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将夏竦“盛世里孤独的背影”

  • 时间:
  • 浏览:3964
  • 来源:看看历史网

夏竦是位能臣,但不是君子。 


夏竦出身于武将家庭,父亲在对辽战争中战死殉国。夏竦 不仅继承了父辈的军事基因,而且诗赋文章名冠一时,连宋 庠、宋祁两兄弟都得益过他的指导。


夏竦还是古文字、经史、 阴阳、律历、佛老方面的专家,是不可多得的天才。尽管如 此,夏竦却并非科班出身,他因父亲功勋而受恩荫,一开始被 授予三班差使的武官。战场厮杀不是夏竦的志向,他的理想是 入阁拜相。他拿着自己的诗文等候在宰相退朝的路上,拦住宰 相马头,进谒献诗,受到赏识,被改为文职,任命为丹阳县主簿。 


夏竦不甘心做籍籍无名的小吏,有意结交权贵,开始了权 力投机生涯。他巴结宦官、阿谀宰辅,到天圣年间,先后出任 枢密副使、参知政事,实现了进入二府的愿望。 夏竦与吕夷简不和,很快受到排挤,被外放知颍州、青 州。元昊反叛,调知永兴军、为陕西四路经略安抚招讨使,给 仁宗皇帝上平定西夏的十条对策。后来随着范仲淹、韩琦的日 臻成熟,夏竦被调回河中府,远离政治中心。夏竦并不想过早终结自己的仕途,他寻找一切机会重返二府。

但吕夷简始终是无法逾越的绊脚石,有吕夷简在,他无计 可施。吕夷简卸任时,为消除旧怨,向仁宗推荐了夏竦。仁宗 对吕夷简几乎言听计从,于是召夏竦入朝,为枢密使。 


夏竦急不可耐地从河中府回汴京上任,还没有入城,就接 到新的调令:免去枢密使一职,改知亳州。 原来,夏竦阴险狡诈,在朝中形成共识。擢升他为枢密使 的消息一经宣布,立刻引起台谏和朝中大臣的交相弹劾。余靖 先参一本,说:“夏竦是什么样的人,陛下您不清楚吗?在陕 西前线,他畏缩懦弱,不肯尽力。讨论边事,总是把大家的意 见呈递上来,从来没有自己的见解。巡视前线,带着婢女和歌 伎,整日寻欢作乐,几乎酿成兵变。他心术不正,奸邪卑佞, 这人万万不能重用!”余靖接连上数道奏章,阻止夏竦入朝。 王拱辰则拽住仁宗的衣襟,恳请仁宗改变任命。 


这么多朝臣反对夏竦,是仁宗没有想到的。未等夏竦入汴 京,就将他改判亳州了。 夏竦赚得灰头土脸,失了官职,丢了面子。他写了一万多 字的奏章,为自己辩解,单薄的声音很快又被淹没在众人的口 水之中,换来的是加倍的羞辱。石介《庆历盛德颂》中“扫除 妖魃”“大奸之去”“无有邪孽”,指的就是夏竦。 夏竦记住了这个仇,此仇不报,枉自担当起阴险狡诈的恶名。他时刻关注政坛局势,耐心地守候着报复时机。 《庆历盛德颂》对他羞辱最重,他报复的突破口锁定在石 介。他收集很多石介的字迹作为字帖,让家中的婢女临摹仿 写,久而久之,竟真假莫辨。 


在新政的重重阻力之中,他终于浑水摸鱼,成功创造了报 复的机会。 石介为给新政打气,给富弼写了一封信,无非是一些鼓励 的话,其中希望富弼“行伊、周之事”。因为是名人,这封信 很快流传到社会上。夏竦从中嗅出血腥的味道,马上让婢女模 仿这封信,只是改动一个字,变成了“行伊、霍之事”。夏竦 把新的书信投放到社会上,加上有意宣传扩散,老的版本逐渐 被淹没,人们口口相传的,竟是“行伊、霍之事”。 


一字之差,是生与死的区别。 伊尹是商王朝的开国功臣,是商朝第一位丞相,为商朝的 建立和繁荣立下汗马功劳。商朝第四位君主太甲不称职,贪图 享乐、暴虐百姓、朝政混乱。伊尹苦口婆心劝谏,太甲不听, 于是将太甲放逐囚禁在商汤的寝陵,自己与诸位大臣代为执 政,度过一段没有君主的共和时期。后来,太甲认识到错误, 悔过自新,伊尹又将他迎回朝廷,归还政权。 


周公是周武王的弟弟,周武王的儿子周成王即位时,年纪 太小不能理政,一切由周公代劳。周公修内政,制礼乐,平定诸侯叛乱,是周朝各项制度的实际制定者。周公摄政七年,还 政于周成王。 霍光,是西汉权臣。他历经汉武帝、汉昭帝、汉宣帝三 朝,是汉武帝的托孤大臣,长期独掌朝政大权。汉昭帝死后, 霍光迎立昌邑王刘贺即位,二十七天后,以刘贺荒淫无道为 由,将其废除,改立汉宣帝刘病已为帝。 伊尹、周公都是后世推崇的名相贤臣,合称“伊、周”。 


伊尹有放逐君主太甲的经历,霍光有废除昌邑王的事迹, 后人用“行伊、霍之事”,代指废立君主。 石介鼓励富弼“行伊、周之事”,是要他尽力辅佐仁宗, 做贤德有作为的宰臣;夏竦改为“行伊、霍之事”,意思突 变,便是鼓励富弼废除仁宗、另立新君了。这事非同小可,即 使宋朝宽宥大臣,若果然如此,也难逃杀头之罪。 石介百口难辩,富弼如同坐在火山口,只等岩浆喷薄而 出,将自己化为泥石。 宋仁宗就是那座火山。他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幕大戏,无动 于衷。他相信,满口彪彰忠义的君子们,自己设置的一套道德 底线,他们无法逾越。


这是号称三千年来最开明的时代,如果放在前朝,仅凭这 三五个字,一定会有一场血雨腥风的文字狱、大屠杀。受煎熬的是富弼、范仲淹们,尽管那火山暂时是沉默的, 可他们不愿与死亡共舞。何况,君子最在意的是道德上的洁白 无瑕。


他们无法以证据自证清白,就需要用行动来做注脚。最 好的办法是放弃权力,以显示不做伊、霍的决心。 恰在这时,西北局势又一次“乱花渐欲迷人眼”,给他们 一个台阶,让他们体面地离开了朝廷。

玉壁之战——枭雄高欢之陨落

东魏武定四年(546年)八月的一天,东魏都城邺城外,有一群人 围着一群打架的蚂蚁看得不亦乐乎。此时正值秋收,东魏人并非闲....

1970-01-01

侯景乱梁——梁武帝的悲剧

梁太清三年(549年)五月,建康城的暑热如约而至,86岁(虚 岁)的老皇帝萧衍昏坐在宫内,忍受着令人发指的炎热的折磨。忽然....

1970-01-01

巴陵之战——侯景的滑铁卢

梁大宝元年(550年)正月丙寅,梁朝负责观测星象的官员在白天 看到了月亮。这一天是正月十六,在凌晨时分尚能看到月亮,这种....

1970-01-01

建康之战——新秩序的建立

《大学》有云:“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公元梁 承圣元年(552年)是一个处处透着新气象的年份。然而这个新,....

1970-01-01

梁益之战——西魏的急剧扩张

颍川之战的失败,遏止了西魏向东扩张的势头。然而西魏并未受到 多大损失。面对东西双方暂时的均势,西魏把目光投向了南方,....

1970-01-01

江陵之战——萧梁绝嗣

恭帝元年(554年),西魏走过了建国以来的第二十个年头。在这 一年,不甘一直受制于宇文泰的魏宗室元烈,图谋杀死宇文泰夺回....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