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关之战——宇文泰的战役妙笔

  • 时间:
  • 浏览:5413
  • 来源:看看历史网

东魏天平四年(537年)正月的一天,惊魂未定的东魏丞相高欢率 军没命似的向晋阳狂奔,他回过头发现负责殿后的猛将薛孤延已经赶上 大军,他赶上大军说明西魏追兵已经被打退。高欢略微松了口气,他发 现薛孤延手里拎着一把断刀,奇怪地问:怎么拿着这个?薛孤延疲惫地 回答:与追兵激战,已经砍断了15把刀。高欢痛苦地向西南远眺,想看 到那个名叫小关的地方,在那里,他的猛将窦泰已经成为西魏人的刀下 之鬼。


 一、逆天大逃亡 东魏天平二年(535年),随着东西魏正式分裂,中国大地上对峙 的三个国家,都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这一年,西魏新帝改元为大统, 显示出这个新生的政权勃勃的生机和野蛮的欲望;建康城的梁武帝则改 元为大同,这位70多岁的老皇帝仍旧标榜着正朔相承,在年号上表达出 比武力统一更加高端的政治希冀;相比之下,去年已经改元为天平的东 魏,在气势上看起来弱了很多。 与很多实干家相似,面子上保持低调的高欢,在这个新的时代里没 有比另外两家克制多少。在西魏立足未稳的时候,高欢迫不及待地发动 了战争。立足未稳这四个字,对关中的西魏政权来说,还是比较客气的。事 实上宇文泰的处境很不妙。


在过去的一年里,宇文泰使出浑身解数勉强 打平关中和陇右,随着侯莫陈悦的败亡,宇文泰在表面上控制了关中和 陇右。但灵州的曹泥、渭州的可朱浑元仍然是潜在的炸弹,他们拥有自 己的武装和地盘,宇文泰对他们实际上是没有什么好办法的。除了战 争。北魏永熙三年(534年)洛阳的变乱暂时把宇文泰的精力牵引到东 方,可朱浑元和曹泥得以暂时在领地喘息,然而这并非长久之计。关中 和陇右的形势非常明朗,要么你死,要么我活,可朱浑元不想坐以待 毙,在长安刚刚颁行天下的新年号时,出身怀朔镇的可朱浑元决定打出


关中,摆脱这种令人发指的对峙。但渭州与关东相隔遥远,想顺利到达 关东,看似是一个无解的命题。 但可朱浑元这位日后得以配享高澄之庙的勇将,选择了硬走。他率 部众3000多户,从渭州(甘肃陇西)出发,向西北方逃亡,过乌兰津渡 口(《读史方舆纪要》记载在今甘肃会宁),避开原州(今甘肃固原) 这个重镇,从原州的西面直插向北,奔向灵州(今甘肃灵武)。


那里的 守将曹泥去年遭受了来自长安的围攻,但从后来的效果看,似乎曹泥的 抵抗非常有效。可朱浑元选择从灵州经过,目的不外乎想得到曹泥的支 援。长安对可朱浑元的动向一直高度警惕,渭州外围虽无重兵防范,但 随着可朱浑元的出发,宇文泰的部队立即围堵上来,可朱浑元边打边 跑,成功甩开宇文泰军的围追堵截,逃到灵州附近。曹泥女婿刘丰与可 朱浑元关系很好,他资助可朱浑元一部分物资,然后护送其沿着灵州以 北,向正东方的云州(今山西大同)进发。这一去,真是海阔凭鱼跃, 天高任鸟飞,可朱浑元一路没有受到任何阻拦,顺利地进入代北。高欢 听说这一消息高兴万分,他派平阳太守高嵩持金环一枚赐给可朱浑元, 并准备好粮秣保障物资,把可朱浑元接到晋阳。


 以上这段平静的文字,由于史料限制,无法全景展现可朱浑元东逃 的真实景象。但结合地图来看,我们会发现,这真是一场逆天的大逃 亡。为了计算方便,且把地名换成现在的。从陇西出发,向西北渡渭 河,折向东北,走甘肃会宁,避开宁夏固原直向北走,到灵武,然后避 开陕西靖边(夏州),穿越鄂尔多斯高原,最终到达山西大同。只算直 线距离,已达2000多公里![1] 想想古代的交通条件,这真是一个令人目瞪口呆的战略级大转进。 北魏孝文帝太和年间,薄骨律镇(即灵州灵武郡)担负向沃野镇输送军 粮的任务,灵武东北方向的交通条件极差,运输效率极低。薄骨律镇兵 不堪其劳,镇将刁雍向孝文帝上书说:“臣镇去沃野八百里,道多深 沙,轻车往来,犹以为难。设令载谷二十石,每至深沙,必致滞陷。又 谷在河西,转至沃野,越渡大河计车五千乘,运十万斛,百余日乃得一 返,大废生人耕垦之业,车牛艰阻,难可全至,一岁不过二运,五十万 斛乃经三年。”可见灵武东北面当时已是半沙漠化的地形,非常不利通 行。长途行军既要提防追兵,又要应付极其艰苦的自然条件。然而可朱


浑元居然安然穿过这可怕的路,从而映射出他对部伍超强的掌控力。可 以说同时代的将领中,无人能出其右。 这也间接反映出西魏在灵州以北防御力量之薄弱,如果高欢掌控陕 北高原,向南直攻关中平原,这无疑对长安是巨大的威胁。


宇文泰和高 欢从这起事件中都看到了这一点,两人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了陕北。 宇文泰加派大军进攻灵州,大将李虎招引费也头部落,与之一同进 攻曹泥,在西魏大统元年(535年)正月,决黄河灌城,曹泥终于支撑 不住,向宇文泰投降。长安随即发出命令,将灵州城的豪强全部迁到咸 阳。但出于稳定陕北一带民心的考虑,宇文泰并没有杀掉曹泥,而是继 续任命他为灵州刺史。 高欢把可朱浑元接到晋阳,了解到关中的一些情况,知道孝武帝已 经被宇文泰所杀。他大张旗鼓地向东魏皇帝建议要给孝武帝服丧,但实 质上是发出了政治动员令,从道义上占据制高点,从而为下一步讨伐关 中打下政治基础。 但此时高欢还顾不上立即进攻关中,看似强大的东魏,还有很多麻 烦要处理。 其一是南梁的进攻。洛阳之变时,梁武帝趁乱派将军元庆和率众出 淮北攻入魏境,在梁大同元年(535年)正月,已经攻至城父(今安徽 亳州谯城)。梁将陈庆之率兵自荆州北攻豫州(今河南汝南),与元庆 和东西遥相呼应。 其二是齐、兖、青三州的叛乱。齐州刺史侯渊、兖州刺史樊子鹄、 青州刺史元贵平联盟对抗高欢,东魏中央以汝阳王元暹为齐州刺史,率 兵武力接管齐州(今山东济南),侯渊兵败不敌,西窜向青州。高欢一 时腾不出手收拾兖、青二郡,便任命侯渊为青州刺史,离间侯渊和元贵 平,二人果然相杀,结果侯渊连施诡计攻下青州,杀死元贵平。但青、 兖二州说到底是异己势力,高欢以诡道待之,二州自然会以诡道应之。 其三是代北的匈奴稽胡部落,其首领刘蠡升趁六镇之乱在代北作 乱,刘自称天子,称雄一方。


高欢屡次派兵攻击,但往往不能彻底消 灭。代北与晋阳相近,对高欢的根本重地威胁甚大。 高欢逐一发兵进攻。南梁方面,高欢以尧雄、任祥、侯景、窦泰、
高昂等大将率军拒战,其中尤以任祥一路兵力最盛。高欢任命任祥为东 南道行台仆射,节度侯景、窦泰、高昂三将共9万人,进逼彭城(今江 苏徐州)、城父、项城。元庆和力不能敌,便引兵向南,攻东魏的南兖 州(区域大概在今安徽亳州以南至涡阳之间),尧雄在豫州大破陈庆之 后,引兵向项城,在南顿附近大破元庆和。南梁遂退兵。 兖、青二州方面,高欢按照先易后难的原则,硬攻兖州的樊子鹄, 而将青州先搁置下来。这一招很有效地分化了二州的联盟关系。侯渊心 中存着与高欢和解的想法按兵不动,娄昭率兵进攻兖州,先击破东平的 叛军,后又进围瑕丘(今山东济宁),决河灌城,樊子鹄被杀,兖州平 定。高欢随后就以封延之为青州刺史,逼侯渊离开青州。这位在六镇之 乱中奇计频出的将军,终究还是挡不住形势。走投无路之下,侯渊举兵 造反,夜袭青州州城,劫掠其他郡县。济州刺史蔡俊率军进剿侯渊叛 军,叛军多不愿再跟随侯渊,众叛亲离,侯渊本人被卖浆者杀死,传首 于邺都。稽胡方面,高欢先是派兵进攻,但由于刘蠡升部下都是骑兵,剽悍 轻捷,硬碰硬地攻击,打个遭遇战攻而败之不成问题,但时间一长,这 些飘忽不定的骑兵会再次聚集起来,给晋阳造成麻烦。

于是,高欢又玩 起了和剿灭尔朱兆一样的手段。


他许诺与刘蠡升讲和,并答应把女儿嫁 给刘蠡升之子。刘蠡升大喜,把儿子派到邺都,高欢厚赐刘蠡升的儿 子,许下了婚期,但嫁女之期却一拖再拖。北方游牧民族大抵有一个共 同的特点,为人做事都比较实在,说什么便信什么。婚期既然已经定下 来了,刘蠡升便放松了戒备,一副儿女亲家互爱互信的样子。高欢见烟 幕弹已然奏效,便迅速发兵偷袭稽胡。可怜的刘蠡升还在道路相望等待 来自晋阳的儿媳妇,结果却等来了要拿他项上人头的东魏军。刘蠡升仓 促迎战,部众未集便遭到大败,他狼狈地率轻骑外出征集兵力,却被其 北部王所杀,首级送给高欢。稽胡余众又立刘蠡升的儿子南海王为主, 高欢趁热打铁,穷追猛打,终于大获全胜,俘虏南海王以下王公贵族 400多人及部众5万多户。

玉壁之战——枭雄高欢之陨落

东魏武定四年(546年)八月的一天,东魏都城邺城外,有一群人 围着一群打架的蚂蚁看得不亦乐乎。此时正值秋收,东魏人并非闲....

1970-01-01

侯景乱梁——梁武帝的悲剧

梁太清三年(549年)五月,建康城的暑热如约而至,86岁(虚 岁)的老皇帝萧衍昏坐在宫内,忍受着令人发指的炎热的折磨。忽然....

1970-01-01

巴陵之战——侯景的滑铁卢

梁大宝元年(550年)正月丙寅,梁朝负责观测星象的官员在白天 看到了月亮。这一天是正月十六,在凌晨时分尚能看到月亮,这种....

1970-01-01

建康之战——新秩序的建立

《大学》有云:“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公元梁 承圣元年(552年)是一个处处透着新气象的年份。然而这个新,....

1970-01-01

梁益之战——西魏的急剧扩张

颍川之战的失败,遏止了西魏向东扩张的势头。然而西魏并未受到 多大损失。面对东西双方暂时的均势,西魏把目光投向了南方,....

1970-01-01

江陵之战——萧梁绝嗣

恭帝元年(554年),西魏走过了建国以来的第二十个年头。在这 一年,不甘一直受制于宇文泰的魏宗室元烈,图谋杀死宇文泰夺回....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