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欢与魏孝武帝的裂隙

  • 时间:
  • 浏览:4911
  • 来源:看看历史网

北魏永熙三年(534年)春天,一个满脸虬髯的年轻人骑马从太原 城驰出,急速向东南方向奔去。这个年方27岁的青年名叫宇文泰,他时 任关西大行台贺拔岳的左丞。这次他不远千里从陇右来到晋阳,是为了 探查高欢的动态。这两位枭雄以这种方式初次会面,双方都看到了对方 的潜力和非凡气质。


高欢向宇文泰询问贺拔岳在关中和陇右的军事行 动,宇文泰口齿清晰,应答如流。高欢顿时看出这个年轻人不简单,想 要把他留下来。宇文泰表示了对大丞相的忠诚与支持,然后找借口迅速 离开太原城。高欢随后便后悔了,贺拔岳已成关中陇右的首领,放走这 样一个雄杰非凡的人才去辅佐,岂非贻人以兵。他立即派人追回宇文 泰,怎知宇文泰也早有准备,所以一直追到函谷关,高欢也没能追上宇 文泰。宇文泰回到陇右,向贺拔岳报告说,高欢野心勃勃,篡夺北魏之 权是早晚的事,之所以暂时不动,是忌惮贺拔岳兄弟。 高欢是乱世枭雄,宇文泰更是高视宇内,两者甫一见面便即产生强 烈的思想共鸣,这番似有似无的交锋,实为二人10多年厮杀拼斗的绝佳 前奏。


不到30岁、偏居关中的宇文泰,一眼看穿了关东的形势,自是枭 雄中的枭雄,英雄中的英雄。 一、高欢与魏孝武帝的裂隙 权力对人的诱惑是天然而无法抗拒的,绝对的权力必然导致绝对的 追逐与斗争。北魏皇族虽然逐步走向衰落,但上天却似乎特别眷顾元 氏,为他们送来了好几位不屈服于命运的皇帝。前有孝庄帝元子攸,后 有孝武帝元修,他们并非懦弱昏庸的末世皇子,面对社稷的沦丧和宗族 的衰微,他们勇敢地向命运伸出拳头,虽仍消失在狂奔的历史洪流中, 但这份精神和担当,却为末世的王朝抹上一分亮色。 高欢刚刚拥立孝武帝后,双方围绕权力的明争暗斗已经开始,裂隙 也从这一刻开始扩大。太昌元年(532年)十月,尔朱仲元的老部下桥 宁、张子期向高欢投降,高欢厌恶这两人反复无常,把他们全部处死。 此事引起了斛斯椿、长孙稚的恐慌,他们生怕哪天也因此被高欢杀掉, 于是向孝武帝做平阳王时的一众心腹如王思政、元毗、魏光等卖好,联


合他们挑拨高欢和皇帝的关系。时年22岁的孝武帝对做虚有其名的皇位 本就不甘心,经过这些人别有用心的撺掇,对高欢的猜忌逐步加深。 两个月之后,高欢杀死大司马、汝南王元悦。元悦是魏孝文帝的儿 子,河阴之变时逃往南梁,梁武帝萧衍立他为北魏的皇帝,把他送回洛 阳。韩陵战后高欢议立新帝,也曾有立元悦之意,无奈元悦为人荒虐残 暴,不是新帝的合适人选。杀死元悦,本来出于防范有人借其名号觊觎 皇权的考虑,但在孝武帝看来,这意味着高欢在向元氏示威。 永熙二年(533年)正月尔朱兆被消灭后,高欢以皇帝之命罢免各 个方面的行台,从制度上杜绝形成军阀的基础,牢牢把兵权握在自己手 中。这进一步剥夺了元氏的权力。即使如此,孝武帝还不得不向高欢示 好,任命高欢为全国唯一一个行台,听任他处置军国大事。


西魏文帝元宝炬,时为孝武帝朝的太尉,对高欢把持朝政非常痛 恨,一次孝武帝举办宴会,元宝炬给高欢的心腹高隆之劝酒遭拒,元宝 炬借着酒意大骂高隆之:你一个下贱的镇兵,竟敢对我无礼。双方险些 酿成冲突,为了顾全高欢的面子,孝武帝不得已免去元宝炬的太尉之 职。后来高欢改葬其父,元宝炬拒不向高欢父亲的行墓下拜,称:“我 是三公,哪里有向一个生前卑微死后才追赠太师的人下拜的道理。”这 些事件都在一步一步积累元魏宗室对高欢的负能量。 魏孝武帝表面上尚未表露出对高欢的不满,毕竟高欢留在洛阳的心 腹还有不少,如封隆之、孙腾、高乾、魏兰根、李元忠等一众文臣以及 外戚娄昭(高欢妻娄昭君的亲弟弟)等人。从资历和职务上来说,以高 乾为最;从实权上说,以掌兵的领军将军娄昭为最。这个人员班子中, 高欢集团的核心人员如尉景、侯景、厍狄干、段荣等都不在洛阳,这样 的安排,可以说显示出对元魏皇室的十足轻视。 魏孝武帝因而得以放开手脚实施他的计划。 放眼来看,此时的元魏中央还是有一定活动空间的。高欢的主要兵 力聚集在晋阳,用以控制河东、河北和济青徐诸州。关中和陇右掌握在 贺拔岳手中(贺拔岳此时尚未被刺),荆州则控制在勇将贺拔胜手中, 河南诸州则处于北魏中央的控制之下。贺拔胜贺拔岳兄弟与高欢有隙, 正是利用的对象。孝武帝派王思政到关中结连贺拔岳,又遣使抚慰贺拔 胜,任命他为荆州、南阳一带的最高军政长官。贺拔胜投挑抱李,发兵 进攻梁朝江北之地,夺取下溠,并分遣独孤信、李魔怜、史宁等将领继


续南下,一路攻至谷城,与梁军相持。 然而光有这些外援不成,孝武帝还要建立自己的直属军队。自六镇 起义以来,北魏的主力部队早已被摧毁殆尽,十不存一。他从零开始, 在河南诸州大规模征兵,以斛斯椿和王思政统领,短短一年不到,竟然 扩充了10多万人马。 在布局军事力量的同时,魏孝武帝也开始逐步对高欢留在洛阳的官 员进行分化,他以敏锐的眼光首先选中了高乾。 二、高乾之死 如前文所述,高乾系河北汉人豪强的代表,与高欢本非一个阵营的 人物。能够与高欢走到一起,乃是尔朱氏外在压力太强所致。


如今共同 的敌人已经没有,高乾作为河北汉人的代表,如果能把他拉拢过来,那 么对高欢的牵制和影响将是辐射性的。 孝武帝先是试探性地问高乾,对国家、对元氏持什么样的态度。彼 时孝武帝未透露出对高欢的图谋,高乾对这个傀儡皇帝也只随便说了几 句含糊其辞的话。但等到斛斯椿等人开始大规模编练部队,高乾瞬间明 白了孝武帝的用意。他不敢公然指责孝武帝,秘密写信告知高欢。高欢 虽远在晋阳,但耳目遍及洛下,对孝武帝的举动也有所察觉。接信后高 欢召高乾到晋阳面议大事,高乾劝高欢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篡位做皇 帝。这个提议自然被高欢否决,然后高乾被送回洛阳,随之一同到洛阳 的,还有高欢请求将高乾任命为侍中的上书。面对高欢的淡定与不着边 际,高乾有点坐不住了,他感到事情要坏。 最关键的就坏在高欢这封上书,这是一封要命的上书。 孝武帝立刻判断出高乾已经向高欢出卖了自己。


但吊诡的是,高欢 又把高乾给卖了回来。愤怒的孝武帝回绝了高欢的请求,这个信号释放 到朝中,令高乾察觉情况不妙。在阴云逐渐浓重的洛阳,高乾感到了危 机,又密请高欢把他调离洛阳,到徐州去当刺史。毫无意外,这个请求 也被孝武帝搁置起来。 孝武帝随后公然把他拉拢高乾的情况告诉给了高欢,高欢干得更 绝,干脆把高乾以往写的议论时政的密信都转送给孝武帝。至此,高乾 终于走到了命运的死胡同。


孝武帝见信大怒,下令赐死高乾。行刑前,监刑官元整问他还有何 话说,高乾回答:“巢倾卵破,夫欲何言。” 高乾的二弟高慎、三弟高昂闻听死讯,立时表现出迥异的态度。高 慎立即产生投奔梁朝的想法,但为下属所阻止,后来经过劝说还是投奔 高欢。高昂则愤怒地拿着马槊砍柱子,劫持受命杀他的东徐州刺史潘绍 业,然后直接投奔高欢。 回顾高乾之死,并非偶然,而是一场针对河北汉人豪强的阴谋。


造 成高乾被逼到死亡夹缝的,并非他选择有误,而是他的家世背景。 高乾所代表的高氏家族(与高欢无宗族关系),是河北汉人豪强的 典型代表。六镇起义时,河北汉人豪强趁着中央军衰弱趁机崛起,形成 了李、赵、高、崔等拥有本族部曲的数家大豪强,他们拥有的部曲已经 强大到和中央政府抗衡,例如韩陵之战时,高乾、高昂率领本族部曲多 达3000人,要知彼时高欢的总兵力也不过2万多人。 不过在六镇起义的狂风暴雨之中,大多数豪强选择了如同北魏中央 一样与六镇起义作战,来维护本族的利益。面对这些事实上称霸一方的 汉人豪强,鲜卑族人的元魏中央自然不愿让他们坐大,但形势的变化又 让元魏无法采取暴力手段打击和削弱汉人豪强,而只能以妥协的方式笼 络他们对抗起义军,于是就出现了为高乾家族专门设立一个州(东冀 州)的极端情况。 高欢崛起后,河北汉人大多数选择与之合作,不管是政治上还是军 事上都基本听从高欢的号令,但是他们还保持着相当的军事独立性。例 如高欢在韩陵之战前,曾对高乾之弟高昂说:你的军队全是汉人,战斗 力恐怕不如鲜卑人,我想拨一千鲜卑兵配属到你的部曲中。


高昂以汉胡 杂处易引发矛盾为由,断然拒绝了高欢的安排。事实上这已经显示出高 欢对高乾兄弟强大的部曲的忌惮和担忧,但高氏兄弟并未引起注意。 从高乾与高欢共同起事的政治联盟角度看高乾之死,殊无可解,高 欢没理由去算计他的死党。但从高欢对河北汉人豪强的防范角度来看, 一切都豁然开朗。 高乾是河北崔、卢、李、赵等大族中的头面人物,他掌握的政治资 源和军事力量也最为强大。要彻底制服河北汉人,高乾无疑是第一个靶 标,从这个角度看,高乾必须死。但高欢不能采取强硬手段对付高乾,


毕竟其背后的军事力量很强大。在此情况下,高欢又玩起他的拿手好 戏,对高乾左哄又骗,然后借魏孝武帝的刀杀掉高乾。起码从表面上 看,任何人都看不出高欢是在蓄谋对付高乾。 然而这出戏唱到高乾之死显然没有结束。被当时人誉为项羽再世的 猛将高昂依旧在高欢军队序列中占据重要地位,时局还不允许高欢直接 兼并或消灭高昂。相反,高欢还痛哭流涕地表示出悔不早用高乾之计取 魏孝武帝而代之,并给高昂兄弟以更大的信任。直到若干年后,高昂在 与西魏作战中意外阵亡、高慎被逼叛逃到西魏,高欢对河北汉人豪强的 制裁与打压才真正体现出原貌。只是彼时关东政治力量的分野早已尘埃 落定,河北汉人基本上融入东魏国家政体之中,掩藏在历史夹缝中的这 些阴谋与杀戮,只能作为高欢卓越政治能力的一个注脚罢了。


 三、仓皇西迁 高乾之死标志着魏孝武帝与高欢矛盾的公开化。永熙三年(534 年),魏孝武帝当皇帝的第三个年头,这位志在重振元氏雄风的皇帝, 终于向高欢举起了拳头。 当年二月,孝武帝诏命天下大赦,这一般是国家有大喜事或大动作 的前兆。高欢留在洛阳的文武君臣如孙腾、封隆之、娄昭等,感到山雨 欲来,纷纷找借口离开洛阳返回晋阳。孝武帝借机把领军将军之职授予 斛斯椿,把新组建起来的军队中属于高欢系统的督将全部换成自己的 人,并陆续设置关西和河南诸州的刺史。与此同时,下诏撤去建州降为 建兴郡(今山西晋城),罢免韩贤的州刺史;任命贾显智为济州刺史, 带兵去济州取代刺史蔡俊。韩贤和蔡俊都是高欢的属下,面对赤裸裸的 宣战,韩贤原地不动,蔡俊则举兵公然抵制孝武帝命令,贾显智不敢前 进,滞留在东郡。 五月,孝武帝下诏戒严,宣称要南征梁朝。这实际上是向军队下达 了总动员令。河南诸州新征发的军队一部分充实到皇帝的禁卫军中,一 部分开到黄河南岸,扼守黄河河桥。 六月,孝武帝下诏高欢,仍旧不肯公然撕破脸皮,诏书中说,现在 朝廷集结军队,主要是为了征讨在关中割据的宇文泰,同时也可以威慑 南梁。请高欢不要惊疑。


 对这封侮辱智商的诏书,高欢以调戏加威胁的口吻回了一封书:皇
帝所言关中和南梁确实对我朝存在巨大威胁,作为臣子,愿意率先出 兵,我将率主力3万从河东渡河,恒瀛汾诸州兵4万进攻关中;并州相州 兵五万进攻荆州;冀州和山东诸州兵骑兵5万、步兵7万,进攻江淮。以 上这些兵力,都将坚决服从皇帝的命令。

玉壁之战——枭雄高欢之陨落

东魏武定四年(546年)八月的一天,东魏都城邺城外,有一群人 围着一群打架的蚂蚁看得不亦乐乎。此时正值秋收,东魏人并非闲....

1970-01-01

侯景乱梁——梁武帝的悲剧

梁太清三年(549年)五月,建康城的暑热如约而至,86岁(虚 岁)的老皇帝萧衍昏坐在宫内,忍受着令人发指的炎热的折磨。忽然....

1970-01-01

巴陵之战——侯景的滑铁卢

梁大宝元年(550年)正月丙寅,梁朝负责观测星象的官员在白天 看到了月亮。这一天是正月十六,在凌晨时分尚能看到月亮,这种....

1970-01-01

建康之战——新秩序的建立

《大学》有云:“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公元梁 承圣元年(552年)是一个处处透着新气象的年份。然而这个新,....

1970-01-01

梁益之战——西魏的急剧扩张

颍川之战的失败,遏止了西魏向东扩张的势头。然而西魏并未受到 多大损失。面对东西双方暂时的均势,西魏把目光投向了南方,....

1970-01-01

江陵之战——萧梁绝嗣

恭帝元年(554年),西魏走过了建国以来的第二十个年头。在这 一年,不甘一直受制于宇文泰的魏宗室元烈,图谋杀死宇文泰夺回....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