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裁者的专制时代

  • 时间:
  • 浏览:1984
  • 来源:看看历史网

     秦王朝也是有有识之士的,公元前213年,博士淳于越先生在秦始皇召开的御前 会议上,很突然地提出了个很政治的话题。


   淳于越说:传统的商周君王,都把王族子弟分封出去,让他们的封国像树枝样扶助着中央。现在陛下广有海内,但是您的儿孙们,却没有像从前的周朝那样分 封出去当诸侯。旦国家出点乱子,比如出现田常、晋六卿那样的权臣,那将以何 种力量来营救皇帝呢?如果有分封出去的王子作为诸侯,就可以引兵回来相救。可 是,您却没有这么做,将来谁当树枝来支着您呢?


   说这话的时候,外面大约正是冬季,粘了灰星的窗纱隐隐透露出冬天的坚固景 色。唉!淳于越这个讨厌鬼又把分封制这个谁也说不清的问题再次提出来了。 分封制虽然似乎是落后的政体结构,但分封制却也有分封制的好处。

   

   ,分封王子可以壮大皇族势力,也就是淳于越所说的。我们说,皇位是个 脆弱的东西,很容易被异姓的人夺去。举些例子来讲,汉刘邦驾崩以后,她媳妇吕 雉的吕氏家族几乎取代了刘姓,控制了中枢。但是由于刘邦实行的是郡县、分封双 轨制,他分封了去统治齐楚等地。刘邦的孙子齐王刘襄从齐国举起大旗, 向吕氏搞军事演习。朱虚侯(不是王,是侯,刘邦的另个孙子)则伙同大臣为内 应,干掉了吕氏。终于王朝统治权回到了刘姓手里。郡县、分封双轨制而不是秦 单纯郡县制,大大提高了汉王朝的皇帝的成活系数。 


   而旦没有封王,恶例就频频出现了。譬如秦始皇死后,赵高专权,指鹿为 马,直欲篡秦自代,但由于秦皇族孤弱,只能看着赵高任意胡为。唐朝时候,李世 民把李氏封王的权限也压到了最低,终于出现武则天篡权的恶果。看着武大姐尽 诛李姓子孙,外边竟无人能救。曹操没有大封宗室,也导致司马懿很快篡权,也 个道理

   总之,单的郡县制导致了皇族的孤弱,容易被郡县大吏或者朝廷野心家所劫持。


   这就是后人所说的:三代封建而长久,秦孤立而速亡。

   汉朝人总结秦亡教训的时候还说:内无骨肉本根之辅,外无尺土藩翼之卫。吴 陈奋其白挺,刘项随而毙之。就是专指取缔分封制的失误。


    当然,随着皇权专制的加强,皇帝搞专权的本事和技巧也越来越强,最后他们 保住皇权的办法越来越多,越来越强,比如借助着普及专制意识形态和儒家的皇权 忠孝意识与法家的驾驭约束官僚手段。到了唐宋明清,没有太多的分封王子,也照 样可以保护皇权了。但这在秦朝初试皇权专制的时候,还得有个学习提高的过程, 呵呵。

    分封制的第二个好处,适当满足人们对传统分封制的怀念,减少遥远地区的政 治动荡。


    有个成语叫鞭长莫及,以当时较低的信息调查流动反馈速度、命令执行能力 和落后的物质技术(没有卡车、装甲车和铁路),中央对遥远地区的控制难免力不 从心。不如派些封王过去就近治理,他们比郡长官更有责任心和对帝国的认同 度。通过高效的直接管理,灵通的信息,因地制宜的政令,也许可以把当地统治得 像王畿地区样太平安定,不至于闹出大事。即便出了乱子,封王坐镇当地,及早 捕获信息,采取消弭手段,竟也许可以把动荡扑灭在失控之前。


    事实上,秦王朝正是因为没有在其力量薄弱的边远地区分封诸子以为诸侯王, 直接对当地进行管理,遂让六国贵族后裔在那些地方有了充分发挥的余地。若干年 后,秦末最先起来造反的,就是楚、齐这些遥远难控地区,最终导致了秦帝国的崩 溃。

    历史进展是需要个渐进型的过渡的,对于东方的齐和南方的楚来说,分封制 是有两千年历史的为人们长期习惯的政治结构,突然朝全部改掉,人民心理上是 不能接受的。他们实际上非常不肯纳入郡县制体系,秦始皇出游也主要是为了去那 里弹压。

    

对于齐楚这样的遥远地区,派个王子过去,既定程度地满足了当地分封制 的历史怀念,又可以加强秦势力在这些地区的直接渗透和控制。如果是任命官僚去 齐楚的话,郡县制的官长,毕竟不会像皇族子孙那样对中央忠心耿耿。事实上,反 秦大运动开始以后,吴越地区的郡守——名叫殷通,居然要主动率民造反,攻击中央。如果是派皇子赴当地为王,当不至于此。

   


    分封制的第三个好处,可以起到反独裁的作用。我们说,反抗独裁不能靠君王 自己发善心或者用思想学说教化他,而只能依靠客观力量。在分封制体系下,有两 个反独裁的孔道。第,在其他诸侯国的干预下,个诸侯国内也不能对民众过于 暴虐残毒,否则必然遭到外力军事打击与干涉。春秋战国时代那些被灭的小国,通 常都是因为小国国君过于对本国民众昏暴所致(譬如梁伯就是因为喜欢大兴土木, 最后民怨沸腾,秦人趁机灭了它)。也就是说,有敌国的存在,可以制约本国君主 不敢对民众肆意妄为。而旦没有敌国存在,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孟子 语)。这个道理在现代社会也起着作用,很多国家不敢对民众太恶,就是因为国际 势力的存在。

玉壁之战——枭雄高欢之陨落

东魏武定四年(546年)八月的一天,东魏都城邺城外,有一群人 围着一群打架的蚂蚁看得不亦乐乎。此时正值秋收,东魏人并非闲....

1970-01-01

侯景乱梁——梁武帝的悲剧

梁太清三年(549年)五月,建康城的暑热如约而至,86岁(虚 岁)的老皇帝萧衍昏坐在宫内,忍受着令人发指的炎热的折磨。忽然....

1970-01-01

巴陵之战——侯景的滑铁卢

梁大宝元年(550年)正月丙寅,梁朝负责观测星象的官员在白天 看到了月亮。这一天是正月十六,在凌晨时分尚能看到月亮,这种....

1970-01-01

建康之战——新秩序的建立

《大学》有云:“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公元梁 承圣元年(552年)是一个处处透着新气象的年份。然而这个新,....

1970-01-01

梁益之战——西魏的急剧扩张

颍川之战的失败,遏止了西魏向东扩张的势头。然而西魏并未受到 多大损失。面对东西双方暂时的均势,西魏把目光投向了南方,....

1970-01-01

江陵之战——萧梁绝嗣

恭帝元年(554年),西魏走过了建国以来的第二十个年头。在这 一年,不甘一直受制于宇文泰的魏宗室元烈,图谋杀死宇文泰夺回....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