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之战——南陈崛起

  • 时间:
  • 浏览:4981
  • 来源:看看历史网

东魏武定七年(549年)八月辛卯,东魏孝静帝在高澄的建议下册 立了太子。此举例来被视为高澄稳定元魏旧臣之心的举措,册封太子的 大典结束后,高澄召集中军将军、散骑常侍陈元康,主管吏部的杨愔, 黄门侍郎崔季舒等人到他的宅邸城北东柏堂密议禅代大事。他家中主管 膳食的奴隶兰京捧着饭到堂上,高澄生气地挥退之,而后不加遮掩地对 陈元康等人说:“我昨晚梦见此奴挥刀砍我,我得赶紧把他杀了。”兰京 听见后大惧,便纠结他的同党阿改等6人,假装上食,以盘托刀上堂刺 杀高澄。兰京是梁朝大将兰钦的儿子,他在徐州时因战败被俘至东魏, 先前他屡屡请求高澄放他回南朝而未获允许,因此还被高澄杖责,兰京 久怀怨恨,故而有刺杀之举。 东柏堂的防卫人员,因为高澄与魏琅邪公主私通不想有人碍眼,经 常被派出去,故而堂内防卫几近于零。高澄见兰京又端着盘子上来,怒 不可遏地说你怎么又来了。


兰京举刀大喝我来杀你,招呼同党来杀高 澄。高澄大惊,赶忙跳下座位藏到床下。堂上众人都是文官,哪见过这 种场面,杨愔吓得拔步就跑,靴子都跑丢了一只。崔季舒则跑到厕所中 藏了起来。陈元康奋起与兰京等人夺刀,结果被扎伤肚子,肠子都流了 出来,当夜伤重不治而亡。库直官(疑指高澄的贴身保卫人员)纥奚舍 乐、王纮拔刀与刺客搏斗,纥奚舍乐不幸被杀。 高澄的二弟高洋别有他事出东门而去,闻讯立即部署擒捉刺客,兰 京等人当场被砍死。高洋当众宣告内外众臣说大将军被奴仆所伤,并没 有什么大碍。然后逐一处分诸事,不久后到晋阳处理军国大事,全面接 掌大权。武定八年(550年)五月,高洋接受东魏孝静帝的禅让,改国 号为齐,年号天保,是为北齐显祖文宣皇帝。 高澄被刺一案发生在魏齐禅代的前夕,绝非一起偶然的泄愤式的刺 杀案。其真相因为史料的缺乏,甚至是某些人的刻意掩盖,淹没在历史 中无从查寻。但我们细细观察这件刺杀案的前后过程,并参考当时的政 治背景,不难发现其中还是有许多蛛丝马迹。 其一,关于案发前的预兆。高澄被刺前,已有许多关于刺杀的传 言,其中最直接的是太史官对高澄说宰辅星光芒很暗弱,这预示着高澄 将有不利。但高澄却对此置之一笑。兰京以厨艺颇精受到高澄的重视, 虽然此奴因为不能被释放回南而很有怨言,但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厨 子,高澄不怀疑兰京会刺杀他固然也是理所当然。我们从常理推断,一


个小小厨奴的怨气,绝无可能影响到京师内外并催生出许多谣言。太史 提醒高澄宰辅星暗,可能是听到了什么不利于高澄的传言。也就是说, 针对高澄的阴谋实际上大有来头,并且已经到了图穷匕见的地步了。 其二,关于高洋的借故离开。高澄召集心腹重臣密谋禅代之事,并 研究新朝的重要官员安排,这是当时最最重要的朝政大事,理应召集宗 室心腹参加。作为高澄的亲弟弟,况且还是京畿大都督、尚书令的高 洋,无疑是首要人选,为何他没有出现在城北东柏堂?据《陈元康传》 云他是有别的事,那么有什么事还能比亲兄篡位还重要?何况高洋只是 回到他的宅邸,并没有去别的重要所在。


更有甚者,刺杀案发生后,高 洋竟能毫不诧异地指挥众人,或许可以解释为高洋确实具备常人所无的 超强心理素质。但我们仍不由不怀疑,高洋的离开是否并非巧合? 其三,关于案发后的处置。最令人怀疑的是,兰京、阿改等6人在 京城卫戍部队面前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完全可以将他们控制起来详细审 讯,而高洋当场命令把刺客杀死。这么重大的刺杀案,居然不加审讯, 不找原因,这岂不是对死者的不负责,何况死者是高澄这么重要的人 物?高澄和陈元康本人的死讯更是被隐瞒了数月之久,直到次年的正月 才正式发丧。高洋是在怕什么吗?是怕元魏宗室的反扑,还是怕忠于高 澄的政治势力的抵制?综合来看,在高澄被刺一案上受益最大的人是高 洋,而案子本身透露出的种种不正常的讯息也都隐隐指向了高洋。 从当时的政治背景来看,高澄的死,确实符合了一部分人的利益。 


当然高洋因为兄弟嗣位之争,有理由、有可能、有动机去谋杀高澄,然 而从大形势来看,高澄虽然平时不怎么善待自己的亲弟弟,兄弟两人可 能积累下怨恨,但以高澄的威望,高洋无论如何没有可能撼动其兄的地 位。真正具备谋刺高澄的意图与能力的,是东魏最可怕的一个松散的政 治集团——鲜卑勋贵。如前文所述,高澄执政后大力打压鲜卑贵族,大 面积起用河北汉人名士,这是对鲜卑勋贵既得利益的严重挑战。高欢的 元从老将们有相当一部分人对高澄又恨又怕,但面对蒸蒸日上的汉人势 力和高澄的强势姿态,鲜卑勋贵们在政治上几乎没有什么与之相抗的资 本。那么,要解决这一矛盾,唯一手段就是肉体消灭。对于这一暗流, 高澄不会没有防范,他的心腹崔季舒亦有一些察觉,故而他会故意当着 诸勋贵的面吟鲍照的诗:“将军既下世,部曲亦罕存。”意指高澄一旦去 世,他任用的亲信会遭到清算。但说到底高澄的威望足以震慑勋贵老 将,而且有河北汉人大族的强力支持,这也是他对邺下流传的谣言“百 尺高竿摧折,水底燃灯灯灭”不加理会的缘故。


历史终究把神秘的面纱留到了最后,我们无法找到任何关于鲜卑勋 贵或是高洋谋杀高澄的有力证据,或许这正是历史本身的魅力。吸引人 们探究高澄被刺一案的真相的动机,并非案子本身有多离奇,而是由高 澄之死引发的东魏北齐政治潮流的改弦更张,以及对之后三国之局的深 远影响。


高澄死后,高洋紧锣密鼓地进行了东魏禅代的政治准备,他以惩治 汉人代表崔暹、崔季舒为代价,换取勋贵集团特别是在晋阳掌军的诸老 将的支持,本来还对缓解压力抱有幻想的东魏孝静帝见到高洋雷厉风行 的状态,不由哀叹:“此人似不能见容,吾不知死在何地。”高洋即位 后,对鲜卑勋贵(其中包含已鲜卑化的汉人、羯人等)进行大规模封 赏,天保元年诏书中提到,已故功臣孙腾、尉景、娄昭、高昂、慕容绍 宗、万俟干、段荣、刘贵、窦泰、刘丰、蔡俊都受到就墓致祭的褒扬, 其中仅高昂系河北汉人。厍狄干、斛律金、贺拔仁、韩轨、可朱浑元、 彭乐、潘相乐皆获封王爵,这些人全是六镇出身,无一是汉人。天保元 年一系列诏书意味着北齐基本否定高澄的政治举措,虽然高洋在表面上 仍然尊崇其兄高澄并追遵为皇帝,崔暹、崔季舒后来也获得赦免,但其 后汉人势力再也没有恢复高澄时代的强势地位,对鲜卑勋贵起不到什么 制约作用。


因此可以说,高澄试图走向汉化的政策宣告破产,鲜卑勋贵 重新牢牢掌握了政权,曾经一度好转的政治局面复又走向腐败。 军事方面,高洋对晋阳方面虽大加抚慰,但终究心存忌惮,为了稳 定晋阳这个军事中心的局面,他一方面下诏免除太原郡3年的田租,一 方面把注意力转向北方,他亲自率兵频繁北击柔然、契丹、突厥等胡 族,不断强化他在北方的存在感。在天保四年(553年)到八年(557 年)这关键的几年,北齐派去争夺淮南江北的军队,无论统帅质量还是 军队数量,都远非北击柔然的军队之比,故而给危如累卵的南朝极大减 轻了军事压力。 陈霸先无疑是这一政策的最大受益者。 二、争夺江北 北齐禅代之初,正是江南极度虚弱的时期。北齐天保四年(553 年)二月,北齐以侯景的旧将郭元建为统帅,在合肥训练水师2万,又 遣邢景远、步大汗萨率众为援,意图东下进攻建康。梁元帝令王僧辩率 建康诸军御之,陈霸先派3000名精锐到军前助战。双方在东关发生激


战,北齐军大败,伤亡达万余人。 天保五年(554年),在江北失利的情况下,北齐仍不改北主南次 策略,继续以主力进攻北方山胡。江淮之间苦于北齐统治民众怨声载 道,有的豪强便借势发动反齐起义,宿预(今江苏宿迁)豪强东方白额 率州民杀死北齐官员,据守城池。


陈霸先抓住时机,率京口的部队渡江 围攻广陵郡,王僧辩随即发兵援之,进攻江北的秦郡(今江苏六合)、 泾州(今安徽天长)、盱眙等地。为了稳定江淮一带的局面,高洋遣大 将段韶率军南下主持军事。段韶是北齐三大名将之一,其人善于用智, 谋略深远,很受高欢的赏识。 他到淮南后,敏锐地看出淮南的主要矛盾在于江北陈霸先的部队, 因而留下一部兵力进攻宿预,自率精兵数千人南下掩袭泾州。陈霸先诸 部军队先前遇到的都是北齐三流将领,他们认为北齐来援必定是先北后 南,一个城一个城地打,丝毫没有应对北齐援兵的准备,因而盱眙、泾 州、秦郡的南军忽见段韶杀来都乱了阵脚,纷纷不战而退。陈霸先本人 亦不知北齐军虚实,撤广陵之围渡江回到京口。宿预的东方白额因得不 到有力支援,稍后也被段韶削平。 江淮局面至此为初期阶段,梁朝江陵政权受迫于西魏,无力顾及江 北,基本上靠王僧辩、陈霸先二人支撑江北的局面。北齐亦无心于此, 段韶在江淮一击即退,用意只是在北击柔然的同时保证南方有一个稳定 的局面。


这种情况下,王僧辩、陈霸先依靠各自手中三五万军队,成为 扬州一带事实上的主人。王、陈二人经过平侯景之战,结下了亲厚的关 系,王僧辩之子娶陈霸先之女为妻,两将在对北齐作战中也基本能做到 同心协力。特别在陈霸先方面,因梁元帝的授命,他始终保持对王僧辩 的尊敬,以示主次之分。 但表面的亲厚掩盖不住两家的深层次矛盾,二将手中均有强大的部 队,对政权难保没有觊觎,一旦外力减弱,两家的利益诉求难免发生碰 撞。不幸的是,这种利益诉求很快随着北齐对南方政策的变化,而被引 爆为惊天的事变。 三、马失前蹄的军神 西魏恭帝元年(554年)十月,西魏发动入侵江陵的战争,旨在灭 亡偏居江陵的梁朝政权。由于梁元帝统筹有误,丧失对扬州地区王僧 辩、陈霸先两部军队的有效控制,导致江陵城迅速沦陷于西魏之手。江


陵之战过程中,萧绎屡下诏命王僧辩督建康诸军入援,但直到江陵城陷 也未等到后者的援军。梁元帝死后,王僧辩与陈霸先在西魏恭帝元年 (554年)年底共同迎立元帝之子晋安王萧方智为太宰、承制。绍泰元 年(555年)正月,事实上成为梁朝新的主宰者之一的王僧辩,为显示 他的正义性,派大将侯瑱进攻在江陵之战中被北齐抢走的郢州——郢州 刺史陆法和受逼于西魏和北齐,遂举州降于北齐清河王高岳。后来侯瑱 与北齐郢州守将慕容俨拒战五六个月,引发梁军10余万人围攻,终因力 不能支而撤走。 江北和郢州的战斗显示出梁朝正在恢复的生机,王僧辩、陈霸先两 人的实力并不亚于江陵政权,假以时日,苟延残喘的梁朝新一届政权可 能会稳定局面,甚至恢复疆土。


北齐效仿当年梁武帝趁六镇之乱时立北 海王元颢为魏帝的做法,扶植萧渊明为梁主,企图搅乱南朝的局面。 北齐政府方面和萧渊明本人都多次致信于南朝头号人物王僧辩,请 求他接纳萧渊明入梁。萧渊明系梁武帝萧衍之侄,太清元年(547年) 梁军北伐徐州时兵败被俘,人物本就猥琐,又是敌国所立,自然不能接 来。王僧辩严词拒绝。 北齐派上党王高涣率兵护送萧渊明南下,企图像陈庆之送元颢入洛 一样强行进入南朝。梁军在合肥东关阻击高涣,资历极深的梁将裴之横 竟在此战被齐军斩杀。


王僧辩闻之大惧,遂尔改变之前的主意,同意接 纳萧渊明为主。 陈霸先在京口听说,多次下书于王僧辩,劝其不要犯糊涂。但王僧 辩别有所虑,执意要纳萧渊明。二人遂生嫌隙。


玉壁之战——枭雄高欢之陨落

东魏武定四年(546年)八月的一天,东魏都城邺城外,有一群人 围着一群打架的蚂蚁看得不亦乐乎。此时正值秋收,东魏人并非闲....

1970-01-01

侯景乱梁——梁武帝的悲剧

梁太清三年(549年)五月,建康城的暑热如约而至,86岁(虚 岁)的老皇帝萧衍昏坐在宫内,忍受着令人发指的炎热的折磨。忽然....

1970-01-01

巴陵之战——侯景的滑铁卢

梁大宝元年(550年)正月丙寅,梁朝负责观测星象的官员在白天 看到了月亮。这一天是正月十六,在凌晨时分尚能看到月亮,这种....

1970-01-01

建康之战——新秩序的建立

《大学》有云:“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公元梁 承圣元年(552年)是一个处处透着新气象的年份。然而这个新,....

1970-01-01

梁益之战——西魏的急剧扩张

颍川之战的失败,遏止了西魏向东扩张的势头。然而西魏并未受到 多大损失。面对东西双方暂时的均势,西魏把目光投向了南方,....

1970-01-01

江陵之战——萧梁绝嗣

恭帝元年(554年),西魏走过了建国以来的第二十个年头。在这 一年,不甘一直受制于宇文泰的魏宗室元烈,图谋杀死宇文泰夺回....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