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岳飞与岳家军抗金战史

  • 时间:
  • 浏览:4237
  • 来源:看看历史网

 宋徽宗自即位以来,可谓好大喜功、穷奢极侈。他一面发动对外战争,巩固 了与西夏相接的横山边界,降服了青唐羌(吐蕃),兵锋直抵西域节占城(今新 疆且末县);另一面又为营造“丰、亨、豫、大”的太平富足景象,利用西城 所、应奉司、(苏杭)造作局、营缮所、提举御前人船所、御前生活所等各种各
样的服务机构营宫殿、缮舟船,日夜笙歌燕舞,醉生梦死。
统治者奢靡的生活,以及战争耗费,是需要巨额的财政收入来支撑的。为了 最大限度地榨取天下财富,统治者自然就要想方设法地从土地和人口中多找出收
入来。
例如,方田均税法本是熙丰年间检查大地主隐田漏税的有力措施,但到了宋 徽宗执政时期就一举变成敲诈勒索的有用工具了。在有些地方,自耕农“有租税 一十三钱而增至二贯二百者,有租税二十七钱则增至一贯四百五十者”。同时, 地主豪门的土地税赋每检查一次则少一次,“有二百余亩方为二十亩者,有二顷 九十六亩方为一十七亩者”。普通自耕农承担的税赋越来越重,因为他们不仅仅 要承担自己应该缴纳的税赋,同时还要承担地方摊派的税额中那些豪猾大户们的 部分。可即使是这样,也往往不能满足朝廷的需求,于是朝廷又在正常赋税之 外,“加数以取于民”。在某些地区,“有至于纳加耗米四石,仅能了常赋米一
石者”!

 

但时隔不久,李纲为黄潜善等人攻击而去职,抗战派顿失重心。虽然张所、 傅亮、宗泽等人措置整备军队颇有成效,可失去了在朝廷统一策划的李纲,各地 抗战力量的整合都受到了影响。一直到金兵再次入侵以前,各地抗金力量都处于
相对涣散的无组织状态中。
这个时期的岳飞由于看不惯黄潜善和汪伯彦的投降政策,又听说宋高宗准备 往南方的扬州“巡幸”,觉得不可思议。他上书批评朝廷的投降主义路线,结果
却被夺去官身并赶出军队。
岳飞愤愤不已,于是又去投奔主持河北西路招抚司工作的张所。张所见岳飞
孔武有力,非常高兴,于是问岳飞:
闻汝从宗留守,勇冠三军,汝自料能敌人几何?(你在宗泽手下,勇气
闻名军中,你自己估计能与几个人对敌?)
以为岳飞会像其他武人那样夸耀一番,谁知道岳飞却没有自夸,他这么回
答:勇不足恃也,用兵在先定谋。谋者,胜负之机也,故为将之道,不患其 无勇,而患其无谋。(勇气是不能作为全部依靠的,用兵的关键在于先使用谋略,谋略才是胜负的关键。作为将领的根本法则,不是怕他没有勇气,而是怕他不会使用谋略)他在谈话中表现出的阅历与见识,让张所极度惊讶。张所马上提拔他作为将级军官,与其他十个将级军官一起由王彦率领,渡过黄河去收复河北失地。
可由于宋朝内部的斗争,在朝廷主持政务的李纲罢职不久,主张抗金的张所 也被革职。北上的这一支孤军顿时失去后援,不敌金军数万人的围攻,最终溃散了。


岳飞率领自己的小部队,从此开始了惨淡的游击生涯。他和他的小部队在太 行山区与敌游击作战,虽然屡屡战胜在乡野之间劫掠的金军,也曾一次夺取过敌人几十匹战马,但毕竟后勤没有着落,境遇非常悲惨。
建炎元年(1127年),抗金名臣宗泽就任东京留守后,整顿了北方的抗金秩 序,重新建设了城防和以开封为中心的防御体系,收编了流散在各地的原正规军溃军和民间武装,使得抗金形势有所好转。

 岳飞南下投奔宗泽,为宗泽赏识,从而得以隶属东京留守司。他在汜水关的 战场上展现了自己的勇武,很快就被提拔为有独立成军资格的统制。之后,他更 是奋勇作战,在胙城县、黑龙潭、官桥等地均取得战斗胜利,还俘虏了一名女真 千夫长蒲察氏。宗泽对这个敢于执行困难任务,“每出必捷”的青年军官非常重 视,在战斗间歇,他还特意召来岳飞,传授一些阵图,希望他能在军事水平上更
进一步。


阵图以及使用阵图的阵法,正是传统概念中的兵法核心内容,是中国古典时 代丰富的军事理论和军事实践最精辟的归纳和总结。用兵要有法,脱离阵图、阵 法这些概念和工具是无法进行具体操作的。其核心要素是由士兵组成的各种作战 队形“阵”,而关键原则是“法”。有了工具,有了使用原则,具体使用者就可
以千变万化,如天马行空一般进行各种尝试和组合。


宗泽传授岳飞这些知识,说明对后者有所期望。他嘱咐岳飞说,其勇敢和武 艺就算是古代的名将也不过如此,就是太喜欢当冲锋队长。宗泽自己年纪更长, 所以告诫岳飞作为偏裨将校打野战未尝不可,可一个人的命运,不仅仅要看历史 的运转,也要看个人的努力,如果以后要做大将,就不能因为年轻想得太简单, 还是要学习更高端的指挥技能。宗泽的这些话,寄托了对这个青年军官的殷切期
望。但他没想到,一个看起来粗鲁的青年军官竟然能说出流传千古的名言来


宗泽死后,继承东京留守职位的是原北京留守杜充。杜充完全反宗泽之道而 行之,罢除一切抗金部署,放散已整编的民间武装。再加上他刚愎自用又喜猜忌的性格,使原本颇有战斗力的东京留守司诸军内部嫌隙不已,最终爆发兵变。


好不容易才平息了兵变,杜充自觉已无法在开封继续待下去,于是率领剩余 的东京留守司部南下,一路奔逃到建康(今南京)。他南逃以前,还故意掘开黄河,制造了一起罕见的人间惨剧

玉壁之战——枭雄高欢之陨落

东魏武定四年(546年)八月的一天,东魏都城邺城外,有一群人 围着一群打架的蚂蚁看得不亦乐乎。此时正值秋收,东魏人并非闲....

1970-01-01

侯景乱梁——梁武帝的悲剧

梁太清三年(549年)五月,建康城的暑热如约而至,86岁(虚 岁)的老皇帝萧衍昏坐在宫内,忍受着令人发指的炎热的折磨。忽然....

1970-01-01

巴陵之战——侯景的滑铁卢

梁大宝元年(550年)正月丙寅,梁朝负责观测星象的官员在白天 看到了月亮。这一天是正月十六,在凌晨时分尚能看到月亮,这种....

1970-01-01

建康之战——新秩序的建立

《大学》有云:“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公元梁 承圣元年(552年)是一个处处透着新气象的年份。然而这个新,....

1970-01-01

梁益之战——西魏的急剧扩张

颍川之战的失败,遏止了西魏向东扩张的势头。然而西魏并未受到 多大损失。面对东西双方暂时的均势,西魏把目光投向了南方,....

1970-01-01

江陵之战——萧梁绝嗣

恭帝元年(554年),西魏走过了建国以来的第二十个年头。在这 一年,不甘一直受制于宇文泰的魏宗室元烈,图谋杀死宇文泰夺回....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