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为何能做到繁华鼎盛,其背后的故事又如何?

  • 时间:
  • 浏览:1941
  • 来源:看看历史网

三月十一,仁宗皇帝在集英殿亲自主持殿试。殿试的内容 为“春秋对义”。这一次,苏轼夺得第一,但由于诗赋成绩一 般,最后以甲等赐进士及第。


仁宗皇帝对这届学子非常满意, 欢喜无限。所有参与殿试者都赐予进士及第或进士出身,一个 不落。 殿试结果,这一科的状元为章衡,第二为窦卞,第三为罗 恺。三人日后虽籍籍无名,但这一科进士及第的诸人中,日后声名显赫、百代留名的有:苏轼、苏辙、曾巩、曾布、程颢、 张载、吕惠卿、章惇、林希、王韶。每一个名字都是传奇,每 一个人物都是巨星,他们的光环照耀了时代,闪烁在历史的星 空之中。


苏轼、苏辙、曾巩位列唐宋八大家,加上与本科有关的欧 阳修、苏洵,唐宋八大家居然有其五。苏辙后来还位居宰辅。


程颢是理学的奠基者,“洛学”的代表人物。理学受到后 世统治阶级尊崇,逐步演变成官方正统的儒家思想,对元明清 政治形态产生了重大影响。 张载也是理学创始人之一,世称横渠先生,他提出“为天 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其影 响深远,经久不衰。 曾布、吕惠卿、章惇、林希都是著名政治家,都曾居两府 要职。吕惠卿是“王安石变法”中的二号人物,是变法的实际 推行者。章惇是政治强人,任宰相八年,政治、军事、外交、 文化、农业上多有革新,是北宋历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人 物。 


王韶是北宋后期最著名的军事家,主导宋夏熙河之役,收 复熙、河、洮、岷、宕、亹五州,拓边两千余里。 嘉祐二年科考,被称为千年第一名榜,毫不过分。以这一科为标志,大宋文化达到巅峰。同时,这一科,为 大宋的衰败埋下伏笔。这一群能人互不服气,互相倾轧,拉开 了北宋党争的序幕。北宋王朝为此奄奄一息。 这是后话。当下最风光的无疑是苏轼、苏辙兄弟。苏轼当 年仅二十一岁,苏辙一十九岁,二人风华正茂,风流倜傥,文 笔洒脱,人品超脱,瞬间成为人人欣慕的国民偶像。


尤其是苏 轼,在欧阳修不遗余力地宣传下,早已名扬汴京,达官贵人争 相交结,市井小民皆以一睹为荣。 比民众更高兴的,是仁宗。 是岁,仁宗皇帝已经四十八岁,接近知天命之年。自从去 年春节犯病之后,身体大不如从前。他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去 日无多。他留恋大宋锦绣江山,留恋钟鸣鼎食,留恋这样的和 平繁华岁月。他为大宋的未来夙夜不懈,为江山永固殚精竭 虑。他不能永远行走在温暖的时光里,但希望大宋的日月能够 照耀得更长更亮。这一榜的进士虽然还没有经过实践检验,但 龙腾虎跃一望便知,这让仁宗分外欣慰。 传胪唱名之后,已是三月中旬,正春和景明、万物勃兴之 际。仁宗精神大好,忽起游春兴致。琼林苑是皇家花园,也是 赐宴进士的地方。


仁宗等不上赐宴仪式,特招宰相文彦博、富 弼,枢密使韩琦,翰林学士欧阳修等帝国精英伴驾,到琼林苑 游赏春色。琼林苑里栽种着从江南、岭南引进的各色花木,此时,樱 花、桃花、素馨等方才凋谢,海棠、李花等兀自盛开。李花皎 洁如玉,莹白如雪,芬芳秀美;海棠花则白里透红,如少女脸 颊,粉嫩羞涩,温润可人。花树之下,则是碧绿如翠的草坪, 点缀着牡丹、兰花等名贵花种。草长莺飞、鸟鸣燕舞,好不热 闹。 


玉辇缓缓前行,仁宗与宰辅大臣谈笑风生。这时候,他们 放下朝堂上的端庄严谨,放下政事中的干练果敢,变得从容闲 逸、幽默广博。仁宗兴之所至,即兴吟诗一首,曰: 晴旭辉辉苑籞开,氤氲花气好风来。 游丝罥絮萦行仗,堕蕊飘香入酒杯。 鱼跃文波时拨刺,莺留深树久徘徊。 青春朝野方无事,故许游观近侍陪。 随从的都是进士出身,诗文大家,仁宗这首诗自然平庸无 奇,但皇帝所作,谁敢不恭维赞叹?宋仁宗一时颇为得意, 问:哪位爱卿把你们的得意之作奉上让大家欣赏一番?众人面 面相觑,一时无言。这些饱学之士,写一两篇御用诗绝非难 事,但他们知道,诗者灵性所发,否则只能流俗。流俗之物, 反倒侮辱了名声。


几个人装模作样绞尽脑汁苦思冥想,倒是欧阳修胆正, 说:“圣上,臣新得苏轼苏子瞻一首小词,颇合眼前之景。”仁宗说:“吟来听听。”欧阳修吟诵道: 莺初解语。最是一年春好处。微雨如酥。草色遥看近 却无。休辞醉倒。花不看开人易老。莫待春回。颠倒红英 间绿苔。 这首小词语短情长,描绘出一种素淡而若有若无的色彩, 蕴含无限美感。仁宗沉吟许久,说:“朕不如也。” 琼林苑东南,有一座假山,高数十丈。山上有楼阁亭台, 可供歇息。登山望远,可以俯瞰整个汴京城。


仁宗一辈子没有 走出皇家宫苑一步,最爱登临此山,看民间烟火,感受汴京繁 华。 今日兴趣正浓,仁宗率众臣登上这座假山。 锦绣汴京如一幅打开的画卷,马上呈现在这一群帝国精英 面前。  


正如当下的季节,汴京万物争辉,生机盎然。 此时的汴京,蔡河、汴河、五丈河、金水河四条河流穿城 而过,蜿蜒缭绕,如玉带白练,又似流淌在这座皇城身上的血 液,为它带来勃勃生机。其中最大的河是汴河,自西向东缓缓 而流,河道宽,河水深,适合漕运。每天全国各地的粮食和物 产通过汴河运到京城,皇家和百姓日常所需皆仰仗此河。因此,河道忙忙碌碌,码头上商客、掮夫你来我往,步履匆匆, 无暇驻足。马车、人力车聚集码头,将掮夫挑上岸的货物拉到 汴京的角角落落,又加工成达官贵人和市井百姓的身上衣、盘 中餐,维系着这座国际都市的繁荣和美盛。


四座河上,有大大小小三十四座桥。有石桥,有木桥,有 拱桥,有梁桥,各式各样,大小、造型各不相同,成为京城亮 丽的风景。有的桥石壁、栏杆上还雕刻着精美的图案,有海马 水兽飞云等,代表着帝国最高的工艺水平,引得过往行人驻足 观看,赞叹不已。 


每座桥的两端,都连系着繁忙奢华的街市。汴京的中轴, 是宽大的御街。御街从皇宫出口宣德门一直向南延伸,犹如一 条笔直的延长线,直至外城。御街宽大宏阔,宽逾二百步(合 现在二百米左右),中间的正道供皇家出行专用,平时空旷无 人。正道两侧,挖有河沟,里面种满荷花。如今,荷花未开, 不过荷叶如盖,倒也亭亭玉立。河沟两岸种有桃、李、梨、 杏,桃花缤纷,落到沟内荷叶中间,万绿丛中嫣红一片,娇艳 无比。李花正好,整条街在李花笼衬之下,如天街祥云,恍若 仙境。树木之外,是御廊,廊内店铺林立,你卖我买,热闹非 凡。 京城最热闹的去处,还不在御街。御街东面的朱雀门,继 续向东,有一段路,是著名的菜市场。这里鸡鸭鱼肉、肚肺腰 肾、活獾死狐、水饭干脯、青菜瓜果,餐桌上吃的,厨房里做 的,应有尽有。现在正是白天,尚看不甚清它的热闹喧嚣,若是到了夜晚,灯火通明,整夜不息,才显现出平民的烟火繁 华。 若是悠闲之时,购物逛街,必是东角楼街巷。这里是汴京 商铺聚集地。有衣物书画,珍玩犀玉,海产山珍,香糖蜜煎。 


还有专门的花鸟市场,亦有金银彩帛交易,真是一处商贾聚集 的大商圈。除了购物,亦有娱乐。这里的娱乐以江湖表演为 主,有大小勾栏(戏院)五十余处,除了唱戏,还有各种耍 戏、唱曲、剪纸、卖卦等。顾客穿梭其间,逛完东角楼街巷, 已然深更矣。 当然,京城最为人称道的,还是大大小小的酒楼瓦市,这 里有喝酒的、听曲的、狎妓的、赌博的。连空气中都弥漫着荒 淫、放纵和豪爽。但这些都是晚上的娱乐活动,上午俯瞰全 城,难觅踪影。 


“什么是富庶?看看这穿梭不绝的人群便知。什么是繁 华?看看这鳞次栉比的商铺便知。”望着偌大的汴京城,仁宗 神情恍惚地想。 “陛下,起风了。”山冈风大,一旁的侍者担心仁宗身 体,提醒道。 “古人曰‘惠风和畅’,现在正值仲春,无妨。”仁宗从 恍惚中醒来,振作一下精神,回答说。然后看着旁边的众臣, 问道:“众位爱卿,你们说说,朕之汴京,比唐之长安如 何?”“长安虽然宏大,但终不及汴京繁华。”富弼答道。 “唐朝未开夜市,坊里分离,市民清苦,远比不上我汴京 物阜丰盛、娱乐兴盛。”文彦博补充说。城市百姓居住的地方 叫里,商业区叫坊。唐朝之前,中国城市里坊分离,并且严格 禁止市民夜晚出行,更没有娱乐活动。宋真宗、仁宗年间,这 一制度才算彻底废除。 “大宋之繁华,亘古未有。”欧阳修似乎要一锤定音。 “那欧阳爱卿说说朕施政之得失。”仁宗显然对这一类问 题有着浓厚的兴趣。 因为不在朝堂之上,大家略微放松,话匣子也逐渐打开。 只见欧阳修抢先发言,说:“陛下之政,臣以为,首先在于文 人之政。” “怎讲?”仁宗问。 “上古帝王用人,多用贵族、王族一脉。如周武王之用周 公。秦汉以降,帝王用人,多用望族、贵戚,如汉代之霍氏、 王氏、窦氏,晋之谢氏、王氏。隋唐科举取士,但从平民出者 寥寥。本朝艺祖(指太祖赵匡胤)以来,专美文人,士大夫政 治蔚然成风,而陛下临朝以来,文人最盛,宰执之中,非进士 莫取。” 仁宗心想,你不是在自夸吧。但心里受用,不禁颔首。韩 琦 进 前 一 步 , 说 : “ 臣 以 为 , 陛 下 一 朝 , 德 政 最 隆。”见仁宗示意他讲下去,继续说道:“古之帝王,杀人如 麻,能以仁政治国者,无非尧舜而已。然陛下心怀仁慈,恭己 无为,宽仁明圣,自古以来,莫能比肩。” 仁宗连忙摇手说:“韩爱卿不可溢美。”然后又若有所思 地说,“内侍常规劝朕不要这样清苦,然而他们不知,只有朕 清苦了,老百姓才能甘甜如饴。”然后指着汴京城向韩琦 说:“没有朕之清苦,哪有大宋这绝世繁华!” 众人连忙山呼万岁。 仁宗看着首相文彦博说:“文爱卿,你怎么看?” 文彦博回答说:“以臣之见,陛下之德,在于包容。” “怎讲?” “陛下一朝,有范仲淹这样品行高洁之士,又有夏竦这样 怀奸挟诈之辈,还有吕夷简这样朝野争议之人,陛下都能用其 所长,避其所短,此非圣君不能为也。” 仁宗心中一凛,想:“你这是讥讽朕任用奸诈吗?”但今 天不比朝堂,于是呵呵一笑而过。便转移话题道:“朕之所 忧,两件事,一是西夏,现在虽然臣服,但终究未能全胜,不 如汉武唐宗开疆拓土之功业;二是革新,几欲成功,又戛然而 止,朕心不甘也。


富爱卿,你怎么看?”富弼曾出使辽国,对 外一向强硬,便想听听他的意见。富弼稍微理顺一下思路,回答说:“自古以开疆拓土为 功,而臣以为,君王的最大功绩,在士民乐业,百姓安康。如 今商业兴盛,农桑发展,文化昌荣,此乃真盛世也。” 文彦博激昂高呼:“千秋德业,盛世之治!”其他人受其 感染,随之齐呼,声音在山冈琼苑上空回荡良久。 


无论平民还是帝王,都爱听溢美之词。仁宗意兴高炽, 说:“朕要管好这一朝,也要遗惠后代。这一科进士如苏轼 等,皆英俊贤能之士,朕恐怕无福使用他们了,这算朕为后人 培养的太平宰相吧。” 仁宗遥望远方,仿佛看到了大宋更加繁荣富庶的明天……

玉壁之战——枭雄高欢之陨落

东魏武定四年(546年)八月的一天,东魏都城邺城外,有一群人 围着一群打架的蚂蚁看得不亦乐乎。此时正值秋收,东魏人并非闲....

1970-01-01

侯景乱梁——梁武帝的悲剧

梁太清三年(549年)五月,建康城的暑热如约而至,86岁(虚 岁)的老皇帝萧衍昏坐在宫内,忍受着令人发指的炎热的折磨。忽然....

1970-01-01

巴陵之战——侯景的滑铁卢

梁大宝元年(550年)正月丙寅,梁朝负责观测星象的官员在白天 看到了月亮。这一天是正月十六,在凌晨时分尚能看到月亮,这种....

1970-01-01

建康之战——新秩序的建立

《大学》有云:“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公元梁 承圣元年(552年)是一个处处透着新气象的年份。然而这个新,....

1970-01-01

梁益之战——西魏的急剧扩张

颍川之战的失败,遏止了西魏向东扩张的势头。然而西魏并未受到 多大损失。面对东西双方暂时的均势,西魏把目光投向了南方,....

1970-01-01

江陵之战——萧梁绝嗣

恭帝元年(554年),西魏走过了建国以来的第二十个年头。在这 一年,不甘一直受制于宇文泰的魏宗室元烈,图谋杀死宇文泰夺回....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