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辽国前来趁火打劫?

  • 时间:
  • 浏览:7878
  • 来源:看看历史网

三个人的世界里,两个人相爱相恨,相攻相杀,全然忘记 另一个人的存在,第三者难免无事生非。


辽国就是三人世界里的第三者。 人们都喜欢当主角的感觉,宋、夏连年战争,辽国冷眼相 看,时间长了,觉得被边缘化了。俗话说“坐山观虎斗”“鹬 蚌相争,渔人得利”,闲得无聊,辽国君臣决定来个趁火打 劫,向双方敲一竹杠。 辽国在位的是辽兴宗耶律宗真,他比宋仁宗小几岁,按照 两国约定,称宋仁宗为皇兄。 庆历二年(1042)年初,辽兴宗写了封信,列举宋朝 的“三宗罪”。


第一宗罪很严重,属于重大的“领土问题”,即关南十 城。 “关南十城”的“关”,指益津关、淤口关和瓦桥关,合 称“三关”。三关故址在今河北霸州、雄县境内,原属石敬瑭 割让给契丹之地,后由周世宗柴荣收复了三关之南的十座城 池,称为“关南十城”。宋朝继承了后周遗产,对关南十城行 使着事实上的主权。澶渊之盟,宋朝以金帛换和平,双方并没有涉及关南十 城。


辽国没有提出这个问题,相当于默认了宋朝对该地的主 权。 从法理上讲,宋、辽之间已经没有领土之争。 


但辽兴宗蛮不讲理,他向宋朝提出,关南十城是辽国的固 有领土,周世宗不义,强行霸占,我们辽、宋既然约为兄弟之 国,大哥您就应该归还我们的土地。 辽兴宗在信中列举宋朝第二宗罪,是宋朝向辽、宋边境派 军。 元昊攻打河外三州时,为了支援麟、府、丰三州抗夏,宋 朝向三州运送粮食并投入一些兵力。三州处于宋、辽、夏三国 交界之处,辽国强词夺理,认为宋朝向辽国边境增兵。澶渊之 盟规定,为了确保和平,宋、辽两国都不准向两国边境投入新 的兵力。抓住这一点,辽兴宗说,皇兄您背约了。 过去西夏既是宋朝的藩属,也臣服于辽。并且辽兴宗的姐 姐嫁给了元昊,二者还是亲戚之国。辽兴宗在信中说,打狗看 主人,皇兄您将西夏打得民不聊生,事先也不知会我们一声, 这不是友好邻邦的所作所为呀。这是宋朝的第三宗罪。 辽兴宗把信封好,派使者送到宋国朝廷。他知道仅耍笔下 功夫是不行的,最重要的是亮出肌肉,让宋朝君臣胆战心惊。


所以,在书信送达开封后,又派南院宣徽使萧特默和翰林学士刘六符出使宋朝,问罪仁宗,同时在宋、辽边境部署军队,做 出一副要打仗的架势。 


宋朝君臣收到信、接到情报,朝廷炸开了锅。如果开战, 宋朝将两面受敌,同时遭受辽、夏两国进攻。这样的后果宋朝 难以承受。 


仁宗皇帝喊来吕夷简等一班宰辅积极磋商。宋朝从来不缺 少逃跑主义者。真宗景德年间,契丹萧太后萧燕燕和辽圣宗耶 律隆绪南征,大臣王钦若、陈尧叟等都极力主张放弃开封,迁都南逃。宰相寇准力排众议,力请宋真宗御驾亲征,才有澶州 之战和澶渊之盟。现在,朝廷又重演四十年前的那一幕,辽军 尚未开战,一些大臣就畏敌如虎,开始谋划后路。他们撺掇仁 宗修筑洛阳城,移驾西京。洛阳城三面临水,又有邙山险要, 比起开封城,多一份安全保障。 


这一次,力排众议的是吕夷简。吕夷简说:“契丹凌强欺 弱,如果在洛阳筑城,会示人以弱,助长契丹的嚣张气 焰。”吕夷简举澶州之战的例子,说:“如果不是真宗皇帝渡 黄河亲征,契丹不会那么快屈服。”他驳斥修筑洛阳城的主 张,说:“如果契丹渡过黄河,单靠城高池深,就能抵御敌人 吗?”吕夷简主张:“升大名府为都城,以示陛下打算御驾亲 征,抗敌卫国。” 仁宗皇帝采纳了吕夷简的建议,建筑大名府,升格为北京。宋朝的另一个应对措施是极力避免战争,选派官员同辽国 谈判,争取外交解决危机。 


这名官员,不能懦弱,又不能过于刚直,要进退有度,不 卑不亢,需要有胆略、有技巧。国家荣辱、朝廷得失系于一 身,谁适合担当这个重任? 吕夷简向仁宗皇帝推荐了富弼。 富弼是洛阳人,年轻时受到范仲淹等人的赏识,晏殊还把 女儿嫁给了他。仁宗废郭皇后时,富弼曾上书为范仲淹喊冤叫 屈。那时候,他仅是河阳签判,一个八品小官。现在,富弼三 十九岁,已经入京任右正言,是中书省内低于右司谏的官员。 


宋、辽交好之后,两国使者往来频繁,出使、接待都是平 常的事。但这次不一样。这次辽国主动挑衅,已经作出了战争 的姿态。如果使者往来是战争的前奏,那么随时有生命危险。 杀使者以祭战旗,在历史上并不是没有先例。唐朝淮西节度使 李希烈反,唐德宗和奸相卢杞派太子太师、著名书法家颜真卿 前去劝降,结果惨遭叛军杀害。 面对这样的凶险,朝中大臣都为富弼担心。已经回京任知 谏院的欧阳修向皇帝上奏,指出出使辽国无异于与虎谋皮,富 弼可能是又一个颜真卿。关键是,富弼才三十九岁,年富力 强,忠贞贤正,万一遭遇不幸,是朝廷的一大损失。 


奏章送到政事堂,吕夷简压着不上报。帝国正是用人之 际,任何人的生命在朝廷利益面前,都一文不值。正式任命前,皇帝例行召见富弼。富弼到皇宫便殿,向仁 宗叩头表态:“主忧臣辱,臣不敢爱其死。”仁宗大为感动, 记住了这位不惧生死的忠贞之臣。随后正式任命富弼为接伴 使,到边境雄州(今河北雄县)接待辽使。 不卑不亢 富弼二月到达雄州,萧特默、刘六符三月才姗姗来迟。富 弼和一名中使(代表皇帝的宫中太监)前去迎接,只见萧特默 端坐车辇之中,他高大威武,头上只有些许毛发垂于两鬓,穿 一身灰蓝色的左衽长袍,脚上蹬着一双半高筒靴,显得利落干 练。座位旁放着一把长柄大砍刀,这是萧特默在马上使用的兵 器,现在放在车辇之中,显然是为了炫耀和威慑。

“这是个不好对付的主儿。”富弼暗想。 果然,只听萧特默缓慢而倨傲地说:“我足上有疾,就不 见礼了。” 富弼面色一凛,两国使者相见而不行礼,是极大的蔑视和 侮辱。如果忍气吞声,下面的谈判就会处处受制于人。 富弼不卑不亢地回敬道:“以前我曾出使辽国,也卧病不 起,但还是坚持拜见贵国皇帝和大臣,绝不敢失礼。


您对我失 礼也就算了,中使代表朝廷陛下,您坐在车上不肯下来,算什么礼节?”萧特默没想到这位宋使如此大义凛然,反倒是自己吃了一 惊,慌忙从车中站了起来。但他既然说足上有疾,只好装模作 样让人搀扶着下车,向宋朝中使和富弼见礼。 第一回合,富弼取得心理上的优势。萧特默佩服这位年轻 的宋使,于是不再拐弯抹角,在接下来的接触中,直截了当地 给富弼交了底:战争是可以避免的,关键是开出什么条件。 富弼松了口气,试探辽国底线。萧特默也不掩饰,告诉富 弼:要么割地,把关南十县奉送给辽国,要么结亲,将宋朝公 主嫁给辽国皇子。宋朝可以二选一。


富弼又倒吸一口凉气。割地与和亲,都是宋朝不能承受之 重。回顾中国历史,除了五代后晋石敬瑭,从来没有哪个朝 代、哪一任皇帝向异族以土地换和平。以汉、唐之强大,一边 倒地从异族手中开疆拓土;即使晋朝这样相对弱小的朝代,或 者南朝这样分裂的小国,可能会通过战争丢失土地,但断不会 不经流血而主动放弃国土。至于和亲,汉、唐开国之初,国力 尚薄,嫁公主以祈求和平,但宋朝开国以来,赵氏崇尚文明, 对外族一向保持文化上的优越感,根本没有考虑过让公主到北 方贫寒之地受苦受罪。 割地与和亲,都代表着屈辱。 富弼没有马上应答,将辽使带到京城。


萧特默、刘六符复 述辽兴宗信件中的内容,要求宋朝做出回复。宋仁宗坚决不同 意割地,对于和亲,也只能把宗室女子嫁过去,他的亲生女儿金枝玉叶,娇生惯养,可不愿到蛮荒之地受苦受难。宋仁宗希 望能用钱解决问题,凡是用钱能解决的,都不是问题! 


从澶渊之盟中,宋朝尝到了甜头,花钱买和平,“市列珠 玑,户盈罗绮,竞豪奢”,宋朝财大气粗,不缺这点小钱。 接下来,富弼将回访辽国,就辽兴宗书信所列事宜进行交 涉谈判。 这是一趟生死未卜的行程,为了激励富弼,按照惯例,皇 帝要为他加官晋爵,准备授予他礼部员外郎、枢密直学士。富 弼说:“国家有急,唯命是从,这是臣的职责所在,为什么要 赠送官爵呢?”坚辞不受。 

礼尚往来,宋仁宗让富弼给辽兴宗带一封回信,对辽国所 列宋朝“三宗罪”一一驳斥。 关于关南十城,回信说,澶渊之盟已经四十年,两国对领 土均无异议,现在北朝突然问罪,没有道理。况且,石敬瑭将 燕云十六州送给辽,后周世宗夺回关南十城,都是前朝的事情 了,与本朝何干?


如果北朝讨要关南十城,那么我们也有理由 要回燕云十六州。 关于征讨元昊,回信说,元昊被宋朝赐姓,对宋朝称藩, 现在僭越朝纲,扰乱边陲,我们商量讨伐,让郭稹专程到辽国 通报,怎么能说没有照会过呢?

玉壁之战——枭雄高欢之陨落

东魏武定四年(546年)八月的一天,东魏都城邺城外,有一群人 围着一群打架的蚂蚁看得不亦乐乎。此时正值秋收,东魏人并非闲....

1970-01-01

侯景乱梁——梁武帝的悲剧

梁太清三年(549年)五月,建康城的暑热如约而至,86岁(虚 岁)的老皇帝萧衍昏坐在宫内,忍受着令人发指的炎热的折磨。忽然....

1970-01-01

巴陵之战——侯景的滑铁卢

梁大宝元年(550年)正月丙寅,梁朝负责观测星象的官员在白天 看到了月亮。这一天是正月十六,在凌晨时分尚能看到月亮,这种....

1970-01-01

建康之战——新秩序的建立

《大学》有云:“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公元梁 承圣元年(552年)是一个处处透着新气象的年份。然而这个新,....

1970-01-01

梁益之战——西魏的急剧扩张

颍川之战的失败,遏止了西魏向东扩张的势头。然而西魏并未受到 多大损失。面对东西双方暂时的均势,西魏把目光投向了南方,....

1970-01-01

江陵之战——萧梁绝嗣

恭帝元年(554年),西魏走过了建国以来的第二十个年头。在这 一年,不甘一直受制于宇文泰的魏宗室元烈,图谋杀死宇文泰夺回....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