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世界第一”的黄金期

  • 时间:
  • 浏览:7916
  • 来源:看看历史网

公元750年前后,大唐开元年间。某日,唐玄宗李隆基晨起,站在 长安城的含元殿上眺望远山,猛然间,看见一条白龙横卧于山中。他问 左右的人,是否看见了什么异象?大家都说没看见。玄宗急忙下令,速 把王元宝叫来问问。王元宝到后,定睛看了一会儿,说:“我看见一个 白色的东西横在山中,但看不清它的形状。

”玄宗叹息说:“我听说至富 可以比得上贵。我是天下最贵的人,元宝是天下最富的人,所以能看 见。”139 王元宝是长安城里最富有的商人,从事的是商贸业,据说他用金银 装饰居屋,墙壁上涂以珍贵的红泥,时人称为“王家富窟”,其“器玩服 用,僭于王公”。有一次,玄宗问他:“你到底有多少钱?”元宝悠悠地 说:“皇宫的后面有一座南山,我用一匹绢捆一棵树,树都捆完了,我 的绢还没有用光。”绢在唐代可以当货币使用,一匹绢在开元年间可换 得十多石粟,元宝之富可以想见。140 王元宝的故事被记录在《太平广记》之中。此时的中国已经承享了 整整130年的太平,正处在历史上最好的极盛时刻。
经历400年的南北分裂后,中国于公元589年重新统一。


 中国史专家、当过美国历史家学会会长的魏斐德在《世界历史背景 下的中国》一文中提出过一个问题:“在世界第一批帝国——罗马和汉 朝——崩溃后,中国历史和欧洲历史为何差异起来呢?”他对此的回答 是,“统一是中国的一种文化”。 随着罗马帝国的消亡,欧洲从此进入了一个漫长的封建制时期,并 从此再未“统一”——20世纪末期出现的欧盟是一种新的联合体模式。而 中国则有一个“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规律。公元581年,杨坚在长安 建立隋朝,几年之内征服大江南北,于589年结束了长期分裂混战的局 面。而诡异的是,这个实现了统一大业的王朝与800年前的秦王朝一 样,竟又是一个短命帝国,它从统一全国到丧失政权前后仅仅29年(公 元589~618年)。更为诡异的是,这两个短命帝国却都各自完成了几个 影响千年的巨大工程,秦朝确立了符合大一统需求的郡县制度,修筑了 万里长城,隋朝则创造了科举制度,同时开凿了南北贯通的大运河。


科举是政府通过定期举行考试来选拔官吏的制度,其考试的内容是 研习儒家经典——有人计算过,它们的总数在90万字左右。它从公元 605年(隋大业元年)开始实行,到1905年(清光绪三十一年)为止, 整整实行了1300年,由于采用分科取士的办法,所以叫作科举。


 在政治经济史的意义上,科举制是对世族模式的一次彻底“反动”。 世族模式和庄园经济,从西汉中后期以降的数百年间,困扰历代治国 者,几乎鲜有改造成功者,王莽改制,十年而亡,刘秀“度田”,不了了 之,东汉政权的羸弱以及魏晋南北朝的纷乱,无不与此有关。一直到科 举制的出现,才切断了世族繁衍的制度性根源。
科举制度自诞生起,就成为大一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意味 着,任何人都可以通过朝廷主持的考试来变成统治阶层的一分子。如果 说商鞅发明的军爵制度打通了普通人向上晋升的“武力通路”,那么,科 举制度则开拓了“文学通路”,这显然是一条更为广阔的道路。从此,优 秀的人才均被纳入到体制之内。科举制度造成知识阶层对国家权力的绝 对依赖,在这个由“规定动作”组成的考试行动中,知识分子首先丧失了 独立生存的可能性,进而放弃了独立思考的能力,也就是从这一制度确 立之日起,作为一个独立存在的知识分子阶层在中国历史上完全地消失 了。141 在本质上,科举是一种政府主导的教育和人才选拔体制,当这一制 度被确立之后,其他成才途径都被认定为“异端”,其中就包括通过经商 成为优秀的商人。侯家驹在《中国经济史》中评论说:“中国经济的长 期停滞,科举制度之弊,应是其中之一。” 隋朝的第二个重大工程,是开凿贯穿南北的大运河。


隋文帝于公元584年下令引渭水由长安东至潼关,是为广通渠,隋 炀帝杨广即位后,继续广征民力,建成以洛阳为中心,由永济渠、通济 渠、山阳渎和“江南运河”连接而成,南通杭州,北达涿郡(今北京西 南),全长1700余公里的大运河。自此,秦汉以来只有东西交通的状况 被改变,中原文明自东晋渡江之后开始出现南移景象,随着大运河的开 通,北风南渐,终成定势。142 隋炀帝因开拓大运河消耗了巨大的国力,《隋书》中说是“举国就 役,开为御道”,终而激发民变,炀帝被缢弑于南巡途中,李渊在太原 起兵,创建唐朝。晚唐诗人皮日休有诗曰:“尽道隋亡为此河,至今千 里赖通波。”


取代隋朝的唐朝(公元618~907年),是中国文明记忆中一段精心 雕刻过的辉煌时光,历代以“盛”冠之的朝代,唯此而已,是为“盛唐”。 盛唐景象的出现,与汉初“文景之治”十分近似,即在政治上继续采 取蔑视商人的国策,不过在经济上却营造空前的宽松环境。 唐初诸帝对商人的压抑仍然是不假颜色的。开国皇帝李渊规定“工 商杂类不预士伍”,紧闭商贾从政之门。李渊驾崩,辅佐父亲打下江山 的次子李世民即位,这就是著名的唐太宗,后世以“秦皇、汉武、唐 宗、宋祖”并称,视之为一代大帝。


就如同秦始皇和汉高祖都非常讨厌 儒生和商人一样,李世民也讨厌两类人,分别是世族子弟和商人。143 唐太宗对世族力量十分警惕,尽管科举的推行已在制度上解决了问 题,可是民间思维却仍然根深蒂固。有一次,他让礼部把天下的姓氏谱 牒全部收集起来,修成一部《氏族志》。礼部呈上来的资料,以传统的 世家大族崔家为第一等,这让太宗大为光火,他说,“我跟山东的崔 家、卢家也没有什么旧嫌,可是他们已经世代衰微,没有出过什么了不 起的大人物了。我现在定氏族,是要崇尚我大唐的冠冕人物,怎么能以 崔家为第一等!”


于是,他亲笔朱批,提出“不须论数世以前,止取今日 官爵高下作等级”,在他的干预下,天下姓氏合293个,共分九等,崔家 降为第三等。吕思勉在《隋唐五代史》中评论说,“尽管太宗这种公开 羞辱的做法有点牵强,不过其宗旨正在于打击世族势力,否定血缘阶 级”。对于民间商人,唐太宗也跟前代君王及父亲一样,主张将之排斥在 主流社会,特别是政治圈之外。


他曾嘱咐重臣房玄龄:“朝廷的各种官 位,都是为贤人们准备的,那些工商杂流,即便人才出众,也只可以让 他们多多发财,一定不能授以官职,使得他们能够与贤人君子并肩而 立,同席而食。”144这段话在后世非常出名,被历代治国者奉为圭臬, 视为一项毋庸置疑的基本国策。此外,唐太宗还在服饰上对各种身份的
国民进行特别的识别,五品以上的官员可以穿紫袍,六品以下的穿绯绿 的官服,胥吏的衣服是青色的,一般百姓是白色的,军士是黄色的,而 商贾则必须是黑色的。


玉壁之战——枭雄高欢之陨落

东魏武定四年(546年)八月的一天,东魏都城邺城外,有一群人 围着一群打架的蚂蚁看得不亦乐乎。此时正值秋收,东魏人并非闲....

1970-01-01

侯景乱梁——梁武帝的悲剧

梁太清三年(549年)五月,建康城的暑热如约而至,86岁(虚 岁)的老皇帝萧衍昏坐在宫内,忍受着令人发指的炎热的折磨。忽然....

1970-01-01

巴陵之战——侯景的滑铁卢

梁大宝元年(550年)正月丙寅,梁朝负责观测星象的官员在白天 看到了月亮。这一天是正月十六,在凌晨时分尚能看到月亮,这种....

1970-01-01

建康之战——新秩序的建立

《大学》有云:“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公元梁 承圣元年(552年)是一个处处透着新气象的年份。然而这个新,....

1970-01-01

梁益之战——西魏的急剧扩张

颍川之战的失败,遏止了西魏向东扩张的势头。然而西魏并未受到 多大损失。面对东西双方暂时的均势,西魏把目光投向了南方,....

1970-01-01

江陵之战——萧梁绝嗣

恭帝元年(554年),西魏走过了建国以来的第二十个年头。在这 一年,不甘一直受制于宇文泰的魏宗室元烈,图谋杀死宇文泰夺回....

1970-01-01