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萧之战——丧钟为谁而鸣

  • 时间:
  • 浏览:1674
  • 来源:看看历史网

承圣元年(552年)十一月,装模作样已久的梁湘东王萧绎终于接 受部下的劝进之请,在江陵称帝。这位对皇位渴望非凡的湘东王,还来 不及仔细享受皇帝之乐,便要应对四面八方的危险。侯景虽平,形势却 比侯景之乱时还要严峻。 一、湘州之叛 就在萧绎称帝前一个月,湘州突然爆发叛乱。此时益州萧纪的部队 已经沿长江东下,准备进攻荆州。形势如此危急之下,与荆州近在咫尺 的大州突然叛乱,萧绎震惊万分。 这次叛乱的源头还要从王僧辩平定侯景叛乱说起。台城被梁军收复 后,湘州刺史王琳自恃姊妹都被湘东王纳为妃子,平叛之战又立了大 功,在台城内为所欲为,部下军士犯禁违法从不管制。


王僧辩忌惮他的 身份地位,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得把情况上报萧绎请求按律杀之。不久 后王琳便接到萧绎返回江陵的命令,他率本部兵东返荆州,走到巴陵时 留了一手应急之计,他命长史陆纳率部停军不进,自己到江陵见萧绎, 约定如果他回不来,陆纳便率军反叛。 王琳出身于兵家,手下招揽了万余兵马,这些人都是江淮间群盗, 历来多行不法。王琳为人豪迈大气,倾身折节与部下将士交结,获得的 赏赐之物大多散给部下,是以深得将士拥戴,所以他有底气以手下部队 作为保全性命的资本。 王琳入江陵后,在晋见萧绎时被当场抓捕,而后投入狱中,随他一 同晋见的副将殷晏被杀。萧绎任命儿子萧方略继任湘州刺史,又命廷尉 卿黄罗汉、太府卿张载到巴陵陆纳军中宣布命令。陆纳心知王琳必然不 免于祸,便按约定拒不受命,把黄罗汉和张载扣押在军中。萧绎闻讯又 遣近侍太监陈旼到军中招抚陆纳,陆纳仍不受命,还当着陈旼的面把张 载剖开肚子,把肠子拉出来系到马腿上,马跑起来把张载的肠子全都拉 了出来,陆纳还不解恨,把张载的肉一片一片割下来,把心脏挖出来对 着陈旼挥舞,残骸也被烧成灰烬。张载先前有宠于萧绎,嚣张跋扈,荆


州士民痛恨万分,此时终于遭到报应。


黄罗汉因为素来为官清廉、待人 谨慎,而免于杀身惨祸。 湘江今貌 陆纳自知闹得动静越大,王琳就越安全,他一不做二不休,率军南 下进占长沙,复又发兵向东南攻占衡阳郡(治所在今湖南株洲县)。 萧绎素知王琳之能,生恐仅靠江陵的兵力不好制服陆纳,而且萧纪 的兵马已逼近峡口,必须尽快解决这场叛乱,便发檄急召远在建康的王 僧辩率军平叛。同时令刚从西魏释放回来的宜丰侯萧循、平北将军裴之 横等率军进攻长沙。萧循本来镇守汉中,萧绎在郢州之战时曾下令割汉 中之地与西魏,以求西魏帮助平乱。萧循拒不从命,后来西魏大将达奚 武进攻汉中,萧循外无援兵,力不能支,遂降于西魏,西魏丞相宇文泰 把他放归江陵(详细经过将在《梁益之战》一节中叙述。侯景之乱的前 后几年,西魏、北齐、梁各国发生的事情错综复杂,若综而叙之容易混 乱,故每节都专述一事,望读者理解)。


萧循知道萧绎生性嫉刻,便把 自己带回来的部曲僮客悉数上交萧绎,因此被萧绎所容。 陆纳相继攻破湘州以南数个郡县,但他的叛乱行为不得人心,因此 附近州县多有举兵对抗者。萧循驻兵于巴陵,与衡州刺史丁道贵、营州 刺史李洪雅进攻陆纳。 陆纳此人也是诡计多端,他见诸军合围,自忖不能硬碰硬地打消耗


战,便遣使请降,萧绎派受降使者到陆纳军中,一军将士都伏地哭泣, 声称只是因为王琳获罪,众军暂时在湘州逃避,并没有其他想法。陆纳 还把妻儿老小交给使者作为人质,以示诚意。萧循感到事情不对头,认 定这是陆纳的缓兵之计,便令诸军严加戒备。陆纳果然派轻兵袭击巴陵 城,若不是萧循预有准备,陆纳之计几乎得手。 


陆纳攻巴陵不成,又转而攻李洪雅与丁道贵。王琳的部队本就剽悍 善战,经过平侯景之战又得到很大锻炼,李、丁二部根本不是对手,都 被陆纳击破。丁道贵被杀,李洪雅则因为一则诗谶,被陆纳供起来号称 大将军。梁天监年间,僧人宝志写了首神秘莫测的诗:“太岁龙,将无 理。萧经霜,草应死。余人散,十八子。”十八子就是李字。时人都以 为萧氏当亡、李氏当兴。 承圣二年(553年)二月,王僧辩率大军西返巴陵。王僧辩在巴陵 与侯景苦战,一举逆转整个平叛之战的形势,甚为时人所称道。萧循自 以资历、威望都不如王僧辩,便让都督之位于王僧辩。王僧辩生恐威望 太过引起萧绎的猜忌,推辞不受。萧绎欲用王僧辩之力,便分任二人为 东西都督,共同率兵攻长沙。 陆纳在长沙大治水师,其中一艘大舰名曰“三王舰”,“三王”意指被 萧绎害死的邵陵王萧纶、河东王萧誉、桂阳王萧慥(按,此说出自《南 史·王僧辩传》,不甚准确,萧纶虽被萧绎逼迫,但并非死于萧绎之 手,而是被西魏大将军杨忠所擒杀)。


陆纳立3个藩王的木像于船上, 每次出战前都祭祀以求福。陆纳造反本就不是什么正义之举,拿这种恶 心人的做法来给萧绎添堵,正像是二狗互搏,都没有什么光彩。 王僧辩很熟悉陆纳部队的特点,不急于硬碰硬地对攻,而是慢慢筑 连城向长沙城下推进。陆纳同样也知道王僧辩的厉害,不敢出兵进攻, 在王僧辩的不断进逼之下退守长沙城。此后虽然发生过一些小的战斗, 王僧辩还因为过于轻敌被陆纳部将吴藏、李贤明打了个偷袭,但总体上 是王僧辩占据绝对优势,攻下长沙是迟早的事。 如果按王僧辩的战略,以绝对优势的兵力活活磨死陆纳是上上之 选,但此时荆州的外部形势越来越危险,益州大军即将突破峡口东下, 陆法和快要抵挡不住,数次告急于萧绎。如果湘州迟迟拿不下来,便有 可能陷入腹背受敌的绝境。情急之下萧绎命王琳到长沙劝陆纳投降,王 僧辩把王琳放到攻城楼车上升起来给陆纳看,陆纳众军都感动泪下,声 称只要放王琳入城就投降。王僧辩想以武力彻底解决陆纳,但架不住萧


绎心急如焚,最终还是把王琳放归长沙城。湘州叛军果然归正,并接受 萧绎的命令,承圣二年(553年)六月,全军西上进攻萧纪。 二、兄弟阋墙 湘州事平的时候,正是荆、益二州决战的关键时刻,萧绎、萧纪亲 兄弟两个,正在三峡打得如火如荼。在权力面前,父子相残、兄弟相杀 并不少见,南朝宋齐梁陈四代,代代皆有。但唯独梁朝皇室之间的残杀 尤为剧烈,诸萧的表现也特别愚蠢。我们姑且把时间回溯一下,看看诸 萧氏子弟无耻而愚蠢的残杀史。


 梁的宗室子弟众多,梁武帝萧衍兄弟有10余人,后人多有在武帝朝 封王封侯者。萧衍本人有子八人,到梁武帝晚年,仅剩三子太子萧纲、 六子邵陵王萧纶、七子湘东王萧绎、八子湘东王萧纪,孙子辈已经成年 的也有不少,血缘最近的当属故昭明太子的两个儿子河东王萧誉、岳阳 王萧察。由于梁武帝寿命超长,威望超高,萧氏宗室虽互有嫌隙,但武 帝在时谁也不敢有异动。侯景之乱突然敲掉梁朝中枢神经系统,在外拥 兵的藩王们突然之间失去精神和政治上的双重领袖,宗脉较远的宗室各 据州郡观望形势,梁武帝的直系子孙们压抑许久的对权力的渴望一夜之 间爆发出来,酿成一场场残酷的骨肉之争。 梁宗室之间的战争主要围绕争夺皇位继承权展开,其中最主要的是 萧绎与昭明太子的两个儿子的战争。 梁武帝嫡长子昭明太子萧统早有贤名于本朝,是梁宗室子弟品行最 端正、才能最突出的一位,只可惜天不假年,他在梁武帝普通三年 (522年)病逝。所遗诸子尚未成年,梁武帝没有立萧统的儿子为皇太 孙,而是立年长的皇子萧纲为太子。立嫡不立长是传统的宗法制度,萧 衍的立储行为有悖传统,虽是出于稳固社稷的考虑,但内心颇觉有愧, 因此昭明太子的诸子都超格封为郡王,并授以大州之任。 


萧誉、萧察兄弟抱怨武帝不立其长兄萧欢为皇太孙,一直耿耿于 怀。武帝晚年朝政逐渐紊乱,时任雍州刺史萧察在州中积聚财货,招诱 勇士,渐渐与中央离心。太清二年(548年),梁武帝似乎对萧察的不 臣之迹有所察觉,便进行了一系列人事调整,改授张缵为都督雍梁诸州 诸军事,取代萧察,以萧察之兄萧誉接替张缵任湘州刺史。


张缵是当时 名士,甚为梁武帝赏识,同时还与荆州刺史萧绎过从甚密,任他为雍州 军事长官,有巩固北部边防的用意。张缵虽然文才著称于一时,但品行


却不甚高。他看不起年轻的诸王,认为他们无法与己相提并论,萧誉到 湘州接替他时,张缵应接礼仪甚薄,让萧誉十分不快,于是故意留住张 缵不让其到雍州上任。


玉壁之战——枭雄高欢之陨落

东魏武定四年(546年)八月的一天,东魏都城邺城外,有一群人 围着一群打架的蚂蚁看得不亦乐乎。此时正值秋收,东魏人并非闲....

1970-01-01

侯景乱梁——梁武帝的悲剧

梁太清三年(549年)五月,建康城的暑热如约而至,86岁(虚 岁)的老皇帝萧衍昏坐在宫内,忍受着令人发指的炎热的折磨。忽然....

1970-01-01

巴陵之战——侯景的滑铁卢

梁大宝元年(550年)正月丙寅,梁朝负责观测星象的官员在白天 看到了月亮。这一天是正月十六,在凌晨时分尚能看到月亮,这种....

1970-01-01

建康之战——新秩序的建立

《大学》有云:“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公元梁 承圣元年(552年)是一个处处透着新气象的年份。然而这个新,....

1970-01-01

梁益之战——西魏的急剧扩张

颍川之战的失败,遏止了西魏向东扩张的势头。然而西魏并未受到 多大损失。面对东西双方暂时的均势,西魏把目光投向了南方,....

1970-01-01

江陵之战——萧梁绝嗣

恭帝元年(554年),西魏走过了建国以来的第二十个年头。在这 一年,不甘一直受制于宇文泰的魏宗室元烈,图谋杀死宇文泰夺回....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