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使钱案风波案情揭露,真相如何?

  • 时间:
  • 浏览:1971
  • 来源:看看历史网

保守派抓住公使钱案这个靶子,引弓发箭,对革新派展开 一波强势反攻。监察御史梁坚,立即上奏章弹劾滕宗谅。


皇上 正为缺钱大伤脑筋,偏偏有乱花钱的主儿往钉子上碰,仁宗皇 帝大为恼怒,召集宰执们通报滕宗谅事件,派太常博士燕度前 去调查。 


调查结果出人意料,燕度到达之前,滕宗谅一把火把账本 全烧了,案件便无从查起。 按常理推断,滕宗谅既然烧账本,一定是为了掩饰罪行。 可滕宗谅怎样解释呢?滕宗谅说:“公使钱不是用在我一人身 上,我不想连累其他人。” 事情到这里基本结束,接下来就是怎样处理滕宗谅案了。 作为好友,范仲淹这时站了出来,极力为滕宗谅开脱。

范仲淹提了几点理由,主要有: 其一,滕宗谅贱买百姓牛驴,犒劳军队,也是没有办法的 事情。当时元昊贼军离泾州只有一百二十里,军情愁惨,见到 一万五千人马赶到,众心欢喜,仓促间收买牛驴犒劳军队,纵 有亏空,情有可原。 其二,梁坚奏称滕宗谅到任后浪费公使钱十六万贯,现在 只查明坐实三千贯。滕宗谅过手的十六万贯,是供手下所有军官享用的,不能加在滕宗谅一个人身上。 其三,边关主帅,如果不倚仗朝廷威势,怎么能弹压将领 军民,使他们不计性命抗御悍敌?这次如果处罚滕宗谅太重, 以后哪个主帅还敢便宜行事?如果贼兵突至,不知谁能担当重 任。


作为攻击一方,御史台不依不饶。御史中丞王拱辰继续弹 劾滕宗谅,说:“赏罚分明才能令行禁止。如果做不到这一 点,如何劝善戒恶?” 范仲淹以辞职要挟皇上,说:“臣亲眼看到的事实如果朝 廷不能采纳,说明臣实虚妄之人,不适合在二府任职。”并要 求将自己和韩琦在西北的公使钱使用情况,也与滕宗谅案一同 审理,以正典刑。 王拱辰毫不示弱,也以辞职相威胁。 仁宗左右为难。一方是二府要员,另一方是御史台谏,该 听谁的?仔细想想,仁宗觉得理在台谏一边:滕宗谅滥用公使 钱已经坐实,不管什么理由,确属违规行为无疑。台谏弹劾是 分内之职,范仲淹与滕宗谅是同年,有回护之嫌。范仲淹提出 辞职,是要挟;王拱辰提出辞职,叫作振职,是谏官的权力。 


台谏检察权独立于宰执相权,当监察建议不受采纳时,可 以辞职表示不妥协,谓之“振职”。仁宗对王拱辰说:“不因为朝廷不采纳自己意见而灰心丧 气,以振职表明曲直,言事官就应该这样。”于是将滕宗谅从 西北重镇庆州,调到偏远贫瘠的岳州(今湖南岳阳)。 


这个处罚不算重,可见仁宗还是非常给范仲淹面子的,毕 竟范仲淹是吕夷简之后他最为欣赏和倚重的大臣。不过范仲淹 要求将自己与韩琦使用公使钱情况一并调查,令仁宗非常不 爽,与嫌犯同进退,无异于朋党,仁宗心中多多少少埋下了猜 疑的祸根。 这起案件余波未平,渭州知州张亢也被查出滥用公使钱, 一时间西北将帅人心浮动,人人自危。有人把矛头指向狄青和 种世衡,引起更多大臣的忧虑。 


一向旗帜鲜明的欧阳修再次挺身而出。他上奏说:“近来 陕西公使钱案牵连甚多,听说甚至波及了狄青和种世衡。西北 战场上能够冲锋陷阵的边将,只有这两个人而已。其忠勇武 略,不是滕宗谅、张亢能比的。况且狄青是个粗人,纵使有过 度使用公使钱问题也不是有意为之,只是不懂法律而已。希望 朝廷不要再追查了。” 已经担任渭州知州的尹洙也替狄青辩护,上疏说:“狄青 清清白白,从没有公物私用问题,不能鸡蛋里挑骨头,让他时 时处于恐惧之中。应该下旨停止调查,让他专心边事。” 在多位大臣的呼吁下,公使钱案才告一段落。西北战将众多,狄青最后能脱颖而出,除了作战勇敢,与 人缘好不无关系。 范仲淹拼命保滕宗谅,革新党内部却烽烟骤起。


烽烟起自一座城,一座似有还无的城。因为一方主张修建 这座城,一方反对修建这座城。 这座城叫水洛城。 水洛城现在属陕西省庄浪县,当时位于宋夏交界处,在渭 州和秦州的联络点上。其地势平坦,土地肥沃,川流环绕,是 边境少有的宜居宝地。 早在庆历二年(1042),范仲淹就看中了水洛这块地方的 战略价值,主张在此修建城池,派兵固守,作为步步为营、蚕 食西夏的据点之一。韩琦随即提出反对意见,认为水洛只是秦 州和渭州的通道,并不能断绝西夏进攻。需要修建的城池很 多,修建水洛城需耗费百万,不急迫也不划算。 争论没有结果,加上水洛地区时得时失,就搁置下来。


范仲淹、韩琦回到朝廷,陕西的形势和人事都发生了变 化,水洛城争议再起。 搅动争议的核心人物,是一位叫刘沪的边将。 刘沪,字子浚,是在宋夏战争中成长起来的基层军官,范 仲淹对他非常赏识,称赞“刘沪是沿边有名将佐,最有战功”。刘沪带兵收复水洛,而后当地氐人叛乱,聚集上万人包 围官兵,刘沪只有千余人,并且前后数百里没有宋朝的援军。 


刘沪以一敌十,坐在椅子上指挥进退,一战而平定叛乱。 刘沪收复水洛有功,同范仲淹一样,也非常看重这块地 方,提议修筑水洛城。 刘沪的提议得到陕西四路都总管兼经略、安抚、招讨使郑 戬的支持。郑戬上报朝廷,得到批复,派刘沪、董士廉开始施 工修筑水洛城。


一切顺理成章,并无故事。 故事是从人事变动开始的。

玉壁之战——枭雄高欢之陨落

东魏武定四年(546年)八月的一天,东魏都城邺城外,有一群人 围着一群打架的蚂蚁看得不亦乐乎。此时正值秋收,东魏人并非闲....

1970-01-01

侯景乱梁——梁武帝的悲剧

梁太清三年(549年)五月,建康城的暑热如约而至,86岁(虚 岁)的老皇帝萧衍昏坐在宫内,忍受着令人发指的炎热的折磨。忽然....

1970-01-01

巴陵之战——侯景的滑铁卢

梁大宝元年(550年)正月丙寅,梁朝负责观测星象的官员在白天 看到了月亮。这一天是正月十六,在凌晨时分尚能看到月亮,这种....

1970-01-01

建康之战——新秩序的建立

《大学》有云:“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公元梁 承圣元年(552年)是一个处处透着新气象的年份。然而这个新,....

1970-01-01

梁益之战——西魏的急剧扩张

颍川之战的失败,遏止了西魏向东扩张的势头。然而西魏并未受到 多大损失。面对东西双方暂时的均势,西魏把目光投向了南方,....

1970-01-01

江陵之战——萧梁绝嗣

恭帝元年(554年),西魏走过了建国以来的第二十个年头。在这 一年,不甘一直受制于宇文泰的魏宗室元烈,图谋杀死宇文泰夺回....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