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夺湘州——三国之局的形成

  • 时间:
  • 浏览:3491
  • 来源:看看历史网

西魏恭帝三年(556年)九月,一代枭雄宇文泰走完了他波澜壮阔 的一生,双雄喋血的精彩活剧至此终于落下帷幕,宇文泰和高欢相见于 地下,不知做何感想。正所谓:周文踞西府,齐武霸东藩。生年不解 甲,死去同丘山。


 一、北侯景、南王琳 557—559年是后三国第二阶段(第一阶段指东魏、西魏、南梁)形 成的关键时期,北周、北齐、南陈经过一系列斗争,各自巩固了国内形 势,稳定的三国相持局面再现于华夏大地。 后三国第一阶段形势突变,南朝土崩瓦解,三国不成其为三国,至 陈再次统一江南为之一变。侯景是这10年变乱的起点,王琳是句点。 王琳的湘州势力在梁元帝时代已自成体系,王僧辩、陈霸先内讧让 王琳看到了可乘之机。早在梁太平元年(556年)九月,他便趁陈霸先 无暇西顾,自长沙举兵东下,袭击江夏城,据守郢州的原梁丰城侯萧泰 力不能敌,举州降于王琳。梁太平二年(557年)三月,建康政权不得 不承认王琳占据湘州、郢州二州的事实,忍气吞声地任命王琳为湘、郢 二州刺史。 


王琳拒不接受建康的诏命,在湘州大事准备讨伐陈霸先,其军队规 模扩至数万人,号称10万。其中水师尤盛,战船有数千艘之多。因为其 楼船行进时有嘶吼之声,与野猪叫声有些像,便命名楼船为“野猪”。梁 太平二年(557年)六月,陈霸先命大将南徐州刺史侯安都、江州刺史 周文育、太子左卫率周铁虎、南丹阳太守程灵洗、南兖州刺史吴明彻、 徐敬成(大将徐度之子)等,率2万余人进攻郢州武昌郡。这个阵容是 陈霸先帐下的顶级配置,侯安都、周文育各为西道和南道都督,侯、周 和吴明彻都是陈霸先的元从老将,资历、才望和功劳都是一流,从这些 将领安排可以推断,陈霸先对进攻王琳是志在必得。然而他无意中犯了 一个大错。


侯安都和周文育各统一军,两人在军中名位相侔,互不统属,两将 手下部队也是各自听命于本部主将,其情状与北齐萧轨之军别无二致。 可叹陈霸先英雄一世,也犯了过于相信部将人品的低级错误。 侯、周二军进抵郢州,武昌郡守将樊猛畏惧侯、周二将声势,弃城 而逃。


江夏守将潘纯陀则固守不下,侯安都怒而攻之。王琳闻讯自率大 军前至沌口,侯、周二将只留一军监视江夏,梁太平二年(557年)十 月,主力进至沌口(在今汉阳以东,古沌水入汉江之江口)。 两军相持数日后大战,侯安都、周文育两军大败,除吴明彻逃归 外,侯安都、周文育、徐敬成、周铁虎等大将都被生擒。王琳亲自接见 生擒诸将,他们诸人旧日一同平定侯景都是老相识,又是各为其主,故 而王琳没有杀侯安都、周文育和徐敬成,唯独周铁虎是王僧辩故将,王 琳痛恨其背主降敌,将其处死。 王琳于是尽复郢州失地,又趁江州周文育所部尽丧于沌口,乘势发 兵进占江州,声威之盛,一时直压陈霸先。 


只可惜,恶人更有恶人磨。王琳虽然占领江州,却无意中引爆了江 州、闽中一带积压了数十年的大火药桶——江州土豪。 南朝刘宋以来江州辖境大体包括今江西、福建两省,迄至于陈变化 不大。随着宋末以来南朝政治、军事政策的变化,江左诸朝对江南的开 发更加深入,江州地连建康和广州,赣江沿线的江州跟着繁荣起来。早 在晋宋之交时,为了满足京师建康的需求,南康郡(今江西赣州)便经 常伐木沿赣江运入京师,以至于东晋末年孙恩、卢循起义时,义军竟能 以货运南康木材为借口运兵(事见《晋书·卢循传》)。 经济的发达促使江州一带的豪强迅速崛起,前文已述江州地区有豫 章熊昙朗、临川周迪、东阳留异、晋安陈宝应等人名著于一时(见前文 《江陵之战》)。


江州地区特别是闽越一带历来政府控制力较弱,故而 豪强经常裹胁百姓造反,《梁书·羊侃传》称:“闽越欲好反乱,前后太 守莫能止息。”梁大同八年(542年)时,竟然还发生过安成郡(今江西 安福)豪强刘敬躬举兵称帝的事件。陈霸先最初自岭南起兵北上参与平 定侯景的战争,途经江州时,南康豪强蔡路养生恐陈霸先假途伐虢,双 方还发生了一场激战。彼时陈霸先忙于北上,虽然击灭蔡氏,但对江州 其余土豪势力只能置之不理。熊昙朗等人表面上接受梁、陈两朝的诏 封,实际上仍趁建康政权无力制裁割据一方。


陈永定二年(558年)一月,王琳占领江州首府湓城,北齐闻讯把 梁永嘉王萧庄送过江,王琳拥立其为梁帝。得意忘形之下,听从新吴 (今江西奉新)豪强余孝顷先南后北的建议,分兵进攻江州势力最大的 豪强周迪。当年五月,双方大战于临川,周迪初战不利,表示愿意归降 王琳。余孝顷自恃兵强不许,与王琳派来助战的将军樊猛发生严重分 歧,结果在周迪的援兵到达后形势逆转,余孝顷兵败被俘。这场战役的 失败,不仅削弱王琳的军力,还激怒了包括周迪在内的江州一众豪强, 使得王琳在即将东下进攻建康的关键时刻受到掣肘。 八月,陈霸先遣侄子临川王陈蒨率军5万,自建康出发征讨王琳。 为避陈军锐气,刚刚经历临川之败的王琳撤回郢州。建康方面不敢穷 追,以刚刚从王琳军中逃归的大将周文育、侯安都等人配合周迪进攻余 孝顷的余部。直到永定三年(559年)十月,陈朝经历了武帝去世、文 帝即位的风波,王琳才乘乱复出郢州,再次进攻建康。 陈武帝于永定三年(559年)六月突然去世,他仅剩的儿子陈昌被 扣在北周当人质(陈昌、陈顼二人原在江陵被梁元帝扣为质子,江陵沦 陷后被掳至长安),以侯安都为首的老臣宿将主张立功劳最大、血缘最 近、年龄最长的临川王陈蒨(陈霸先兄长陈道谭之子)为帝。


建康人心 浮动,新即位的文帝忙于整理军政,无暇外顾,王琳选的就是这个时 机。永定三年(559年)十一月,王琳大军进至大雷戍(今安徽望 江),进逼石城(今安徽安庆)。陈朝派大将侯安都、侯瑱(另一位大 将周文育在进攻余孝顷余部时被豪强熊昙朗害死)从建康出发迎击,另 以大将吴明彻绕出王琳后侧,进攻江州湓城,试图端掉王琳在江州的大 本营,不料被守将任忠击溃,吴明彻仅以身免。侯瑱、侯安都不敢直犯 王琳兵锋,引军退入芜湖。


陈将程灵洗引军在南陵阻击王琳,骄横的王 琳猝不及防,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程灵洗一击即退,在俘获王琳数艘青 龙大船后亦退入芜湖。 北朝两国对此反应不一,王琳扶立的梁朝向北齐称臣,北齐着眼于 争夺江东,派人到合肥准备水师,虽被陈军偷袭烧毁过一定数量船只, 但仍虎视江北,此次王琳来攻建康,北齐水陆两边同时派出军队到江 上,作为王琳的声援。北周则毫不犹豫地延续趁火打劫的作风,派荆州 刺史史宁进攻郢州。一助一攻,助者有限,攻者凌厉,王琳不敢撤军回 救,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向建康进攻。好在郢州留守将军孙玚苦苦支撑, 周军一时不能得手,王琳才能勉强继续在芜湖与陈军相持。


陈天嘉元年(560年)二月,王琳军在与侯瑱相持百余日后,利用 春至水涨的机会,把合肥的水师通过濡须河引入长江,彼时西南风大 起,王琳自以为天公作美,不顾陈军尚在咫尺的实际,沿江向北直进, 企图直捣建康,消灭陈朝。侯瑱从芜湖出军进攻其侧后,湘州和建康的 军队大决战终于开打。 两军船只接近,搅一在起混战,王琳命众船向陈军投掷火炬,不料 西南风大,王琳在东北,陈军在西南,所投火炬反而烧到自己。侯瑱命 诸船靠近敌船,以拍杆捶击敌船。拍杆系以大型木架支在船两侧,木架 上放置长木棍,木棍顶端绑缚大石,士兵利用杠杆原理操纵木棍捶打敌 船,古代船只都是木制,很容易被撞碎。陈军定州刺史章昭达所部平虏 大舰是侯瑱部下的主力,屡屡击毁敌船。


陈军又以小船靠近敌船,用熔 化的铁汁浇到敌船。王琳的船队大乱,无法继续战斗,士卒纷纷落水而 死,余者弃船上岸。北齐来助战的水师主将刘伯球被生擒,在芜湖西岸 驻扎的慕容子会部2000人也被冲散。王琳与其心腹部将潘纯陀乘单舴艋 船溃围而去,狼狈地逃到湓城。此战王琳主力几乎被全歼,虽然郢州尚 有孙玚在坚守,但残部士气已然彻底丧尽,王琳想在江州收合离散继续 与陈军对抗,但无人响应,王琳无奈之下只好逃奔北齐。 


陈军随即乘胜进军湘州,江州、郢州、湘州各地王琳余部纷纷归 降,除湘州北部三城为后梁占领,其余变乱州郡全都被陈朝拿下。至 此,陈朝终于结束梁末10余年大乱,纷争不息的江南再次归于一统。陈 文帝陈蒨跟随陈霸先创业,深谙10余年来国家政策失策与百姓所受之 苦,一改梁末弊政,采取对外休兵罢战、对内休养生息的政策,使得江 南国力慢慢恢复。 王琳之乱是梁陈之际地方势力分裂的最高形态,这次变乱波及地域 之大与侯景之乱不相上下,江南半壁全部陷入战火,虽然持续时间与战 争烈度远不及侯景之乱,但在三国对峙的大背景下仍给南方带来极大危 机。

北有侯景,南有王琳,这两个南朝的灾星,都同时挑起南北三国同 时介入战争,就其性质而论,是纯粹的破坏性战争。从王琳个人而论, 虽然他自始至终打的是扶立梁室的旗号,但在明知江南已经重新步入统 一的节奏的情况下,仍然为了一己权欲,不顾大势所趋与民心向背,悍 然发动战争,失败的结局在开战时已然注定。


玉壁之战——枭雄高欢之陨落

东魏武定四年(546年)八月的一天,东魏都城邺城外,有一群人 围着一群打架的蚂蚁看得不亦乐乎。此时正值秋收,东魏人并非闲....

1970-01-01

侯景乱梁——梁武帝的悲剧

梁太清三年(549年)五月,建康城的暑热如约而至,86岁(虚 岁)的老皇帝萧衍昏坐在宫内,忍受着令人发指的炎热的折磨。忽然....

1970-01-01

巴陵之战——侯景的滑铁卢

梁大宝元年(550年)正月丙寅,梁朝负责观测星象的官员在白天 看到了月亮。这一天是正月十六,在凌晨时分尚能看到月亮,这种....

1970-01-01

建康之战——新秩序的建立

《大学》有云:“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公元梁 承圣元年(552年)是一个处处透着新气象的年份。然而这个新,....

1970-01-01

梁益之战——西魏的急剧扩张

颍川之战的失败,遏止了西魏向东扩张的势头。然而西魏并未受到 多大损失。面对东西双方暂时的均势,西魏把目光投向了南方,....

1970-01-01

江陵之战——萧梁绝嗣

恭帝元年(554年),西魏走过了建国以来的第二十个年头。在这 一年,不甘一直受制于宇文泰的魏宗室元烈,图谋杀死宇文泰夺回....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