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兵器史:宋朝

  • 时间:
  • 浏览:5637
  • 来源:看看历史网

汉代铁兵盛行,铜兵已浸衰而亡;两晋铁兵亦有新制;六朝兵 器,唯铁是用,但创制不甚多;五胡铁兵,则异形者颇多。唐承其 后,统一各制,甲兵之盛夸耀一时,但剑制则化为简单一元式,后世


遵之不衰。五代继唐制而兵器弗逮,实物亦鲜。宋既统一全国,鉴于 外患之烈,甲兵之讲求不亚于唐季;但形式庞杂,凌乱无章,盖亦事
势演变使然耳。
宋代铁兵之质料不佳,入墓者早已化为腐铁,保藏者屡经兵乱, 亦皆荡然无存,堪供研究之资料赖有《武经总要》一书。此书曾公 亮、丁度等撰,前后两集,都百十卷,均以图为主,说次之。虽比例 不佳,绘法欠精,然亦可一目了然,恍然如见宋代及宋代以前五胡六 朝隋唐五代传袭沿用而来之各种长短兵器、射远器以及防御武器焉。 此书于明弘治年曾有再刊木版,清代制《四库全书》时,乃令焚毁, 目为禁书,但亦未能尽销其藏本。今之研究宋兵者,仍克依之而有所 根据。此外,先代载籍亦偶有述及宋兵者,不无可采,仍依前例分四
类研究之。
壹 宋代长兵 宋代长兵沿袭隋唐遗制,以枪为主,长杆大刀次之,并有钩竿、 叉竿等杂形长兵,显带胡人色彩(第六十四图版第六、八、九等 号);各式长枪中,更杂有外族形制(第六十图版第二号、第六十一 图版第三、四、五、七等号)。长刀则大都承袭三国两晋及隋唐之 制。《武经总要》所图宋代长兵,都数十器,其中固有宋人创制者, 但大多数均由旧兵仿制而来,与宋代前后之兵器极有关系,故为图示 于后(第六十、六十一、六十二等图版),借以推知六朝以迄隋唐兵 器之形制,且可见后代刀枪等制之所从出焉。宋代尚有银棨之制,想 袭汉代棨、戟之成规,但非兵器耳。如《宋·礼志》曰:“皇太子夜
开诸门,墨令银字棨传令信。”系以银戟传令信也。



贰 宋代短兵 宋代短兵之形制极为庞杂,但其最重要之两器,即刀与剑,则反 为简单。刀只一色,极形笨重(第六十三图版第一号);剑只二色, 悉依唐制,形式亦欠灵活(第六十三图版第七、八两号)。可见宋人 之用短兵,微特不重剑,抑且不甚重刀,想因模仿外族短兵过甚之 故,是以杂式短兵极多。如蒺藜、蒜头,原系羌戎兵器,汉时以之敌 汉军(第六十三图版第二、三两号)。铁鞭多节,系袭晋代遗制(同 图版第四号)。连珠三节鞭,亦系胡人器形(同图版第五号)。土耳 其古兵博物馆中亦藏有此类兵器。铁简唐代已广用之(同图版第六 号)。方体斧及凤头斧,系晋唐遗制(第六十四图版第一、五两 号)。剉子斧则形式特别,不类汉人自制之器(同图版第七号)。此 外,宋代短兵有铁棒一种,繁于前代,其形式有用钩用齿之分,及一 节二节之别,杂有各边族兵器形制;其名目则有铁链夹棒、杆棒、柯 藜棒、白棒、钩棒、杵棒、抓子棒、狼牙棒等名目(均见第六十五图 版)。宋军用器并不统一,以至短兵杂乱如此,虽良将亦不能免。如 诸史所载岳飞军中,即杂兵并用,岳飞之子岳云,即用双蒜头以敌金 人者。兵器杂而劣,此其实例也。《武经总要》详言鞘饰,度宋人亦 必如先代之修饰兵鞘,或者金、玉、银、铜与玳瑁、宝石并用,亦有 华美精丽可观者,惜鲜实物为证耳。如《宋会要》曰:“御刀,晋宋 以来皆有之,其制黑鞘,金花银饰靶,紫丝绦 。”此系言鞘以金
银为饰者也。


北宋时代,中国制造火药已有成法,所制火炮已能应敌有效。南 宋时火枪、火炮并用,如突火枪、霹雳炮、炮车等火器,均南宋军中 物,而名见于史书者也。至于火箭,则宋人与金人均用之,战时曾屡 奏奇效。其外形略如常箭,仅镞作荷葩式耳(第六十六图版第六 号)。如宋高宗庚戌四年四月(金天会八年),韩世忠以大海舟遮击 金将兀术于江中。兀术于无风时用小舟出江,海舟无风不能动;兀术 令善射者乘轻舟,以火箭射之,烟焰蔽天,世忠军大败,兀术遂渡 江。是金人以火箭胜宋也。又如宋高宗辛巳三十一年十月(金正隆六 年),宋将李宝,在胶州海口陈家岛用火箭射金人舟,烟焰大发,延 烧数百艘,斩金将完颜郑嘉努等六人,降其众三千余人。是宋人以火 箭胜金也。关于宋人用火炮击败蒙古军一事,史亦有所记载。如宋理 宗丙申三年十一月,蒙古将察罕攻真州,知州事邶 ,凭城为三伏, 设炮石待之于西城,敌至炮发,杀其骁将,蒙古军虽以十倍之众,均 舍城退走。又理宗戊戌二年九月,蒙古军围庐州,于壕外筑土城六十 里,穿两壕,攻具齐备,筑坝高于城楼,杜杲于串楼内立雁翅七层, 发炮倒坝,再发倾土城,蒙古军败走,引师北归。是役蒙古察罕帅兵 号八十万,期破庐后造舟巢湖,以窥江左,乃竟为火炮所扼而不得 逞。兹二事乃宋人用火炮败蒙古军之较著事实也。惜乎宋代火炮可闻 而不可见,殊鲜实物可图耳。至于宋代弓弩之制,极事讲求,非但不 逊于前代,且有数人同发之大弩,如床子弩等器,为先代之所未有 者。宋弓之名目亦多,图示麻背弓及黄桦弓二种,及箭七种,是其较 著者也(第六十六图版第一至九号)。宋人所用弓袋、弓靫及箭靫、 箭囊,形式异于唐器,而制造颇精美(第六十六图版第十、十一、十 二、十三等号)。宋劲弩有黑漆、雌黄、白桦、跳镫、木弩等名目, 弩箭有三停、木羽、点钢、风羽、朴头等分别,镞形互异(第六十七 图版第一至十号)。宋代大弩床弩,尤为宋军中精锐之射远器,一发 可中数十人,可射及数百步,攻守均曾迭著其勋。图示双弓床弩及三


弓床弩各一具,及其箭及附件,系宋军中最常用而最有威力之器也 (第六十八图版第一至八号)。汉代虽已有弩机,诸葛武侯虽已曾以 一发十矢之弩机制造法传授姜维用以胜魏,但均不若宋床弩射远力之 大而发矢之众耳。但《武经总要》所图宋代弓弩及箭制,似不甚详 尽,宋人王应麟所著宋《兵制》(见《玉海》卷一百五十)记载宋弓 箭及弩颇多,以资补助。其所记者,有太平兴国连弩、至道一石六斗 弓、咸平木羽弩箭、火箭、景德漆弩、连弩、康定铧弓、皇祐御弓、 皇祐车战卫阵无敌流星弩、熙宁神臂弓、元丰乌弰弓、床子弓、插弰 弓、徽宗制胜强远弓、绍兴克敌弓、破胡弓、隆兴木羽弩箭、乾道木 鹤弩、淳熙神劲弓、乾道铁帘、淳熙铁帘等器。具见宋代讲求射远不
亚于唐代。如所记宋主亲理射事之事曰:
太平兴国四年九月己亥,帝幸新城西南隅观射,新募铁林 卒,习射强弩。至道元年三月己巳,上御崇政殿,召殿前指挥使 御龙宫数百辈,射于殿前。卫士能挽力及一石六斗之弓,皆引满 平射,矢二十发,绰有余力。太平兴国二年九月乙未,帝幸造弓 箭院。咸平二年十二月戊午,帝次澶州幸甲仗库,壬戌赐辅臣甲 胄弓剑。六年,造木羽弩箭,以木为竿为翎,长尺余,所激甚 远,入铠甲则干去而镞留,牢不可拔,番戎畏之。五年九月戊 午,上幸崇政殿试火球火箭。开宝二年三月上巳,试火箭。天禧 三年五月,改制木弩风雨箭。景德元年六月,给步军虎翼兵随身 黑漆寸扎弩,常令调习。十一月甲戌,上幸澶州,观以连弩射杀 鞑靼戎人。康定元年,上于殿前试二石七斗弓,其箭镞如铧,故 名铧弓,一箭可贯二人。庆历四年,赐 延总管风羽子弩箭三十 万。二年,杨偕请教骑兵止射九斗至七斗三等弓,画的为五晕, 去的二十步,引满即发,中者视晕数给钱为赏。五年,范仲淹请


以带甲射一石充骑兵,余至九斗至一斗,第为三等,力及等,即 升之,诏着为法。皇祐元年三月丁酉,知忻州郭谘献独辕冲阵无 敌流星弩。四月,知澧州宋守信献冲阵无敌流星弩、拒马牌、火 镰、石火钢三刃、山字铁甲、添枪、野战拒马刀、弩塞脚车、冲 阵剑轮无敌车、大风翎弩箭凡八种;甲子,上御崇政殿阅之。熙 宁元年十二月庚申,大内副都知张若水,进所造神臂弓。初民李 宏献此弓,其实弩也,以 为身,檀为 ,铁蹬枪头,铜为马面 牙,发麻解索,札丝为弦,弩身通常三尺二寸,两弭各长九寸二 分,两闪各长一尺一寸七分, 长四寸,通长四尺五寸八分,弦 长二尺五寸;箭木羽长数寸。时于玉津园校验,射二百四十余 步,穿榆木没半竿。上御延和殿临阅,置铁甲七十步,若水引弓 射之连中。七年九月军器监与三衙、定造狼牙箭、鸭嘴箭,请依 式制之。十一月,军器监再造神臂弓,蝎尾牙发,及筝柱弩、牙 发等事。元丰六年八月,以神臂弓千、箭十万,给环庆。元符二 年二月,王岘请增造,岁约增一千七十五张。熙宁六年六月二十 七日己亥,初置军器监,以三司胄案为监,命吕惠卿曾孝宽判 之,制度皆着为式,凡一百十卷,杂材一,军器七十四件,物二 十一,杂物四,添修及制造弓弩式十卷。七月甲寅,置内弓箭南 库,储御前所制。七年正月庚戌,惠卿等上裁定中外所献枪样, 又上编成弓式。初京师及诸路戎器杂恶,河朔尤甚,至是所制兵 械皆精利。其后诏以新造军器付诸路为式,遣官分谕之。元丰四 年七月,泾原经略言,按《武经总要》,有三弓八牛床子弩,射 及二百余步,用一枪三剑箭,最为利器,攻守皆可用。戎监言弩 重千余斤难致,乃图其样颁之。旧止有大小合蝉床子弩。六年八 月,参定城池守具制度,十二月,命编修军器什物法制。元丰六 年九月,上以金线乌 神背弓二赐刘昌祚。同年七月,工部郎中 范子奇奏言,军器监创床子大弓二,强于神臂弓及独辕弩,较之


九牛弩尤轻便,用人少,射远而深,可御敌。诏比试以闻(旧床 子弩射止七百步,魏丕增造至千步)。又二年四月,尹 为上造 插 弓。熙宁八年十二月,命湖南、北制木弓弩七千,给广右。 七年五月,诏造入阵弓箭,依上、中、下军分三等:上等弓四尺 八寸五分,箭二尺八寸五分;中下弓第减一寸五分,弓箭第减一 寸。和诜,徽宗时知雄州上制胜强远弓式,施行之,弓能破坚于 三百步外,边人号为凤凰弓。绍兴三年十月,上谓辅臣曰:造弓 必用良材,今御前所造弓,其值八千,可以为式,宣令军器所及 张俊军中分造。十一年六月乙亥,诏有司造克敌弓,弓乃韩世忠 五月所献。上谓辅臣曰:世忠宣抚淮东,日与虏战,常以此弓胜 金贼,朕取观之,诚工巧,然犹未尽善,朕筹累日,乃少更之, 遂增二石之力,而减数斤之重,能洞重甲。然杨存中以克敌弓虽 劲,而士病蹶张之难,乃增损旧制,造马黄弩,制度精密,彼一 矢未竟,而此三发矣。二十六年闰十月,诏克敌弓射远彻札,非 弩可比,降样令建康都统王权军制造,以习射克敌。弓斗力雄 劲,可洞犀象,贯七札。十一月五日,内军器库降克敌弓一千, 箭十万,付权军。按韩世忠之制兵器,凡令跳涧以习骑,洞贯以 习射,狻猊之鍪,连锁之甲,斧之有掠阵,弓之有克敌,皆世忠 之遗法,强过汉之大黄,良逾鲁之仆姑。又宋《刘 传》亦载绍 兴十年五月,虏兵逼顺昌城,以破胡弓射之,翼以神臂弓强弩射 之,虏稍稍引去。十五年三月甲子,上曰:顷在京师,见内库所 藏弓箭皆太宗真宗所制,经历百年,记识如新。盖造作精善也。 隆兴元年六月,御宝封木羽弩箭百四只,下枢密院江浙荆闽诸路 制百万。乾道九年闰正月,衢州张子颜造木鹤弩两千,箭十万。 绍兴十年六月,上曰:昨造大镞箭,用以破敌,始服其精;又造 锐首小枪,刘锜顺昌破敌用之。先绍兴五年五月,军器所已造神 劲弓六千,箭百万。淳熙中曾令浙西各地依样造神劲弓及箭,随

斗力高下制造,付军士踏拽。乾道中乃创木羽弩箭,不用羽。铁 帘出于古射侯之法,乾道七年、九年及圣政淳熙十三年二月,上 均亲闻射铁帘合格官兵人数(按射铁帘所以习射穿连环锁子甲, 及网子铁甲也)。凡弓有缘者谓之弭,以金弭谓之铣,以蜃者谓 之珧,以玉者谓之 。弓末曰箫;箫梢也。又谓之弭,中央曰 附,箫附之间曰渊。 画弓也, 角弓、弧木弓、 弓、曲 便
利, 急张, 强貌, 满,有所向也。弩柄曰臂,钩弦者曰牙, 牙外曰郭,下曰悬刀,合名之曰机。矢谓之箭,又谓之镝,关西
曰箭,江淮谓之镞。
读此记载,于宋代弓矢弩箭之制,可得大略。宋时外患极深,故 其历代君主,均殷殷勤求射远器之改良,并不亚于唐代。惜胡骑凭 陵,人才零落,各种兵器既杂沓不精,难于胜敌;弓弩亦弗如辽金及 蒙古之器;重以人心涣散,积弱日深,内有奸佞,外少良将,终难免
南渡亡国之惨,人事之咎,抑亦兵器制造不精之故乎?
宋代弓、箭(弓靫、弓袋、弓箭葫芦、箭靫附)、弩、矢及双弓 床子弩机、三弓床子弩机,均已图示并注解于第六十六、第六十七及
第六十八三图版中,兹不赘述。

玉壁之战——枭雄高欢之陨落

东魏武定四年(546年)八月的一天,东魏都城邺城外,有一群人 围着一群打架的蚂蚁看得不亦乐乎。此时正值秋收,东魏人并非闲....

1970-01-01

侯景乱梁——梁武帝的悲剧

梁太清三年(549年)五月,建康城的暑热如约而至,86岁(虚 岁)的老皇帝萧衍昏坐在宫内,忍受着令人发指的炎热的折磨。忽然....

1970-01-01

巴陵之战——侯景的滑铁卢

梁大宝元年(550年)正月丙寅,梁朝负责观测星象的官员在白天 看到了月亮。这一天是正月十六,在凌晨时分尚能看到月亮,这种....

1970-01-01

建康之战——新秩序的建立

《大学》有云:“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公元梁 承圣元年(552年)是一个处处透着新气象的年份。然而这个新,....

1970-01-01

梁益之战——西魏的急剧扩张

颍川之战的失败,遏止了西魏向东扩张的势头。然而西魏并未受到 多大损失。面对东西双方暂时的均势,西魏把目光投向了南方,....

1970-01-01

江陵之战——萧梁绝嗣

恭帝元年(554年),西魏走过了建国以来的第二十个年头。在这 一年,不甘一直受制于宇文泰的魏宗室元烈,图谋杀死宇文泰夺回....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