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市红尘中的大佛寺

  • 时间:
  • 浏览:58719
  • 来源:看看历史网

大佛寺在惠福东路惠新中街。明代叫龙藏寺,身世可以追溯到一千多年前的南汉国。南汉皇帝笃信佛教,在兴王府四面建了二十八座佛寺。大佛寺是否其中之一,迄今尚有争议。有人说叫它在南汉时叫地藏寺,也有人说叫新藏寺,这两种说法,都认为它属南汉二十八之一。但更有人说二者皆非,此寺并不在二十八寺之内,理由是在二十八寺有记载的寺名中并无新藏寺,而且二十八寺都建在城外,此寺在当时的城内,紧挨着属于皇家御苑范围的西湖,有可能是皇家专用的佛寺。墟墟冚冚好念经 无论如何,到宋代时,随着南汉宫苑建筑大部分被荡平,这座没有传下确凿名称的佛寺也告荒废。直到元代时重新建造,四方檀施,共襄其事,名为福田庵。至明代再大兴土木,进行扩建,改名为龙藏寺。杰构庄严,香灯煌荧。但不耐百年风雨蠧蚀,到明代末年,寺庙再次衰落,竟至被官府没收,改为巡按御史公署。清顺治六年(1649年),寺庙建筑毁于一场大火,沦为废墟。清康熙二年(1663年),平南王尚可喜为了迎接自己的儿媳妇——顺治皇帝的女儿固伦公主,自捐王俸,依照京师官庙的形制,重修大殿,再塑金身,于翌年建成大佛寺。竣工后,尚可喜撰《鼎建大佛寺记》,勒碑以纪其事:大佛寺者,故龙藏寺遗址,南控城垣,北肩拱北楼。后改为巡按公署。顺治六年己丑春,余受命南征,底定全粤。恢省之日,署毁于兵。迩者丰亨有象,念欲祝禧佑国,考访旧迹,因从军旅之暇,庀材鸠工,董修其事。是役也,始于癸卯之春,于甲辰仲冬告竣。中置梵释诸相,范金为身,东西两翼为方丈,庄严宏壮,观者耸焉。尚可喜在广州开府后,把自己的六个儿子送入京师,名为“宿卫”,实为人质。其后他的第七子尚子隆与固伦公主成婚,成为驸马。康熙六年(1667年)八月,尚氏妇来到广州省亲,尚府在大佛寺设为天子祝禧的净坛。尚之隆在京都聘请班禅大喇嘛40人同至广州,在寺内修四十九日无遮胜会,斋醮之盛,世上罕有匹俦。大雄宝殿建筑面积达955平方米,居岭南众刹首位,坐北朝南,高约30米,面阔七间36.32米,进深五间25.36米。抬梁式梁架,上施檩枋承托檩子,驼峰、斗栱造型简朴古拙,有明代遗风。十九檩前后用六柱、两山墙承重。回廊周匝。重檐歇山顶,檐下施七踩三翘斗栱,上施彩绘,色泽鲜明,纹式简练。上盖素胎陶瓦,瓦当滴水。正脊饰以云龙、西蕃莲灰塑,龙身围绕着正脊两侧穿插,栩栩如生。正中有一鎏金葫芦形宝珠,垂脊、戗脊塑狮兽,两侧山墙饰以缠枝西蕃莲纹式。复盆式雕花花岗岩柱础,古拙朴实,至今尚存。殿中的巨型楠木柱子,都是安南(越南)王上北京朝贡,路经广州时送给平南王的。柱粗二米,高十余米,重十吨,为岭南大寺殿柱之冠。殿中供奉三尊大佛像,用青铜铸造,各高约6米,重约1万公斤,为广东省内现存最大的古代铜铸像。中为佛祖释迦尼牟,左为药师佛(一说为弥勒佛),右为阿弥陀佛。清雍正十三年(1735年),广州知府刘庶重修大佛寺,在殿前增建了宣谕亭,作为宣讲皇帝谕旨的地方;又在殿侧建造了韦驮殿、伽蓝殿,辟“佛境”、“禅林”东西二门。晨钟带雨,暮鼓和风,疏磬添静,梵音清凉,虽然身在闹市,俨然超出凡尘。清乾隆年间(1736—1795年),大佛寺再次扩建,踵事增华,居广州“五大丛林”之一(其他四寺为光孝寺、长寿寺、海幢寺、华林寺),占地面积达3万平方米。大佛寺在近百年经历了兴衰相寻的命运。林则徐在广州禁烟时,在大佛寺设“收缴烟土烟枪总局”,负责收缴广东各乡烟膏和烟具,并配制戒烟药物。20世纪20年代,广东政府为筹措军费,频频拍卖公产,大佛寺亦在拍卖之列,价值60万元的寺产以30万元贱卖。大佛寺的面积因而不断缩小,四面被民居所占。20世纪50年代,寺院部分地方改作学校。“文革”破四旧时期,大佛寺的三尊大佛像被拆卸,运到南岸货仓堆放。“文革”结束后移到六榕寺供奉。修复中的大佛寺1981年,大佛寺启动修复工程,重铸了三尊大铜佛像,各高6米,重10吨。1986年,在佛寺恢复佛教活动,对外开放。1993年8月9日,广州市政府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1996年,耀智法师任大佛寺住持,广结善缘,积聚人力物力,2000年9月,成立了广东省内第一家面向社会开放的现代化佛教图书馆,组织四众弟子共修,兴建祖师塔园;2004年7月,惠福西小学按照大佛寺与越秀区教育局签署的协议搬迁,其房屋、土地使用权正式归还大佛寺,大佛寺又成立了慈善基金会,创刊《如是雨林》弘法。大佛寺得到四众弟子赞许,成为香火旺盛的弘法道场。大佛寺的修复工程分两期完成,第一期复建佛教文化弘法大楼于2016年元月15日落成开光。大雄宝殿雄伟庄严,大门悬挂楹联:南汉初奠基龙藏绍隆历沧海桑田犹存圣迹平藩营大佛羊城得古有云山珠水长护禅林第二期工程将复建山门、天王殿、钟鼓楼、地藏殿、观音殿、厢房、地下佛教博物馆、停车场等建筑。2016年1月15日上午,由广州市佛教协会主办,大佛寺承办的“海上丝绸之路佛教文化系列活动暨广州大佛寺弘法大楼落成开光典礼”在大佛寺举行,海内外百余位高僧莅临主法,政商学界嘉宾云集,共同见证这座位于北京街唯一的佛寺地标落成开光时刻。

玉壁之战——枭雄高欢之陨落

东魏武定四年(546年)八月的一天,东魏都城邺城外,有一群人 围着一群打架的蚂蚁看得不亦乐乎。此时正值秋收,东魏人并非闲....

1970-01-01

侯景乱梁——梁武帝的悲剧

梁太清三年(549年)五月,建康城的暑热如约而至,86岁(虚 岁)的老皇帝萧衍昏坐在宫内,忍受着令人发指的炎热的折磨。忽然....

1970-01-01

巴陵之战——侯景的滑铁卢

梁大宝元年(550年)正月丙寅,梁朝负责观测星象的官员在白天 看到了月亮。这一天是正月十六,在凌晨时分尚能看到月亮,这种....

1970-01-01

建康之战——新秩序的建立

《大学》有云:“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公元梁 承圣元年(552年)是一个处处透着新气象的年份。然而这个新,....

1970-01-01

梁益之战——西魏的急剧扩张

颍川之战的失败,遏止了西魏向东扩张的势头。然而西魏并未受到 多大损失。面对东西双方暂时的均势,西魏把目光投向了南方,....

1970-01-01

江陵之战——萧梁绝嗣

恭帝元年(554年),西魏走过了建国以来的第二十个年头。在这 一年,不甘一直受制于宇文泰的魏宗室元烈,图谋杀死宇文泰夺回....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