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中之乱——硝烟中崛起的武川军团

  • 时间:
  • 浏览:8432
  • 来源:看看历史网

在高欢崛起的过程中,关中另一支军团也逐渐形成规模,并与高欢 分庭抗礼,这就是出身武川的宇文泰军团。从历史脉络上来看,周隋唐 帝国皆起于关陇政治集团,而关陇政治集团的核心则是宇文泰领衔的武 川镇军人集团。 一、宇文泰的渊源 宇文氏是匈奴族与鲜卑族通婚的后代。


宇文泰系武川鲜卑镇兵出 身。六镇镇兵(包括镇将)的来源有四,一是北魏的宗室或高门,这类 人多为北魏设立六镇之初选择的等级最高的镇戍人员;二是良家豪酋, 这类人属于一般的大族,贺拔岳的祖先即此类;三是被刻意迁徙的豪 族,拓跋氏将各地的大族强行征发于六镇,使其充实边镇的防守力量, 既有北方河北山西地区的汉人豪强,也有遍居于六镇附近的其他胡族, 例如宇文氏、斛律氏;四是犯罪被充发至六镇的人员,高欢的祖上即属 此类。六镇镇兵经过近百年的融合,不论鲜卑、汉人还是其他胡族如匈 奴、羌、羯,都已鲜卑化。宇文部源出匈奴,然而其语言、习俗也都完 全鲜卑化,民族属性除了血源所出,其他已与鲜卑无异。
鲜卑起源地嘎仙洞祝文(今人根据石壁遗迹新刻录) 六镇之乱时,流民的一部卫可孤攻入武川镇。宇文泰之父宇文肱率 4个儿子一同起事,参与了袭杀卫可孤之战,而后在葛荣、鲜于修礼、 尔朱荣等部辗转流离,都成为尔朱荣的部属。宇文泰的父亲宇文肱、长 兄宇文颢、二兄宇文连先后战死,三兄宇文洛生统领宇文肱的余众在鲜 于修礼帐下为将,由于能征善战,被人称为“洛生王”,在六镇流民中很 有一些威名。


鲜于修礼被尔朱荣击灭后,宇文洛生、宇文泰和众多子侄 都被俘虏,尔朱荣忌惮宇文部的实力和宇文洛生的声望,把宇文洛生杀 死。宇文泰效法汉光武帝的故事,不仅没有逃走,反而一边陈述兄长无 辜被戮的冤屈,一边继续为尔朱荣效忠,因而得以保全一家性命。 宇文泰与尔朱荣的心腹贺拔岳同出武川,又有共同作战的经历,很 得贺拔岳的照顾。永安二年(529年),陈庆之护送北魏北海王元颢北 伐攻入洛阳,尔朱荣派遣尔朱兆、贺拔胜率军渡河进攻陈庆之,宇文泰 跟随贺拔胜、贺拔岳兄弟出征,大败这位名震北方的白袍将军,将河南 地重新收回北魏手中。 二、贺拔岳平定关中和陇右



建明元年(530年),当北魏六镇流民大起义渐趋低潮之际,关 中、西北地区的起义军几经内乱和挫败,归于由万俟丑奴和萧宝寅领 导,万俟丑奴在高平(今宁夏固原)称帝,俨然成为关中一带的霸主。 北魏实权此时被天柱大将军尔朱荣掌握,为了扑灭万俟丑奴,尔朱荣决 定派贺拔岳率军进关中征战。 贺拔岳的父亲贺拔度拔是武川镇兵中的一个军主(下级军官),六 镇大起义时,贺拔度拔和宇文泰的父亲宇文肱合谋召集宗族乡里发动突 袭,杀死卫可孤并重新夺回武川镇。不久后,大股流民军进攻武川,贺 拔度拔死于这场战斗。


随后,贺拔岳和大哥贺拔允、二哥贺拔胜投奔契 胡首领尔朱荣。 由于贺拔岳兄弟三人在武川时就很有名气,尔朱荣对他们很是信 任,称:“吾得卿兄弟,天下不足平也。”特别是老三贺拔岳,不仅武艺 出众,还长于战略分析,很快被尔朱荣看中而选入其幕府。


六镇流民起 义稍稍平息时,靠镇压流民起义起家的尔朱荣契胡族武装渐渐成为北魏 国内最强大的一支力量,尔朱荣由此萌生了挟天子令诸侯的想法。贺拔 岳和他不谋而合,建议他进入洛阳掌控北魏中央政府,这无疑更加增添 了尔朱荣的信任。所以在对付万俟丑奴这件大事上,尔朱荣第一个想到 了贺拔岳。 能否独当一面,是衡量一个人能力的重要标准,贺拔岳知道自己具 备这样的条件,但出兵前,他仍有疑虑。


在当时唯实力论的形势之下, 尔朱氏对异己势力的提防之心很重,自己单独带一支部队去平定关中, 如果仗打败了,肯定要承担责任,如果仗打胜了,手握重兵在外,又占 据关中形胜之地,同样会引起尔朱荣的猜疑。在这样的判断之下,贺拔 岳提出请尔朱荣派一位尔朱氏的子弟带队,自己只负责作战指挥。这样 的安排,显示出贺拔岳无意于染指军权的绝对忠诚,尔朱荣非常满意, 派侄子尔朱天光作为主帅,贺拔岳和侯莫陈悦分别为左右大都督,负责 具体作战实施的工作。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贺拔岳精明如此,却没想到这个由自己提出的 分权之计,最终把自己推向万劫不复的境地。 建明元年(530年),贺拔岳辅佐尔朱天光率军2000余人进攻关 中,宇文泰此时归属贺拔岳帐下。万俟丑奴义军已经占领东至长安、西 到陇右的地区。贺拔岳率军从潼关进攻,由于万俟丑奴的部族兵组织散 漫,没有什么战斗力,潼关一带的部队很快被贺拔岳击溃。在俘获了



2000匹马后,贺拔岳率全军继续进军,到达长安附近。万俟丑奴主力部 队正在围攻岐州,闻知贺拔岳已然获胜,分遣先锋将军尉迟菩萨率2万 兵力前来交战。贺拔岳反客为主,在渭北设伏以待,以区区1000人的骑 兵击溃尉迟菩萨,生俘3000多人,并生擒尉迟菩萨。稍后贺拔岳北渡渭 河,将尉迟菩萨的后方辎重全部收归己有,同时追击其散兵,再次俘获 1万余人。 这一战显示出了尔朱荣所带军队强悍的战斗力,万俟丑奴不敢继续 围攻岐州,率部回撤。贺拔岳再施奇计,声言气候太热,等秋凉后再进 兵与万俟丑奴的主力决战,万俟丑奴信以为真,便让部队放松了戒备。 贺拔岳抓住时机火速偷袭,万俟丑奴大败,意图逃回高平老巢,结果在 平凉被贺拔岳追上,万俟丑奴再战又败,本人被擒。高平的义军听闻这 一消息,都丧失了斗志,将留守城中的二号人物萧宝寅活捉了献给贺拔 岳。稍后贺拔岳又击灭了万俟丑奴的余部,彻底削平了这股起义军势 力,关中和陇西的州郡都听从尔朱天光的号令。 从具体表现来看,尔朱天光虽然挂名主帅,但实际作战大部分由贺 拔岳指挥,贺拔岳的威名在关中一带迅速传播开来。尔朱天光部下的兵 力,由最初的不满2000人,逐步扩充到上万人。关中在无形中又开始出 现新的主人。


就在尔朱天光平定关中陇右不久,洛阳发生了震惊天下的大事,尔 朱荣之死引发了连锁反应,高欢随后突然崛起。如前文所述,邺城会战 失败后,尔朱兆联合诸尔朱氏共同讨伐高欢,尔朱天光也率一部军队东 下。这一系列的惊变,对贺拔岳来说无疑显得太快。曾经强盛一时的天 纵英才尔朱荣,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杀,打遍北中国无敌手的契胡族就 此冰消瓦解。时局没有给贺拔岳留下太多惊讶的时间,接下来他要考虑 的是关中、陇右的局面如何收拾。


尔朱天光东下进攻高欢时,贺拔岳曾劝他不要趟关东的浑水,关中 局势已然稳定,老老实实占据关中,以待关东之变,是最佳的选择。无 奈尔朱天光眼界平庸,执意东下。贺拔岳一不做二不休,与侯莫陈悦联 手攻灭留守长安的尔朱天光之弟尔朱显寿,完全控制了关中的局势。洛 阳的北魏中央为了笼络势力对抗尔朱氏,随即分别封掌握兵权的贺拔岳 为关中大行台,侯莫陈悦为都督陇右诸军事。
高欢在灭掉尔朱氏势力后,意图拉拢贺拔岳。贺拔岳对高欢意图吞 并自己的阴谋洞若观火,他与宇文泰商议,决议以关中为根据地,与高 欢并争天下。随后贺拔岳将大本营迁往关中西面的平凉,大会秦州、南 秦州、河州、渭州的刺史,诸州和散在河西的胡族势力慑于贺拔岳的威 势,都接受贺拔岳的节度。 高欢刚刚平定关东,暂时无力西进与贺拔岳争雄,只好采取分化拉 拢的办法,企图把刚刚稳定的关中再度搅乱。


高欢控制中央,是继尔朱 荣之后又一个强大的实力派,关中陇右的诸部势力不可能不受其影响。 果然,灵州刺史曹泥首先表示要听从高欢的号令。贺拔岳大怒,知会侯 莫陈悦要联合进攻曹泥,并命他带本部军队为前锋,先期出发准备进攻 灵州。 三、侯莫陈悦刺杀贺拔岳 关中陇右的局面,总体来说贺拔部强而侯莫陈部弱。这一现状是由 平定万俟丑奴的战功所致,贺拔岳因此一贯对侯莫陈悦持以轻视的态 度。这是最要命的。 无论如何,侯莫陈悦始终掌握着一支武装,并且已有稳固的根据 地。贺拔岳的政治轻视使得两者脆弱的政治、军事联盟更加难以维系, 而贺拔岳显然对如何处置两者的关系没有准确的定位和精确的方略。这 是继出兵之初的分权之议后又一个导致贺拔岳被杀的重要原因。


 一直盯着关中局势的高欢再次有了主意。他充分抓住侯莫陈悦对贺 拔岳既怕又不服的微妙心态,积极采取分化拉拢的手段,使得这位弱小 的陇右实力派的政治天平逐渐倒向了晋阳。 侯莫陈悦接受高欢的条件,但由于他的根据地陇右和高欢的晋阳山 遥水远,不能得到后者有力的军事支援,侯莫陈悦一直隐而不发。直到 贺拔岳通知他率兵征讨曹泥,他突然发现,机会来了。 贺拔岳率军到原州州治高平城(今宁夏固原),侯莫陈悦也领兵到 高平,准备从此地北进攻打灵州(今宁夏吴忠)。这是唯一一个接近贺 拔岳的机会,侯莫陈悦设想了一个笨拙的计划——刺杀。 侯莫陈悦先是按照贺拔岳的命令,连夜向北进军,与贺拔岳主力拉 开了一段距离。然后他派人到贺拔岳军中,请贺拔岳到自己营里商议前


锋部队的作战部署。贺拔岳此时一门心思都在进攻曹泥上,对侯莫陈悦 的异常举动并未表现出足够的警惕。他离开自己的营地,带领少数人员 进入侯莫陈悦的中军帐,讨论下一步军事行动。侯莫陈悦早已安排下伏 兵,正在讨论间,他假装腹痛离开帐中,随即命中兵参军豆卢光和自己 的女婿元洪景率伏兵杀入帐中,贺拔岳身边无兵,惊惶失措之下无路可 逃,被元洪景砍死。贺拔岳的随员纷纷乱逃,侯莫陈悦宣言说:“我所 图者仅仅贺拔岳一人而已,你们不必惊慌。”但是没人相信他的鬼话, 贺拔岳被刺杀的消息随即传开,恐慌像野火一样在高平城中蔓延。 侯莫陈悦既已杀贺拔岳,便想兼并他的部众,但高平城的部队虽然 恐慌却不想归附侯莫陈悦。


骨子里早已深深种下的畏惧加上本人性格的 懦弱,使得侯莫陈悦白白丧失了控制这一支武力的机会,面对高平城的 群龙无首,他做出了一个让各方大跌眼镜的决定——撤兵回老巢。 贺拔岳的余部得到这样一个喘息的机会,随即稳住了刚开始的慌 乱,在一时找不到合适领袖的情况下,由年龄最长的将军寇洛暂时执掌 全局,带着部队返回了平凉大本营。 与侯莫陈悦的愚蠢和懦弱形成鲜明对照,远在千里之外的北魏皇 室、晋阳的高欢、荆州的贺拔胜几乎同时萌发了招徕、兼并这支武装的 想法,并且在第一时间把这想法付诸了行动。

玉壁之战——枭雄高欢之陨落

东魏武定四年(546年)八月的一天,东魏都城邺城外,有一群人 围着一群打架的蚂蚁看得不亦乐乎。此时正值秋收,东魏人并非闲....

1970-01-01

侯景乱梁——梁武帝的悲剧

梁太清三年(549年)五月,建康城的暑热如约而至,86岁(虚 岁)的老皇帝萧衍昏坐在宫内,忍受着令人发指的炎热的折磨。忽然....

1970-01-01

巴陵之战——侯景的滑铁卢

梁大宝元年(550年)正月丙寅,梁朝负责观测星象的官员在白天 看到了月亮。这一天是正月十六,在凌晨时分尚能看到月亮,这种....

1970-01-01

建康之战——新秩序的建立

《大学》有云:“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公元梁 承圣元年(552年)是一个处处透着新气象的年份。然而这个新,....

1970-01-01

梁益之战——西魏的急剧扩张

颍川之战的失败,遏止了西魏向东扩张的势头。然而西魏并未受到 多大损失。面对东西双方暂时的均势,西魏把目光投向了南方,....

1970-01-01

江陵之战——萧梁绝嗣

恭帝元年(554年),西魏走过了建国以来的第二十个年头。在这 一年,不甘一直受制于宇文泰的魏宗室元烈,图谋杀死宇文泰夺回....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