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中,杨志想解暑为什么要喝“白酒”?不会越喝越热吗?

  • 时间:
  • 浏览:4851
  • 来源:看看历史网

《水浒传》中,有一个重要桥段一直为人津津乐道——智取生辰纲。
晁盖、吴用等人盯上了杨志奉命押运的生辰纲,趁杨志等看守休息时,让他们喝下掺了蒙汗药的酒,生辰纲便成了晁盖等人的囊中之物。而杨志因为无法交差,被迫流落江湖,后来在二龙山落草。吴用等人也因为官府追查,去梁山落草。

这个故事,既斗智又斗勇,还为后面的事情做了铺垫,时至今日仍享有很高的人气,不过,也有很多读者观察到一个重要的细节:原文故事中,杨志等人买来解暑气的酒是“白酒”——

众军看见了,便问那汉子道:“你桶里是甚么东西?”那汉子应道:“是白酒。”(施耐庵《水浒传》第十六回)
所以这里出现了两个逻辑悖论:第一个,白酒明明喝了会浑身发热,为什么会解暑;第二个,白酒那么清,怎么会没发现浑浊的蒙汗药?
古今之“白酒”


其实,这个“白酒”跟我们今天见到的白酒是不一样的。
酒分为两种:酿造酒和蒸馏酒。酿造酒是利用粮食发酵来产生酒精,其度数最高不超过二十度;而蒸馏酒是在酿造酒的基础上,利用酒精和水的沸点不同(酒精的沸点78.3℃),把酒精分离,从而提高酒的度数。今天的中国白酒大多是蒸馏酒,欧洲的伏特加也是蒸馏酒。大家熟知的“二锅头”,就是蒸馏两次的意思。
元朝时,游牧民族将蒸馏酒技术带入中国。明朝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记载:“烧酒非古法,自元时始创。”所以,从《水浒传》的发生时间看,宋朝时还没有蒸馏酒,那么这里的“白酒”基本上属于酿造酒。
我们再看《水浒传》原文:
众军看见了,便问那汉子道:“你桶里是甚么东西?”
那汉子应道:“是白酒。”
众军道:“挑往那里去?”
那汉子道:“挑去村里卖。”
众军道:“多少钱一桶?”
那汉子道:“五贯足钱。”


《水浒传》里迷倒众人的“白酒”,很可能是宋代民间百姓常喝的“村酒”,这种酒通常是农家自行酿造,很便宜。
电视剧《水浒传》截图
这种“村酒”跟现代白酒差多远?问题的关键就在于酿造技术,“村酒”没有蒸馏加热的过程,主要是以大米、黍米、粟米等谷物发酵(不禁让人想起了醪糟)。在古代,酒的过滤技术同样不很成熟,而且发酵期较短,酿出的酒过滤之后,通常还含有不少的细微米渣,会呈现白色浑浊状态。
其酒曲为白色,酿出的酒也是白色,故而叫“白酒”,也称“浊酒”。这种酒的度数比现代白酒低得多,绝大多数宋朝及以前的酒,度数都不超过10°,就和我们现在喝的“甜酒”差不多。
现代的自酿米酒,浊酒 图片来源于网络
想象一下,如果把甜酒过滤一下,就和现代的啤酒、“菠萝啤”差不多了,解暑效果确实非常不错。再加上价格便宜,它在宋代的普及并不令人意外。


那有人可能会问,当时应该有更好的酒,对人的吸引力也更大,为什么要选这种“白酒”作为下药的酒呢?理由有三:
一、“白酒”的解暑效果比其他酒好而且便宜,容易吸引人购买。“白酒”相当于甜酒,十分适合酷热的暑天喝一杯解暑,“此时正是五月半天气,虽是晴明得好,只是酷热难行。”不得不说,“白酒”在当时的环境中出现正合适。价格还便宜,容易让人上当。


二、“白酒”十分适合下蒙汗药。我们之前提过,因为制作工艺的原因,这种“白酒”酒色浑浊,可以掩盖住蒙汗药的痕迹,成了蒙汗药下酒的不二之选,若非这样也骗不了小心谨慎的杨志。
三、高品质的酒出现在一个黄泥岗卖酒的小商贩手里,平白惹人生疑。偏僻地方的平民百姓怎会有如此好酒?会不会是有人用好酒引人上当?里面会不会有蒙汗药?以杨志的谨慎势必会起疑。


所以,“白酒”确实是吴用等人施行计划的最佳选择。
这种“白酒”在《水浒传》中的出镜率其实非常高,其他地方出现的“白酒”也为杨志买“白酒”解暑提供了合理性。第七十五回“活阎罗盗船偷御酒”,阮小七盗了御酒喝了之后,用“村醪水白酒”充数:
阮小七叫上水手来,舀了舱里水,把展布都拭抹了,却叫水手道:“你且掇一瓶御酒过来,我先尝一尝滋味。”一个水手便去担中取一瓶酒出来,解了封头,递与阮小七。阮小七接过来,闻得喷鼻馨香,阮小七道:“只怕有毒,我且做个不著,先尝些个。”也无碗瓢和瓶,便呷,一饮而尽。阮小七吃了一瓶道:“有些滋味。”一瓶那里济事,再取一瓶来,又一饮而尽。吃得口滑,一连吃了四瓶。阮小七道:“怎地好?”水手道:“船梢头有一桶白酒在那里。”阮小七道:“与我取舀水的瓢来,我都教你们到口。”将那六瓶御酒,都分与水手众人吃了,却装上十瓶村醪水白酒…….


众好汉喝到掉了包的御酒,若不是宋江等人阻拦,差点想和钦差和火并:
随即取过一副嵌宝金花钟,令裴宣取一瓶御酒,倾在银酒海内看时,却是村醪白酒。再将九瓶都打开倾在酒海内,却是一般的淡薄村醪。众人见了,尽都骇然,一个个都走下堂去了。鲁智深提着铁禅杖,高声叫骂:“入娘撮鸟,忒杀是欺负人!把水酒做御酒来哄俺们吃!
可以发现,书中其实已经指出“白酒”就是“村醪”“水酒”,和御酒这种一听就高大上的好酒是不同的,一尝就尝出来了。
“白酒”对喝酒的好汉而言可能寡淡无味,就像今天的醪糟米酒,没听说过会喝醪糟喝醉的。炎热的夏天用它们来解暑也在情理之中。而把好汉们满心期待的御酒调包了,给换上了“啤酒”,不发脾气才怪。
还有第三回“鲁智深大闹五台山”中,也出现过这种酒:


鲁智深观见那汉子挑担桶上来,坐在亭子上,看这汉子也来亭子上,歇下担桶。智深道:“兀那汉子,你那桶里甚么东西?”那汉子道:“好酒!”智深道:“多少钱一桶?”那汉子道:“和尚,你真个也是作耍?”智深道:“洒家和你耍甚么?”那汉子道:“我这酒挑上去,只卖与寺内火工道人、直厅、轿夫、老郎们做生活的吃。本寺长老已有法旨:但卖与和尚们吃了,我们都被长老责罚,追了本钱,赶出屋去。我们现关着本寺的本钱,现住着本寺的屋宇,如何敢卖与你吃?”智深道:“真个不卖?”那汉子道:“杀了我也不卖!”智深道:“洒家也不杀你,只要问你买酒吃。”那汉子见不是头,挑了担桶便走。智深赶下亭子来,双手拿住匾担,只一脚,交裆踢着,那汉子双手掩着,做一堆蹲在地下,半日起不得。智深把那两桶酒都提在亭子上,地下拾起旋子,开了桶盖,只顾舀冷酒吃。无移时,两大桶酒吃了一桶。
新版《水浒传》截图中的鲁智深
这里倒没有直接出现“白酒”,只是鲁智深喝酒按桶来喝,实在令人惊叹,虽然不排除鲁智深酒量深似海的可能,但更有可能的,是因为这里的酒度数并不高,他才能喝那么多。
水浒中的好酒


宋朝有度数低可解暑的水酒,应该也有那种越喝越热、度数比较高、容易醉的酒吧?它们在水浒传是什么酒呢?我们来看原著中的描述:
洒家道:“客官,你须见我门前招旗上面明明写道:‘三碗不过冈’。”武松道:“怎地唤作‘三碗不过冈’?”洒家道:“俺家的酒虽是村酒,却比老酒的滋味;但凡客人,来我店中吃了三碗的,便醉了,过不得前面的山冈去:因此唤作‘三碗不过冈’。若是过往客人到此,只吃三碗,便不再问。”武松笑道:“原来恁地;我却吃了三碗,如何不醉?”洒家道:“我这酒,叫做‘透瓶香’;又唤作‘出门倒’:初入口时,醇浓好吃,少刻时便倒。”武松道:“休要胡说!没地不还你钱!再筛三碗来我吃!”……武松走了一直,酒力发作,焦热起来,一只手提哨棒,一只手把胸膛前袒开,踉踉跄跄,直奔过乱树林来。(《水浒传》第二十二回)
这是《水浒传》中著名的武松打虎故事。按酒家的描述,他的村酒可比醇浓的老酒,还有个“透瓶香”的名字,结合武松后来的表现可知,这种和老酒差不多的酒具有容易醉、喝了发热等特点,比杨志喝的“白酒”更符合现代人对白酒的印象,所以,“老酒”应该就是度数更高,制作水平更好的酒。
电视剧《水浒传》截图 武松吃酒


范成大在《桂海虞衡志·志酒》中记载:“老酒,以麦曲酿酒,密封藏之可数年。”宋朝的老酒指长期存放的黄酒,经过长时间窖藏后,由于发酵时间长,酒槽杂质基本沉淀或者吸收,且颜色上会出现变化,由原来的黄色变成微红色。这种老酒由于制作复杂,原材料要求较高,一般只会在城镇中出现。城镇的酿酒水平要比村子高出不少,虽然酒精度还是远不及蒸馏酒,但要高出村酒不少。
老酒同样在《水浒传》中出现了很多次。作为《水浒传》的核心人物,宋江曾多次品用老酒,同时,老酒的每一次出现都对剧情产生了重大影响。比如宋江“浔阳楼题反诗”的桥段。


宋江道:“要待两位客人,未见来。你且先取一尊好酒,果品肉食,只顾卖来,鱼便不要。”酒保听了,便下楼去。少时,一托盘托上楼来,一樽蓝桥风月美酒,摆下菜蔬时新果品按酒……不觉酒涌上来,潜然泪下,临风触目,感恨伤怀。忽然做了一首西江月词,便唤酒保,索借笔砚来,起身观玩,见白粉壁上多有先人题咏。宋江寻思道:“何不就书于此?倘若他日身荣,再来经过,重看一番,以记岁月,想今日之苦。”乘着酒兴,磨得墨浓,蘸得笔饱,去那白粉壁上便写道: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恰如猛虎卧荒邱,潜伏爪牙忍受。不幸刺文双颊,那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报仇雠,血染浔阳江口!宋江写罢,自看了大喜大笑;一面又饮了数杯酒,不觉欢喜,自狂荡起来,手舞足蹈,又起笔来,去那西江月后再写下四句诗,道是: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漫嗟吁。他时若遂凌云,敢笑黄巢不丈夫!宋江写罢诗,又去后面大书五字道:“郓城宋江作。(《水浒传》第三十八回)
电视剧《水浒传》截图 宋江题反诗


宋江在老酒酒精的迷醉下,写下了反诗,是的他喝醉了,不然按照他的性格哪会在公共场所留下有自己署名的反诗呢?而且,从故事情节上来说,酒确实是推动剧情的好东西,人喝了好酒,迷了脑子,做了“真性情的事儿”,剧情往往就会得到突飞猛进的发展。
这样的高度酒,虽说味道不错,可却与武松喝的酒类似,都是越喝越热的,无法在夏天起到解暑的作用,若说暖身倒还是可以的。
老酒也被作为御酒赏赐使用,之前提到的盗御酒情节中,阮小七喝的“有些滋味”的御酒就是这种老酒,还有招安时赐的御酒应该也是老酒,不然怎么匹配得上它“御赐”之名背后的品质:


萧让读罢丹诏,宋江等三呼万岁,再拜谢恩已毕,宿太尉取过金银牌面,红绿锦段,令裴宣依次照名给散已罢。叫开御酒,取过银酒海,都倾在里面,随即取过镟杓舀酒,就堂前温热,倾在银壶内。宿太尉执著金锺,斟过一杯酒来,对众头领道:“宿元景虽奉君命,特御酒到此,命赐众头领,诚恐义士见疑,元景先饮此杯,与众义士看,勿得疑虑。”众头领称谢不已。宿太尉饮毕,再斟酒来,先劝宋江,宋江举杯跪饮。然後卢俊义,吴用,公孙胜,陆续饮酒,遍劝一百单八名头领,俱饮一杯。(选自《水浒传》第八十二回)
新版电视剧《水浒传》截图 梁山受招安
宋江在受到招安时喝的是御酒,最后死亡时又被“御酒”毒死,令人感到讽刺:
自此宋江到任以来,将及半载,时是宣和六年首夏初旬,忽听得朝廷降赐御酒到来,与众出郭迎接。入到公廨,开读圣旨已罢,天使捧过御酒,教宋安抚饮毕。宋江亦将御酒回劝天使,天使推称自来不会饮酒。御酒宴罢,天使回京。宋江备礼,馈送天使,天使不受而去。宋江自饮御酒之后,觉道肚腹疼痛,心中疑虑,想被下药在酒里。却自急令从人打听那来使时,于路馆驿,却又饮酒。宋江已知中了奸计,必是贼臣们下了药酒……(《水浒传》第一百二十回)


这里御酒也被用来下毒,可情况却与白酒蒙汗药大大不同。首先,皇帝御赐不可能赐村酒;再者,皇帝所用的毒药怕是比蒙汗药之类的迷药高级,是否有色有味都难说。
总之,智取生辰纲中杨志喝的“白酒”并不是现代意义上的白酒,而是农村乡野自家酿的村酒、浊酒,并不会让人感到焦热,反而有解暑之功效,大概相当于现在的醪糟米酒。
我们看历史小说和故事时,还是不能轻易将现在的观念带入古代,无论是物名还是地名,往往是某个时代的特定产物,会随着时代的变化拥有不同的含义。不过,带着问题来去追根溯源一番,倒也是个不错的学习过程。

玉壁之战——枭雄高欢之陨落

东魏武定四年(546年)八月的一天,东魏都城邺城外,有一群人 围着一群打架的蚂蚁看得不亦乐乎。此时正值秋收,东魏人并非闲....

1970-01-01

侯景乱梁——梁武帝的悲剧

梁太清三年(549年)五月,建康城的暑热如约而至,86岁(虚 岁)的老皇帝萧衍昏坐在宫内,忍受着令人发指的炎热的折磨。忽然....

1970-01-01

巴陵之战——侯景的滑铁卢

梁大宝元年(550年)正月丙寅,梁朝负责观测星象的官员在白天 看到了月亮。这一天是正月十六,在凌晨时分尚能看到月亮,这种....

1970-01-01

建康之战——新秩序的建立

《大学》有云:“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公元梁 承圣元年(552年)是一个处处透着新气象的年份。然而这个新,....

1970-01-01

梁益之战——西魏的急剧扩张

颍川之战的失败,遏止了西魏向东扩张的势头。然而西魏并未受到 多大损失。面对东西双方暂时的均势,西魏把目光投向了南方,....

1970-01-01

江陵之战——萧梁绝嗣

恭帝元年(554年),西魏走过了建国以来的第二十个年头。在这 一年,不甘一直受制于宇文泰的魏宗室元烈,图谋杀死宇文泰夺回....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