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睢阳:大唐壮烈的历史悲剧

  • 时间:
  • 浏览:99082
  • 来源:看看历史网

睢阳血战是安史之乱时期最惨烈的战役,如果没有张巡的睢阳保卫战,可能就没有大唐此后长达150年之久的江山社稷。这种说法绝不夸张。 睢阳城陷,张巡视死如归来源《张巡守城》连环画,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发行757年,唐至德二载十月初九,安史之乱的叛军攻下了此前交战四百余次,丧失了十二万多有生力量仍不能占领的江淮屏障睢阳。城陷之日睢阳主将张巡以及部下南霁云、雷万春等三十六豪杰同时遇害。城陷之前,因睢阳已被围十月,长期缺粮,为数不多的将士因严重伤病已无法作战。巡向着西方的京城拜了又拜说:“孤城备竭,弗能全。臣生不报陛下,死为鬼以疠贼。”城陷之后,叛将尹子琦问:“闻君督战时,大声疾呼,血泪满眶,牙亦咬碎,何至于此?”张巡回答:“但用正气灭贼,恨力不逮。”尹子琦十分恼怒,撬开张巡的嘴巴,发现只剩三四颗牙齿。张巡骂道:“吾为君父死,汝投靠叛贼,猪狗不如,怎得长久乎?”尹子琦佩服张巡的气节,想要释放张巡,但是尹子琦的部下提醒道:“他得军心,纵之恐如纵虎,不如杀之。”于是尹子琦拿刀架在张巡的身上,想要强迫张巡投降,张巡始终不屈服。遇害时,年四十九岁。 睢阳颁血食的悲剧睢阳浴血,来源中国历史网至德元年(公元756年),张巡撤出雍丘后,率兵三千人,退至睢阳,与太守许远及城父县令姚訚合在一起。睢阳地当睢阳渠要冲,位置非常重要,如果失守,后果不堪设想。张巡退守睢阳后,坚守10月之久,其间兵力最多时也不满7000,前后与叛军交战400余战,竟然歼灭叛军12万人。后来,睢阳城因长期被困,军粮和战争物资得不到补给,叛军了解情况后更是将城围如铁桶,局势危如累卵。将士建议张巡弃城突围。张巡与许远(守睢阳之另一主将)都认为:睢阳是江淮门户,一旦弃之,江淮不保,朝廷将失去东南财赋和兵役来源,还有仅余一千多的面黄肌瘦之残兵,即使能够突围,在强敌追击下也难以存活。于是坚决主张死守待援。叛军先是用云冲、木马、钩车等工具攻城,均被张巡化解,最后竟学聪明了,不再进攻,就只围而不打,等待唐军自行饿死。红点即睢阳城所在,红线是长江。来源知乎:小尛cium不久城内粮尽,唐军便吃树皮、纸张。树皮、纸张也吃完,便张罗网而捕鸟雀、老鼠充饥,最后连鸟雀、老鼠也被吃尽,不得已吃起了将士们视为珍宝的皮制铠甲。铠甲也有吃完的一天,唐军已到了最后关头。张巡为安军心,保持战斗力继续守城,杀掉了自己的爱妾,强令官兵吃下,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睢阳颁血食”事件。许远看张巡作出表率,也杀掉了自己的仆奴当军粮。主将的家人全部吃完后,已突围而出去求援的南霁云仍没有回来。空着肚子是守不住城的,于是开始吃城中的老弱妇孺。史载睢阳城中战前有户口四万,至城破仅剩四百活人。其中大部分战死了、病死了,相当部分是被自己人吃掉了。 悲剧形成的思考睢阳之战的悲剧,总根源在唐玄宗执政后期的政治腐败导致的安史之乱。渔阳鼙鼓动地来,才闻一点败报,玄宗这个老皇帝老迈脆弱的心就承受不住了,自己开了城门偷偷带着杨贵妃、杨国忠等一帮嬖人宵小惶惶然向蜀地逃跑,毅然决然地扔下中原锦绣江山、花花世界,置中原百姓不顾,以致安史叛军进军神速。河北、河南皆遭沦陷。河北有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宰相),朔方节度使郭子仪和户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河东节度使李光弼奉明诏分头合击,会师常山(河北正定),击败史思明,收复了沦陷区。河南地区易帅频繁,军令不一,更兼地方山头林立,安庆绪部下河南节度使尹子琦遂能如风卷残云般扫荡河南,各城纷纷陷落,只剩下睢阳未被攻陷,太守许远向原真源县令此时已战略放弃雍丘、转战宁陵的守将张巡告急。张巡也因为宁陵城小,难以独撑,于是率3000名将士转入睢阳,与许远合兵,一共6800多人。这时,尹子琦全力攻城,在张巡智勇兼备的防御下,经过16昼夜激战,斩杀对方2万余人。经此一战,许远彻底信任了张巡,交全军之权于张,自己此后只全面负责后勤保障。尹子琦手中有几十万叛军,自不甘心失败,仍不断进攻、骚扰张巡。张巡从757年1月开始到757年10月,坚守孤城十月,以不足七千之兵屡败尹子琦几十万叛军,从无败仗,保江淮半壁江山十月之久,使朝廷能及时转运江淮财赋以及抽调兵源,成就了郭子仪从容收复两京,为保全唐朝天下立下了绝世大功。但是睢阳最终还是沦陷,张巡等36人被叛军杀害,悲剧的形成除双方实力悬殊外,跟驻军临淮的河南节度使贺兰进明,驻军彭城的许叔冀、尚衡为保个人势力置国家危难于不顾,嫉贤妒能、见死不救也有着直接的关系。张巡祠 来源:视觉中国后世许多人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罔顾当时历史现实,对张巡杀妾食民的做法提出质疑,认为此举有违人伦,指责张巡是把睢阳城变成人间地狱的元凶,他是个反人类的历史罪人等等。但在《旧唐书》《新唐书》里都是以“爱妾”两字记载,可见张巡不是无情之人。张巡的爱妾成了睢阳颁血食的第一个牺牲品,只能从当时的现实背景下去思考判断。叛军围城近10个月,围城挖壕,壕外再加筑栅栏。城中守军很多因饥饿而死去,留存的又大多伤残疲惫不堪。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这时,张巡杀其爱妾,犒赏将士,是以一人之威,领导一城困民,为唐朝廷争取到了全面反攻、后发制人的机会,此后才有兵马元帅广平王李俶、副元帅郭子仪率兵顺利收复两京,保住了大唐天下。睢阳血战是安史之乱时期最惨烈的战役,如果没有张巡的睢阳保卫战,可能就没有大唐此后长达150年之久的江山社稷。这种说法绝不夸张。

玉壁之战——枭雄高欢之陨落

东魏武定四年(546年)八月的一天,东魏都城邺城外,有一群人 围着一群打架的蚂蚁看得不亦乐乎。此时正值秋收,东魏人并非闲....

1970-01-01

侯景乱梁——梁武帝的悲剧

梁太清三年(549年)五月,建康城的暑热如约而至,86岁(虚 岁)的老皇帝萧衍昏坐在宫内,忍受着令人发指的炎热的折磨。忽然....

1970-01-01

巴陵之战——侯景的滑铁卢

梁大宝元年(550年)正月丙寅,梁朝负责观测星象的官员在白天 看到了月亮。这一天是正月十六,在凌晨时分尚能看到月亮,这种....

1970-01-01

建康之战——新秩序的建立

《大学》有云:“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公元梁 承圣元年(552年)是一个处处透着新气象的年份。然而这个新,....

1970-01-01

梁益之战——西魏的急剧扩张

颍川之战的失败,遏止了西魏向东扩张的势头。然而西魏并未受到 多大损失。面对东西双方暂时的均势,西魏把目光投向了南方,....

1970-01-01

江陵之战——萧梁绝嗣

恭帝元年(554年),西魏走过了建国以来的第二十个年头。在这 一年,不甘一直受制于宇文泰的魏宗室元烈,图谋杀死宇文泰夺回....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