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兵器史:秦代铜兵

  • 时间:
  • 浏览:8133
  • 来源:看看历史网

 三代以后,虽已至铁器时代,但铜兵犹有沿用者,直至三国时 代,尚有人使用铜兵。晋代则铜兵已改制,短兵创用铜椎等器(第五 十五图版第一号),铜镞则已绝迹。六朝时代,铜兵更稀,铁兵之制 早盛。降至唐代,铜剑完全易形,成为点缀装饰之品,且为数寥寥。 所可注意者,即山东省立图书馆所藏之唐铜炮一尊,如确系唐代之 器,则中国在距今一千三百年以前,已有可观之装火药射远器矣(第 五十五图版第六号)。

 

五胡之时,亦有异样铜制兵器及附兵,惜乏出 土之器,仅有附兵数具(第五十五图版第四、五两号)。五代以后, 以迄清季,铜兵早废,所可见及者,如西夏小刀(第四十四图)。宋 明铜锤铜锏铜鞭,明代铜瓜锤,清代铜锏,均非正式战争之器,不过 铜兵之零星遗迹,为数至少。反是,铜制大炮,至明代而弥精,且其 势力远及南洋群岛,传达至于马来诸族。以视元代之以火器传至印度 者,尤称盛焉。清初亦尚用铜管枱枪及铜炮,至欧洲新式枪炮输入始 废。但此种用火药射远之铜兵,当然不属于铜器时期之兵器,因吾人 以铜兵为目,故附述及之。中国铜器时代尾期,或铜铁器时期之铜兵,当至汉而止。兹自秦代略论之。

 

甲 秦代铜兵

始皇兼并六国,统一六国,意欲天下不再用兵,尽毁天下精美优 良之铜兵,以铸金人十二,或以铸农器,故秦代铜兵,几无足观。唯秦去战国甚近,流风衰而未歇,吾人亦可依前例寻其铜兵之残迹焉。


壹 秦代长兵

秦季长兵,无异于战国,唯铁兵(如铁戟,各处均有出土实物) 渐多耳。青铜长兵,如戈,如戟,如矛,或仍用战国遗器,则虽名为 秦兵,实系战国之物,故舍而不论。若由秦自造,刻以年号者(秦兵 多刻年份,亦仍系始皇一世二世以至万世之意),则确为秦代兵器。 秦代自制青铜长兵中,铜矛与铜戟皆有出土而甚少,铜镞亦罕见,秦 祚短也。秦戈则有之,如第四十六图版第二号戈,内上刻有“廿四年 邡陮□万命右军工戈夏 竖”,此秦之“右军戈”也。第四号戈内上 刻有“……左军……”等字样,此秦之“左军戈”也。惜拓本不佳, 胡上几穿不明,戈形不如战国戈之精锐。第三号戈则近于周戈,胡仅三穿,始皇二十五年器也。执此数器以观,秦兵尚不如战国之兵也。


贰 秦代短兵 秦国似未曾有自制精良之短兵。《史记》曰:李斯上书云,今陛 下“服太阿之剑,乘纤离之马……此数宝者,秦不生一焉!”此谓秦 皇服南方吴越之名剑也。秦代自制之铜剑,与秦戈同,皆刻有年份。 第四十六图版所示第一、六、七三号秦剑,刃上均刻有双行铭文,注 以年份。第一号为空茎管柄剑,第六、七两号为实茎无后(缺首)之 剑,或尾形剑(尾上须另加装衬),均系周剑旧形。至于实茎有后之 周剑,直至后汉时犹继续利用,秦人亦曾有镶嵌金银及绿松石,或镀 金雕龙等美术品,唯甚少耳。秦剑之承用周器,无秦铭,未加刻年份 者均被后人目为周剑,以为不属于秦也。如上节第三十三图版第五号 剑,镶嵌金银及绿松石,在大同与秦式铜器一同出土。又第六号剑, 柄形特别,且作镀金龙首含珠形,在朝鲜与秦戈同时出土,均秦剑
也。




叁 秦代射远器 秦代弩机,尚无所闻,弓箭之制,亦罕见于经传,想与战国之 器,无甚差别。至于出土实物,因秦墓少,发掘亦鲜及此,不若周汉
兵器之易于见及,故无可称述也。、
肆 秦代防御武器


秦既能兼并六国,统一六国,兵力之强,可以想见,其作战方式 当重攻而不重守。《左传》僖公三十三年春,秦师过周北门,左右免 胄而下。《战国策》曰:“山东之卒,被甲 胄以会战,秦人捐甲徒 程以趁敌,左絜人头,右挟生虏。夫秦卒之与山东之卒也,犹孟贲之 与怯夫。”此言山东兵皆披甲戴胄,而秦兵反弃甲徒步以胜之,秦人 之攻击精神可见。于此知秦人不甚重视防御武器,其甲胄铠盾之出 土,亦无所闻焉。至于秦代之甲兵虎符,虽非兵器,却有历史价值,
因并图之。


 “山东益都县,古称青州,金改益都州,明称青州府,民国改称益都 县。日前在县城西南山中,发现大批周代铜器,内有齐刀、周鼎、周剑、鬲、彝等大小三四十件,更有头盔一顶,系周代(?)将官之物,


为鎏金质,为从来所未经发现者,已尽为日人购去。据多数考古学家 云,他器常见,唯此鎏金盔,实属罕见云。”据此发现,如地层不 乱,盔与鼎鬲同出,可证知周代不但有铜盔,且甚精美焉。唯报纸消 息,究有多少可靠性,尚须再加考察。关于鎏金之制作,今人徐中舒 氏曾曰:“西周以前之铜器皆厚重,深纹刻人,春秋、战国时之铜 器,则变为圆整光泽之薄制,及细密轻浅之纹饰。


鸟兽纹变为几何 形,及车马狩猎凫鱼动作形。镶嵌饰则变为鋈金与金银错。此期兵器 少斧斤,而多剑与戈矛,其上多有错金纹饰与篆刻,皆极精美。” [106]益都鎏金(包金)盔,或系属于此期之物欤?

 

玉壁之战——枭雄高欢之陨落

东魏武定四年(546年)八月的一天,东魏都城邺城外,有一群人 围着一群打架的蚂蚁看得不亦乐乎。此时正值秋收,东魏人并非闲....

1970-01-01

侯景乱梁——梁武帝的悲剧

梁太清三年(549年)五月,建康城的暑热如约而至,86岁(虚 岁)的老皇帝萧衍昏坐在宫内,忍受着令人发指的炎热的折磨。忽然....

1970-01-01

巴陵之战——侯景的滑铁卢

梁大宝元年(550年)正月丙寅,梁朝负责观测星象的官员在白天 看到了月亮。这一天是正月十六,在凌晨时分尚能看到月亮,这种....

1970-01-01

建康之战——新秩序的建立

《大学》有云:“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公元梁 承圣元年(552年)是一个处处透着新气象的年份。然而这个新,....

1970-01-01

梁益之战——西魏的急剧扩张

颍川之战的失败,遏止了西魏向东扩张的势头。然而西魏并未受到 多大损失。面对东西双方暂时的均势,西魏把目光投向了南方,....

1970-01-01

江陵之战——萧梁绝嗣

恭帝元年(554年),西魏走过了建国以来的第二十个年头。在这 一年,不甘一直受制于宇文泰的魏宗室元烈,图谋杀死宇文泰夺回....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