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修圆明园风波,三海及颐和园工程

  • 时间:
  • 浏览:1543
  • 来源:看看历史网

同治一朝在后世的标签是“中兴”,但这中兴,并不是说大清国 已经彻底摆脱了危机,进入了蒸蒸日上的时代。“中兴”的标志,一 是镇压了太平天国与各地的起义,二是由洋务运动而开启了求富求强 之路。至于同治帝,他在整个同治中兴中无足轻重,他正式御宇的时 间也不过两年,此间不但无所作为,反而搞得鸡飞狗跳,让大臣们头

痛不已。

同治帝长年在弘德殿读书,几个老师都是理学夫子,每日里都是 一堆圣王事迹的灌输。小皇帝读书极辛苦,每天五点就要到书房,先 练弓箭,再学蒙古语、满文,再读汉书。每天的功课排得满满的,读

生书,背熟书,练字,默写,日复一日。

翁同龢在日记中对同治帝亲政前的行为有较多记载,时常可以看 到,翁同龢语重心长地教导小皇帝要珍惜光阴,好好读书。可小皇帝 在读书时就是不认真,不是嬉戏,就是倦于思考。小皇帝看到书就头

痛,要逐字教导,16岁时还“读折不成句”。

一个人如果长年累月地沉浸在说教之中,只有两种选择:一是屈 服,真心的信仰并投入其中;二是叛逆,一有机会就爆发,同治帝的

选择是后一种。


陪伴在小皇帝身边的,不是迂腐的老夫子,就是残缺的小太监。 老夫子们不可亲近,就转而与太监们热络。年少的皇帝对太监们充满

了感情,“上用糖赏小太监”的记载,并不输给“上用糖赏师傅”。9

岁时,小皇帝的惊人之举,让帝师们惊恐不已。小皇帝竟然组织小太 监演戏,用宫内库存的绸缎制作戏衣,并大方地拿出银子打赏太监。

这也怪不得小皇帝,他的母亲慈禧更是戏瘾极深。

同治八年(1869),14岁的同治才开始升座听政,也就是开始实 习了。同治十一年,17岁的皇帝选择了翰林院侍讲崇绮的女儿为皇 后。大婚的准备工作自同治八年开始至十一年,前后三年。大婚的礼 仪也持续了三个月,从十一年七月纳彩礼至九月筵宴礼。举办如此隆 重的婚礼,也是希望借助喜气洗洗过去几十年大清国的晦气,进入一

个繁盛时代,而重担则压在了在同治帝身上。


同治十二年(1873)正月二十六日,18岁的皇帝正式亲政,这在 大清国的历史上已算是晚的了,顺治帝、康熙帝都是14岁开始亲政。 同治虽亲政了,可他那野心勃勃、权力欲旺盛的母后慈禧,此年不过

39岁,怎肯退居幕后。慈禧指示,同治要不时去弘德殿读书,帝师们

也照常入值,在重大场合必须有母后坐镇。

正式当皇帝没多久,同治帝雄心勃勃地准备做件大事,既让老娘

慈禧开心,也让自己的精力有地方去发泄。

紫禁城内房屋结构严谨,山色水路不能与圆明园相比,素有“红 墙绿瓦黑阴沟”的恶评,久住让人生厌。慈禧在召见大臣时,一度曾 表示“养心殿地太迫窄”。慈禧对圆明园有着诸多美好的回忆,希望 能重修圆明园。慈禧没有直接表达出来,可儿子还是明白老娘的心 思。来年将是慈禧的40岁生日,为了让老娘安心退休,找个地方快活

养老,不要过度干涉儿子的事情,同治帝决定重修圆明园。重修圆明

园的名目,皇帝说得冠冕堂皇,即为了让两宫皇太后养老。


同治帝重修圆明园的计划,也与内务府官员的鼓噪有关。内务府 负责管理皇家财产及经费,每年由户部拨出经费,作为皇室开支。内 务府专门负责供应皇室消费及工程,凡大的项目,内务府官员侵吞虚 报,捞得囊中满满。咸丰一朝,军费上的开销将大清国库存银吸空,

内务府也跟着过起穷日子,每年支出仅40余万两。

到了同治朝,随着战事平息,内务府经费也开始宽松,每年能有 百万两的经费。对内务府官员而言,最快捷的捞钱方式就是上马大工 程,内务府郎中贵宝、文锡,侍读王庆祺等人一起鼓动同治帝重修圆

明园,好发一笔横财。


自清初,就将内务府开销与户部分开,内务府负责皇室财政开

支,户部执掌国家财政开支。同治帝此时不可能将内务府每年100万两

银子的经费,全部挪去重修圆明园。同治帝遂决定“择要兴修”,重 修圆明园的三分之二,同时另谋修园经费。为了筹出修园的钱,同治

帝下令京内外官员捐钱。


修园的钱还没有筹到多少,十月初一日,御史沈淮上奏,请暂缓 重修圆明园。同治帝看了大怒,将沈淮召过来骂了一顿,并告诉他,

朕修园是为了尽孝,你想阻止吗?

十月初八日,内务府雇了工人开始着手清理圆明园中的残墙断壁

与渣土废料。

十月初九日,恭亲王捐了两万两银子,同治帝一看大喜,到底还 是叔叔够意思。不想此时又有多嘴的御史游百川上奏,请停修圆明园。


游百川的反对理由却是极其苍白:自公使驻京之后,一些洋人时 常到圆明园遗址游玩,如果重修之后,吸引洋人在附近修建房

屋,“听之不可,阻之不能”。

同治帝一看又是勃然大怒,大骂游百川,你阻止朕尽孝之心,天

良何在?立刻将游百川革职,同时警告群臣不准再上奏劝阻。


就一个刚登基的皇帝而言,年少气盛,精力无穷,实希望能有天 下瞩目之举。搞大工程、大活动,自然吸引民众瞩目,此点古今中外 一律。同治帝将重修圆明园,视为登基之后的“第一得意杰作”,雄

心壮志沸腾,已是迫不及待,哪里能容忍别人阻挠!

慈禧对于圆明园是充满了留念,看到皇帝送上的旧居“天地一家 春”“万春园”装修图样,慈禧竟然亲自操笔,加以修改。母子一 心,其利断金,臣子们也没法阻挡了。同治十三年(1874)一月十九

日,重修圆明园工程正式开工。


自咸丰十年圆明园被火焚烧后,尚存多处保持完好的建筑。此后 内务府也派出太监看守,不准外人出入。不过各种盗窃事件屡屡发 生,防不胜防,不但外人来偷,负责看守的太监也监守自盗,甚至有 洋人想摸进园内。重修之前,同治帝让负责皇家工程的“样式雷”雷

氏家族做了调查,圆明园尚存有建筑13处。


处理政务极其懒惰的同治帝,对重修圆明园却是无比积极,行事 更是雷厉风行,他想赶在十月初十慈禧的生日之前完工。“样式 雷”家族所保存的同治帝发来的旨意中,有大量“赶紧办”“速进

园”的字样,可见同治帝的心急火燎。

可开工之后,却发现问题百出,不单缺钱,更缺少原料。早年修 建圆明园时,所使用的都是巨木,这些巨木的采购运输,耗时甚久。 内务府行文两广、两湖、川、闽、浙等省,要求每省采办巨木三千 根,在三月之前送到京师。突然之间让各省献上巨木,这本是无法完 成的任务,可此事是皇帝所要办的,各省督抚只能硬起头皮,组织民

众进山伐树,民众被骚扰得苦不堪言,怨声载道。


至于修建园子的经费,内务府几年来入不敷出,屡屡向户部要 钱,美其名曰“借”。此年正月,同治帝曾特意颁发了谕旨,今后内 务府钱不够时,不得再向户部借钱。既然不能向户部要钱,那就另辟

财源。

为了解决经费问题,二月二十四日,开始搞捐输。捐输是不到万 不得已的时候,朝廷绝不会使用的办法。咸丰朝为了解决军饷问题才 开捐输,为此咸丰帝还特意解释,搞捐输实有不得已之苦衷。现在太 平时期,为了修园开捐输,一些以清正闻名的大臣自然激烈反对。二

月二十六日,文祥上奏坚决反对搞捐输,认为捐输所得,对于工程来

说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请停止工程。


同治帝是铁了心要修园,哪里理会文祥的劝阻。同治帝迷上了重 修圆明园的工程,多次亲临工地查看。三月十一日,同治帝出宫,在 圆明园盘桓终日,流连忘返。下旬,又准备驻跸圆明园。御前大臣赶 紧上奏,以安全为由,劝阻皇帝不要去。可皇帝哪里听得进。四月初

九日,同治帝到圆明园工地巡视。五月十一日,又去工地巡视。


圆明园工程让同治帝将一切抛在了脑后,在帝师们中间,军机大 臣李鸿藻与同治帝是关系最为融洽的,对同治帝也最为袒护。这次李 鸿藻也忍耐不住,出来劝阻同治帝不要再去查看圆明园工程了。可老 师的话成了耳边风,六月初三,同治帝照样兴致勃勃地巡视了圆明

园。


就在同治帝踌躇满志重修圆明园时,突然发生了李光昭诈骗案,

让他的计划遭遇重挫。

早在同治十二年(1872),就在同治帝为了圆明园工程而摩拳擦 掌时,有广东商人李光昭向内务府大臣贵宝表示,自己经商十余年, 在各地购置了很多巨木,现在愿意“砍伐运京,报效上用”。贵宝听 了大喜,立刻向皇帝汇报。同治帝不假思索,立刻下令:“迅速派该

员解运来京,由两湖四川等六省起运,免税放行。”


此后李光昭以“奉旨采办”的名义,在各地招摇撞骗。同治十三

年,李光昭以5万两的价格向法国商人订了三船木材,并以30万两的价

格上报清廷。六月,法国商人将木材运到天津后,向李光昭讨要木材 的款项。李光昭是做无本生意的,手里哪里有现钱,四处借钱也没有 借到,就找了个借口,说法国商人木材的尺寸不符,中止合同。法国 商人不肯罢休,去直隶总督李鸿章处告状。李鸿章一查,发现这个李 光昭纯是个骗子,以圆明园工程监督的名义,在各地诈骗官员与洋

商。


七月初六日,同治帝命令李鸿章迅速处理,从重查办。李光昭随

即被处斩监候,秋后行刑,内务府大臣贵宝也被御史们弹劾去职。

李光昭一案之外,京师内又在风传皇帝借查看圆明园工程之名, 私服外出逛妓院。风传的流言,皇帝的折腾,恭亲王、醇亲王及帝师

们一致认为,同治帝闹得太不像话了,必须立刻加以制止。

七月十六日,惇亲王、恭亲王、醇亲王、文祥、宝鋆、沈桂芬、 李鸿藻等十名重臣联合上奏。奏折中首先请停止圆明园工程,同时批 评同治帝恣意妄为,与太监嬉戏,频繁去工地视察,警告他“人言不 可不畏”,并提出六条意见,要求他“畏天命,遵祖制,慎言动,纳

谏章,勤学问,重库款”。


奏折递上后,同治帝是懒得一看,扔在一旁。奕对这个 侄子 的脾气是了如指掌,强烈要求同治帝接见,当面进谏。 七月十八 日,在同治帝召见恭亲王、醇亲王等十大臣时,奕先是列出当下需要 紧急处理的大事,第一项就是“停园工”。看恭亲王和众大臣气势汹 汹,有教训自己的意思,同治帝很不耐烦,对众臣道:“朕停工如

何?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

奕 道:“臣奏折中的事很多,不单单是停工一事。”随后将

奏折中的事逐条细细道来。


同 治帝越 听越恼 火,突 然 发作 对奕 道:“此位让尔如 何?”此话一出,不啻晴天霹雳,众人无不目瞪口呆。同治帝的这句 话,已不是皇帝的身份,而是无赖负气后的表现。众王公大臣除了失 望,已无他语。文祥反应最为激烈,听了此话竟然伏在地上号啕大

哭,几乎喘不过气,被人搀扶着先出去。


随后七叔醇亲王奕 也大哭着劝告侄儿,并一一列举他的不良言

行。当听到奕说起自己微服出巡,逛妓院取乐时,同治帝 耳朵立即

竖了起来,追问他有什么证据。

醇亲王就将时间、地点都说了出来,同治帝顿时脸红脖子粗,下 不了台,只好打圆场,说园工不能立刻停止,等请示太后之后再定

夺,然后赶紧打发叔叔、老师们出去。


这次大吵之后,朝野内外都以为皇帝肯定会让步了,工程也会停 止。“样式雷”家中的记载也在揣测:“有无旨意下,园停工不 停?”不想同治帝和大臣们吵完后,二十一日又跑去圆明园巡视工地

了。在同治帝看来,国事家事,关我屁事,圆明园才是朕的头等大

事。


七月二十七日,同治帝召见醇亲王,不想此日醇亲王恰好去南苑 验炮。同治帝就召见恭亲王,想打探自己外出鬼混的消息是从哪里泄 露的。不料同治帝刚一发问,奕 立刻告诉他:“这是臣子载澄所

言。”


载澄是恭亲王的长子,以风流放浪而闻名。载澄从小陪皇帝在弘 德殿读书,他虽比同治帝小,可鬼点子多,常能玩出新花样,兄弟两 人有相见恨晚之感。一次载澄陪同治帝演出亵剧,让恭亲王恼羞成 怒,带回家关在家里不让出门。几年之后,同治帝亲政,自然不能忘

记这个好兄弟,召唤他入宫相伴,所以载澄对皇帝的私事了解甚多。


同治帝听说是载澄泄露消息之后,不由怒火攻心,圆明园工程一 事被他置于脑后,他所想的只是报复载澄及叔叔奕。 七月二十九 日,早朝时同治帝突然发怒,谕旨革除恭亲王所担任的军机大臣及一

切职务,降为不入八分享国公,交给宗人府严议。


玉壁之战——枭雄高欢之陨落

东魏武定四年(546年)八月的一天,东魏都城邺城外,有一群人 围着一群打架的蚂蚁看得不亦乐乎。此时正值秋收,东魏人并非闲....

1970-01-01

侯景乱梁——梁武帝的悲剧

梁太清三年(549年)五月,建康城的暑热如约而至,86岁(虚 岁)的老皇帝萧衍昏坐在宫内,忍受着令人发指的炎热的折磨。忽然....

1970-01-01

巴陵之战——侯景的滑铁卢

梁大宝元年(550年)正月丙寅,梁朝负责观测星象的官员在白天 看到了月亮。这一天是正月十六,在凌晨时分尚能看到月亮,这种....

1970-01-01

建康之战——新秩序的建立

《大学》有云:“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公元梁 承圣元年(552年)是一个处处透着新气象的年份。然而这个新,....

1970-01-01

梁益之战——西魏的急剧扩张

颍川之战的失败,遏止了西魏向东扩张的势头。然而西魏并未受到 多大损失。面对东西双方暂时的均势,西魏把目光投向了南方,....

1970-01-01

江陵之战——萧梁绝嗣

恭帝元年(554年),西魏走过了建国以来的第二十个年头。在这 一年,不甘一直受制于宇文泰的魏宗室元烈,图谋杀死宇文泰夺回....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