羯人石勒是一位怎样的君主

  • 时间:
  • 浏览:4168
  • 来源:看看历史网

再来看看“五胡”中的“羯人”石勒。石勒原本是刘渊的部将,刘曜称 帝改国号为“赵”,石勒也称帝,建立了另一个“赵”。历史上一般以“前 赵”“后赵”区分这两个政权,但实际上,这两个“赵”在时间上是重叠 的。石勒十二岁就到洛阳,因为他们家是做生意的,他是跟随家人去洛 阳行商的。


在后来大部分时间里,他都居留在中原地区。“后赵”从石勒 传到石虎,史书中留下了许多关于石虎的恐怖行为的记录,以至于当我 们提起“后赵”,想到石家,会觉得这一家必然是野蛮的。这种观感比较 符合后世对“胡”的刻板印象。 然而,从《晋书·石勒载记》来看,“后赵”的建国君主石勒并不野 蛮。书中如此说: 勒宫殿及诸门始就,制法令甚严,讳胡尤峻。有醉胡乘马突入 止车门,勒大怒,谓宫门小执法冯翥曰:“夫人君为令,尚望威行 天下,况宫阙之间乎!向驰马入门为是何人,而不弹白邪?”翥惶 惧忘讳,对曰:“向有醉胡乘马驰入,甚呵御之,而不可与 语。”勒笑曰:“胡人正自难与言。”恕而不罪。 石勒建国之后,兴造宫殿、城门,颁布了严格的法令,其中他特别 看重的一条,是忌讳说“胡”这个字。有一次,一个喝醉酒的“胡人”骑着 马闯进了严禁车马进入的地方,石勒很生气,就将管宫门的小执法冯翥 叫来,责问他:“我颁布的命令期待天下都遵守,现在竟然在自家宫门


违背这条命令!那个闯进来的人是谁,你给我坦白说明。”被皇帝这样 严厉逼问,冯翥吓得忘记了忌讳,回答说:“是一个喝醉酒的胡人骑马 闯进来,我拼命叫他,阻挡他,可是他完全听不懂我说的话。”石勒听 了,笑着说:“与胡人语言不通,确实没法说话。”所以就赦免了冯翥。 这个故事很有趣,也很有意义。显然石勒不愿人家把他当作“胡”, 而且他也不像个“胡”,至少绝对不是一个与汉人语言不通的“胡”。史书 上还有一段事迹: 勒以参军樊坦清贫,擢授章武内史。既而入辞,勒见坦衣冠弊 坏,大惊曰:“樊参军何贫之甚也!”坦性诚朴,率然而对 曰:“顷遭羯贼无道,资财荡尽。”勒笑曰:“羯贼乃尔暴掠邪! 今当相偿耳。”坦大惧,叩头泣谢。勒曰:“孤律自防俗士,不关 卿辈老书生也。”赐车马衣服装钱三百万,以励贪俗。 石勒的部下有一个参军叫樊坦,过得很穷很清苦,后来他被拔擢为 章武内史,因此需要去面见皇帝。石勒一看樊坦穿得破破烂烂的,很惊 讶,说:“你怎么会穷到这种地步啊!”樊坦性子很直,没多想就回 答:“被羯人给打劫了,财产都被抢光了。”石勒笑着说:“原来是羯贼 抢你,那现在我应该补偿你。”樊坦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犯了法 令明白禁止的大禁忌,而且还是在皇帝面前,于是吓得拼命磕头流泪谢 罪。显然他认为皇帝要“补偿”的方式会很恐怖。石勒却说:“我颁布的 法令主要是管那些俗士的,和你们这种老书生无关。”石勒非但没有处 罚樊坦,还多加赏赐,表彰他的清贫。 连樊坦这种“老书生”都浑然忘记了自己面对的皇帝是个“胡”,是 个“羯人”。史书中还有一个事例: 勒雅好文学,虽在军旅,常令儒生读史书而听之,每以其意论 古帝王善恶,朝贤儒士听者莫不归美焉。尝使人读《汉书》,闻郦 食其劝立六国后,大惊曰:“此法当失,何得遂成天下!”至留侯


谏,乃曰:“赖有此耳。”其天资英达如此。 石勒就算是在打仗时,也常常叫人念史书给他听,听的过程中会对 过去的帝王发表一些看法,他的议论让那些有学问的朝臣儒士都觉得很 出色。他叫人读《汉书》,读到郦食其劝汉高祖刘邦分封六国之后,他 大表惊讶,说:“这绝对不行,用这种方法怎么可能得到天下!”继续往 下听,听到留侯张良如何坚决反对郦食其的意见,为汉高祖一一分析这 方法不可行的理由,于是石勒理解了:“原来是靠这样的人、这样的谋 略,才能有汉朝的天下。” 石勒与刘渊、刘曜不一样,他家是做生意的,没有读书的背景,所 以他可能不识汉字,但这并不妨碍他吸收汉人的文化和价值观念,因此 他能如此精确地判断中国历史上的关键变化。建立“后赵”时,他绝对不 是一个野蛮人,突兀地从外面闯进中原进行掠夺。


07 北方游牧民族迁徙大拼图 石虎的恐怖统治使得“后赵”陷入一片混乱,终结在石闵之手。石闵 是石虎的养孙,他将“赵”的国号取消,改称为“魏”。一般我们将这个政 权称为“冉魏”。这个“冉”字怎么来的呢?原来是立国之后,石闵恢复了 自己的原姓,成了冉闵。他原本是个汉人。 这件事更点出了“五胡乱华”或“五胡十六国”这种称呼造成的误 会。“十六国”并非都属于“胡人”政权。“冉魏”是汉人建立的,还有“前 凉”和“西凉”,虽然被列在“十六国”中,也都是汉人建立的政权。四川 的“谯蜀”是汉人建立的。还有一个更容易混淆的政权,尽管“十六国”中 国名中有“燕”字的几乎都是鲜卑慕容氏建立的,但是有一个“前燕”,却 是由汉人建立的。 再从政权的性质来看,汉人建立的国,与胡人建立的国,并没有根 本的差异,无论是在统治方式上还是在思想观念上。将这个时代称 为“五胡乱华”,还真不公平,一来“乱华”的并不都是“胡”,二来“五 胡”也并不都是外来的异族。 


历史事实是,“乱华”的诸多力量是分阶段、有顺序的。最早是汉朝 内部的动乱,从东汉末年开始出现的乱局,经过三国时期,延续到西 晋,持续了一百多年。这段动乱时期造成的破坏远比后来“五胡”造成的 骚乱更大。如果没有因汉帝国瓦解而发生的汉人内部战乱,根本不会出 现“五胡”登上中原舞台,改变中国社会的可能。 撇开政权建立者的民族身份不谈,公元4世纪的这段动乱时期其实 是延续了汉末以来的动荡局势。汉帝国崩溃之后,有效的中央统治迟迟 无法重建,于是不同的人在这权力真空状态中凭借军事武力自立为王。


自汉末以来,大混乱、大动荡其实是一直存在的,并没有那么明显 的“五胡前”与“五胡后”的区分。 所谓“五胡”,是中原人士对五个不同民族——匈奴、鲜卑、氐、 羌、羯——的称呼,他们进入汉人社会,对汉人社会产生冲击,是有先 后顺序和深浅层次的。这就需要我们对地理环境和民族分布有一种动态 的理解。也就是说,我们不能认为匈奴一直占据、停留在同一片地区, 对其他民族的认识也是如此。汉人是农业民族,依赖土地生产,所以不 容易迁移。但相对而言,中原边境地区的这些民族在迁徙流动方面,当 然比汉人活跃得多了。 “氐”人从西南往北迁,然后再迁回四川盆地;匈奴则是,南匈奴往 南迁,北匈奴远走大漠以北,然后再往西迁移。


匈奴一南一北反向迁 移,就使得他们原本占据的区域空了出来,于是更多北方民族就会趁势 移进来,靠近自然条件较佳的环境。 鲜卑活动的区域,就是匈奴留出来的这片空地。


因而在分布上,鲜 卑与匈奴主要不是空间上的分别,而是时间先后上的差异。鲜卑分成好 几个大姓,其中一个姓族是宇文氏,但鲜卑宇文氏不是纯粹的鲜卑人, 而是被纳入鲜卑的匈奴人,也就是在匈奴南北迁徙的过程中,没有完全 迁离的匈奴残部。匈奴离开后空出来的地方,由鲜卑移入占领了,于是 残留的匈奴部落就归顺了鲜卑,被纳为鲜卑人的一支。


玉壁之战——枭雄高欢之陨落

东魏武定四年(546年)八月的一天,东魏都城邺城外,有一群人 围着一群打架的蚂蚁看得不亦乐乎。此时正值秋收,东魏人并非闲....

1970-01-01

侯景乱梁——梁武帝的悲剧

梁太清三年(549年)五月,建康城的暑热如约而至,86岁(虚 岁)的老皇帝萧衍昏坐在宫内,忍受着令人发指的炎热的折磨。忽然....

1970-01-01

巴陵之战——侯景的滑铁卢

梁大宝元年(550年)正月丙寅,梁朝负责观测星象的官员在白天 看到了月亮。这一天是正月十六,在凌晨时分尚能看到月亮,这种....

1970-01-01

建康之战——新秩序的建立

《大学》有云:“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公元梁 承圣元年(552年)是一个处处透着新气象的年份。然而这个新,....

1970-01-01

梁益之战——西魏的急剧扩张

颍川之战的失败,遏止了西魏向东扩张的势头。然而西魏并未受到 多大损失。面对东西双方暂时的均势,西魏把目光投向了南方,....

1970-01-01

江陵之战——萧梁绝嗣

恭帝元年(554年),西魏走过了建国以来的第二十个年头。在这 一年,不甘一直受制于宇文泰的魏宗室元烈,图谋杀死宇文泰夺回....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