重臣,亦皆以戟为重,此系长戟也。汉有短戟 双戟,如《吴志》曰:“孙权乘马射虎,投以双戟。”是国君亦用双 短戟也。又曰:“甘宁执双戟舞。”是吴将之用双戟者,更与周戟异 制矣。《汉书》曰:“田肯贺上曰,秦形胜之国也,带河阻山悬隔千 里,持戟百万……非亲子弟,莫可使王齐者。”又曰:“陈琳为袁绍 檄豫州曰:幕府奉汉威灵,折冲宇宙,长戟百万……骋良弓劲弩之 势。”一则曰持戟百万,一则曰长戟百万,岂汉军尽用戟乎,戟之外 更无长兵可言乎?且汉戟多矣,但并非多而不精,且有干将之比焉。 如司马相如之《子虚赋》曰:“曳明月之珠旗,建干将之雄戟,左乌 号之雕弓,右夏服之劲箭。”又张协《手戟铭》曰:“锬锬雄戟,淬 金炼刚,名配越戟,用过干将,严锋劲柲,摛锷耀芒。”汉戟之精美
锋锐可见也。
汉代长兵重戟,但亦用矛。三国张飞用长矛,长丈八尺。(著者 在欧洲各国古兵博物馆所见之古矛,其柲常有长至今尺二丈左右者。 盖斯时两军相接,均各挺矛直前平刺,其较长者乃可先及敌人之 身。)《诸葛亮集》曰:“敕作部,作五折刚铠,十折矛,以给 之。”并未作戟,岂后汉至三国时,矛之用已渐广于戟乎?依后世用


矛(即长枪)不用戟之风气观之,容或如此(东晋出土之枪头图详 下)。四川成都华西协合大学,藏有汉代铜矛头二具,均有中轴而无 耳环,其一近柲处穿有一孔,体则较小,或因筒小易脱,故穿孔贯钉
乎?(第四十八图版第三、四两号)
汉代长兵,虽以戟矛为大宗,但亦尚有铜斧可见。如第四十八图 版第七号汉铜瞿,系南京古物保存所藏器。第四十八图版第五、六两 号汉空头铜斧,系成都华西协合大学藏器,两斧之近柲处,均有 形 凹槽,不知是否为固柲之用,抑系蜀斧特形,但其斧制已与三代之物 异矣。同图版第一、二两号铜钺,前云恐即系陆懋德氏所未能获证之 刘与杨,他处颇罕见及。但依其以内安柲(一号)及以銎装柲(二 号)之形状观之又似直戳刺兵,其锋甚锐,有如矛头,不类仪仗陈列 之假兵,其名称尚待考证,其器颇足一观。至于汉代铜戟,亦有少数 实物可图。如上节第十七图第三号朝鲜出土大型铜戟,及第四号广州 出土小型铜戟,均汉戟也。唯因十数年以前,学者尚惑于程瑶田氏之 说,以内末有刃之戈为戟,认识既误,藏器亦遂寥若晨星矣(汉铁戟
详下)。

第四十图 汉刀笔 贰 汉代短兵 汉去战国甚近,故其短兵,如刀如剑,均尚用周代之兵,尤以实 茎有后之铜剑,用途最广,至马援征交趾时,尚利用之,越南曾有实


物出土(第四十七图版第五号),且朝鲜亦有出土者,盖不仅国内为 然也。至于周代空茎无后之铜剑,汉人亦恒用之。汉代铜刀,亦如周 代环首长刀,唯环上已加修饰,加铸点缀品,作鸟兽花卉及几何形。 此种汉代环首刀,其势力范围颇广,东至日本、朝鲜,北及匈奴,西 抵大月氏,南达越南,均有仿汉制而自制之器,各处均易见及,尤以 日本及朝鲜为多,常有收藏至数十器者。除此数种与周兵同式之刀剑 外,汉人亦自有其特形创制之短兵,如第四十七图版之粟纹剑(第一 号),系纯粹汉器,周代未曾有也。至于其他短兵,如铜锤及短柲铜 斧等器,汉人想已先两晋而用之矣,但缺少实物为图耳。兹专论其刀
剑。
汉刀之见诸载籍者不少,依其文字度之,汉初仍尚周剑,未久刀 之势力渐大,帝王公卿,均佩刀而不复佩剑,周服剑之风已失矣。 《后汉书》及《东观汉记》均曰:“光武帝怀半臿佩刀,以见李 轶。”班固与窦宪笺曰:“昨上以宝刀赐臣曰,此大将军少小时所 服,今以赐卿。”均明示汉代君臣,重刀而不复佩剑。《后汉书·舆 服志》曰:“佩刀、乘舆黄金,通身雕错,半蛟鱼鳞,金漆错雌黄 室,五色罽隐室华。诸侯王黄金错环,挟半鲛黑室。公卿百官,皆淳 黑,不半鲛。小黄门雌黄室。中黄门朱室。童子皆虎爪文,虎贲黄室 虎文,其将白虎文,皆以白珠鲛为标口之饰。乘舆者加翡翠山,纡婴 其侧。”汉之服刀制可谓盛矣。关于造刀之术,载籍阙如,偶有所 见,恐已涉及铁刀;然可见汉人铸刀之研究,亦颇有功夫也。魏武帝 《内戒令》曰:“往岁作百辟刀五口,所谓百炼利器,以辟不祥,慑 服奸宄。”铁因炼而成钢,多炼则钢质愈佳,刃愈柔利。入火入水, 炼而淬之,淬而复炼,或不入水俟冷后再炼,至于百次,即所谓百辟 也。今人武术家马良氏,曾于山东得汉铁刀数柄,均刀身而剑柄剑 鞘,据云尚甚犀利,可证汉人制造刀剑之精。因系铁质,故图其形于


下章汉铁兵段内。所可注意者,周代人士,少用匕首,因斯时刀剑体 短,插体悬腰,易于抽拔,短兵相接,咫尺可用,无另带匕首之必 要,故出土物虽有而极少。战国时剑体已加长,秦剑尤长,刀体更 长,汉代亦然,于是匕首之效用乃增,除服刀或佩剑之外,尤有插挂 或怀带匕首之必要,以击刺近身之敌人,故汉人视匕首与刀剑并重,
此在汉代短兵中亦为一新有现象。
统上观之,知汉之刀制颇盛,至三国时乃有吴造万口,蜀造五万 口,晋造八千口之巨数,短兵中已成刀之世界矣。铁刀既盛,铜刀当 然渐次绝迹,然孙权之万口刀,尚以铜为方头,汉代似可称铜铁并 用,过此以往,则纯为铁器时期矣。第四十七图版第四号汉元嘉长 刀,无环,体则更长矣。汉削刀,即削刻竹简作书之青铜小刀,亦图 示二柄,一无环而有孔贯索以悬身,一有大扁环,较长可挂体,亦南 京古物保存所藏器也(第四十七图版第八、九两号)。第四十图汉刀 笔,见宋代《宣和博古图》,亦见清乾隆壬申年天都黄晓峰鉴定、亦 政堂藏版之《博古图》。青铜质,其刃形与上述两削刀相似,唯下方 透空之方体首形为异,且锋利而体阔厚,似亦可为小匕首之用,则以 刀笔而兼自卫之兵矣。又《至大重修宣和博古图录》之卷第二十七, 亦录此刀笔,注曰:“此刀笔长七寸四分,阔六分,重二两有半,无 铭,形制全若刀匕,而柄间可以置璎珞,正携佩之器也。盖古者用简 牒,则人皆以刀笔自随而削书。《诗》云,岂不怀归,畏此简书。盖 在三代时,固已有削书矣。《西汉书》赞萧何曹参,谓皆起秦刀笔 吏,则自秦抵汉,亦复用之。然在秦时,蒙恬已尝造笔,而于汉尚言 刀笔者,疑其时未能全革,犹有存者耳。”此注近是。依事实言之, 恐汉代人民,尚延用刀笔甚久,如南京古物保存所藏之两削刀,均系
汉民间之器,盖小刀在身,可作百用,人亦图其便耳。


重刀之习,起于汉代,固如上说;然汉剑亦自有其相当之声价, 未容忽视焉。列朝载籍之称述汉剑者,并不亚于汉刀之记载。且汉时 帝王临朝,亦尚守周秦服剑之风。如曹植《杂诗》曰:“美玉生磐 石,宝剑出龙渊,帝王临朝服,秉此威百蛮。”想系据汉代仪制而言 者。《晋志》曰:“汉制自天子至百官无不佩剑。”想系指前汉之制 而言。张敞《东宫旧事》曰:“太子仪饰有玉头剑。《春秋繁露》: 剑在左,刀在右,剑之在左,青龙象也。”是则既佩刀,又佩剑,可
谓刀剑并重之时期。
汉代有一特种剑,为数颇多,非櫑具剑或犀具剑之比,犹如汉金 错把刀之用广而名贵,即玉具剑是也。玉具剑已于上方周剑一段中加 以研究,并图其实物,但其用实以汉代为最盛,汉以后则寥寥矣。关 于汉玉具剑之记载,如谢承《后汉书》曰:“建武二年,上赐冯异乘 舆七尺玉具剑。”《匈奴传》曰:甘露三年正月,呼韩邪单于朝,赐 玉具剑。注曰,摽首镡卫,尽用玉为之。《王莽传》曰:“进其玉具 宝剑。”《后匈奴传》曰:“永元四年正月,北匈奴乞降,赐玉具 剑,羽盖车一驷。”《东观书》曰:“汉安二年,立单于兜楼储,天 子临轩,赐玉具刀剑。”《礼仪志》曰:“皇太子即位,中黄门掌兵 以玉具剑。”凡此均系关于汉玉具剑之记载,可见汉剑重玉,胜于周 代,已由刃质而偏重饰品,由柄首而侧及鞘箧矣。玉具剑起自周代, 至汉代而弥盛,中间亘数百年,降至晋代浸衰,人已渐用金银玳瑁蚌 珠等物替代之,而不复用玉,求其易得或价廉,又不易碎而较为经久 也。如《晋志》曰:“汉制自天子至百官,无不佩剑,其后唯朝带 剑,晋世,代之以木,贵者犹用玉首。”周迁《舆服杂事》曰:“汉 仪诸臣带剑,至殿阶解剑,晋世始代之以木,贵者犹用玉首,贱者用 蚌金银玳瑁为雕饰。”是则真剑亡而玉具亦随之以没矣。汉铜剑图六 器于第四十七图版中,其形制可分数种,且有汉以前未曾见有之剑,



即第一号汉粟纹剑是也。此粟纹剑之护手或卫甚大,已非周剑之腊可 比,其柄虽为管体,乃有一后,且柄体如塔形,亦异周剑,刃则无尖 而全体等宽,亦为周代所罕见者,可谓为纯粹汉器。第二号剑则若周 代空茎无后之剑,第三号剑如周代实茎有后之剑,第六、七两号剑, 亦系周制空茎无后之剑也。第五号剑较为精美,在越南清化东山汉墓 中掘出,系周制实茎有后之第一种剑,腊上有花铭。此类剑,用期最 长久,区域最广大,域内既多,域外西北东南诸邻邦,均常有掘出 者,于以见汉民族与域外之关系焉(玉具剑图,见上第三十六图版及
第三十七图版)。

玉壁之战——枭雄高欢之陨落

东魏武定四年(546年)八月的一天,东魏都城邺城外,有一群人 围着一群打架的蚂蚁看得不亦乐乎。此时正值秋收,东魏人并非闲....

1970-01-01

侯景乱梁——梁武帝的悲剧

梁太清三年(549年)五月,建康城的暑热如约而至,86岁(虚 岁)的老皇帝萧衍昏坐在宫内,忍受着令人发指的炎热的折磨。忽然....

1970-01-01

巴陵之战——侯景的滑铁卢

梁大宝元年(550年)正月丙寅,梁朝负责观测星象的官员在白天 看到了月亮。这一天是正月十六,在凌晨时分尚能看到月亮,这种....

1970-01-01

建康之战——新秩序的建立

《大学》有云:“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公元梁 承圣元年(552年)是一个处处透着新气象的年份。然而这个新,....

1970-01-01

梁益之战——西魏的急剧扩张

颍川之战的失败,遏止了西魏向东扩张的势头。然而西魏并未受到 多大损失。面对东西双方暂时的均势,西魏把目光投向了南方,....

1970-01-01

江陵之战——萧梁绝嗣

恭帝元年(554年),西魏走过了建国以来的第二十个年头。在这 一年,不甘一直受制于宇文泰的魏宗室元烈,图谋杀死宇文泰夺回....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