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娘娘诞生于广州,消失于广州

  • 时间:
  • 浏览:7087
  • 来源:看看历史网

明代在仙湖街有一座金花庙,坊间相传求子十分灵验,在妇女中有一首歌谣:“祈子金华,多得白花。三年两朵,离离成果。”所谓“白花”,乃指男童。明、清两代,广州金花庙数量众多,星布于城厢内外,仅北京街范围内,在仰忠街、仙湖街、连新路等街巷都有。金花夫人是明代以后在广州出现并盛行的地方神祗,既不入佛教,亦不属道教,但在民间却有广泛深厚的信仰基础,形成一种地域性的崇拜活动和社会风俗。金花娘娘关于金花夫人的来历,有多种说法。一种说她从小就是巫女,端午节在仙湖观龙舟时不慎落水遇溺,尸身数日不坏,浮出时面容如生,散发异香,有沉香木像在旁边,酷似金花生前的模样。人们便把它当作金花夫人的神像,立祠奉祀,祈嗣颇为灵验。屈大均在《广东新语》中记:“广州多有金华夫人祠,夫人字金华,少为女巫不嫁,善能调媚鬼神。其后溺毙湖中,数日不坏,有异香,既有一黄沉女像容颜绝类夫人者浮出,人以为水仙,取祠之。”另一种说法,称金花是南汉宫中的女巫,溺死于宫中。清嘉庆十五年(1810年)任广东布政使的曾燠尝作《金花神庙》诗,自注:“金花神传是南汉时女巫,溺死宫池,后人祀之,求子甚有验。”诗曰:玉皇亲降昌华苑,侍从仙人清且婉。翩然独自入瑶池,哭杀当时诸女伴。亭亭罗袜凌波软,指点前尘欲肠断。已闻汴邸进珠鞍,又见昭陵出金盌。三山缥缈贝宫开,士女纷纷瞻拜来。泪洒湘妃斑竹死,歌传丽玉箜篌哀。呼鸾道上呼鸾至,拾翠洲边拾翠回。不识真灵何位业,相沿历世祀高禖。巫妪迎神代神语,自矜神是吾侪祖。茉莉花钗椰叶裙,荔支浆盌枇杷脯。东家养女名珠孃,西家养儿作珠贾。神光仿佛相延佇,门外青天飞海雨。还有一种说法,金花本是民间处女,有巡按夫人难产,神灵梦中告诉她,只要把金花请到官衙,便可顺利生产。巡按派人密访,终于找到了金花,把她带来,夫人果然诞下麟儿。从此,大家都把金花当成神,没人敢与她谈婚嫁,金花羞愤不已,投湖自尽。黄芝在《粤小记》中记:“神本处女,有巡按夫人方娩,数日不下,几殆;梦神告曰:请金花女至则产矣!密访得之。甫至署,夫人果诞子。由此无敢昏神者。神羞之,遂投湖死。粤人塑像以祀。神姓金名花,当时呼为‘金花小娘’。以其能佑人生子,不当在处女之列,故称夫人云。”惠福路广州人在仙湖边建灵应祠,立金花肖像以祀,名为“金花普主惠福夫人”。在仙湖街北侧有惠福巷,传说是金花出生之地,究竟惠福夫人是因惠福巷而得名,还是惠福路、惠福巷因惠福夫人而得名,年湮代远,已不可考。随着岁月日久,灵应祠逐渐残旧失修,终至毁圮。明成化五年(1469年),巡抚都御史陈濂重建,称金花庙或惠福祠,香火大盛。明正德、嘉靖之际(1522年前后)广东提学副使魏校下令捣毁广州的“淫祠”(即不入官方祀典的祠庙),仙湖街的金花庙被拆毁。后人又把它重建起来,香火依然很盛。清乾隆年间(1736~1795年),内阁学士翁方纲视学粤东,经过仙湖街时,街上挤满了谒拜金花的信众,他的肩舆不能过,一怒之下,命令地方官员把庙捣毁。后来人们在仙湖街清源巷口又重建庙宇,至清末复圮。黄埔区长洲镇白鹤岗下的金花庙,是广州目前发现最完整的一座金花庙金花娘娘的名气之大,民间除祈嗣之外,亦求治病。清乾隆时人吴绮《岭南风物纪》载:“金花夫人者,故女巫也。死而灵异,有目疾者祷之辄效。羊城特尊奉之,春时赛会与天妃埒。”每年的农历四月十七日是金花诞,民间开坛打醮,演戏酬神。妇女入“金花会”,集资庆祝,备办祭品,请戏班,唱八音,画舫笙歌,祷赛极盛。仙湖渠上宝石桥挤满了前去求子的妇女,摩肩如云,举袂成幕,仙童桥这名字便慢慢叫开了。金花崇拜,历明、清两代,在广州盛行不衰,并流传于周边的四乡八镇。主要原因之一,在于民间对传宗接代的重视。依照儒家学说,生命的意义,在于前有所承,后有所续,尽人道则与天地万物相通。所以广州人对祭祀祖先与传宗接代,视为头等大事,通过宗嗣香火的传承,永不绝祀,使有限的生命,达致无限的意义之境。金花崇拜的民俗,正反映了这种民间的心理。民国年间,金花崇拜开始式微。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移风易俗,几经荡涤,金花崇拜遂基本绝迹,金花庙也大部分被拆除,或改作他用。2009年,金花娘娘传说被列入广州市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玉壁之战——枭雄高欢之陨落

东魏武定四年(546年)八月的一天,东魏都城邺城外,有一群人 围着一群打架的蚂蚁看得不亦乐乎。此时正值秋收,东魏人并非闲....

1970-01-01

侯景乱梁——梁武帝的悲剧

梁太清三年(549年)五月,建康城的暑热如约而至,86岁(虚 岁)的老皇帝萧衍昏坐在宫内,忍受着令人发指的炎热的折磨。忽然....

1970-01-01

巴陵之战——侯景的滑铁卢

梁大宝元年(550年)正月丙寅,梁朝负责观测星象的官员在白天 看到了月亮。这一天是正月十六,在凌晨时分尚能看到月亮,这种....

1970-01-01

建康之战——新秩序的建立

《大学》有云:“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公元梁 承圣元年(552年)是一个处处透着新气象的年份。然而这个新,....

1970-01-01

梁益之战——西魏的急剧扩张

颍川之战的失败,遏止了西魏向东扩张的势头。然而西魏并未受到 多大损失。面对东西双方暂时的均势,西魏把目光投向了南方,....

1970-01-01

江陵之战——萧梁绝嗣

恭帝元年(554年),西魏走过了建国以来的第二十个年头。在这 一年,不甘一直受制于宇文泰的魏宗室元烈,图谋杀死宇文泰夺回....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